【杂文】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回忆录)

【杂文】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回忆录)

本以为会有很多想写下来的东西,却不知从何说起。

其实大部分有意义的事情都放在各个游记里了,干脆在这里做个汇总吧,大概会直接截取一些以前的记录。

很多事都记不清了,会有很多零碎的东西。

本文可能会把我的很多信息都展示出来。不过反正都退役了,我倒是希望能在 \(\text{OI}\) 界留下点什么痕迹。

随便写着玩。

老年人记性不好,可能会时不时地想起点什么然后回来继续写。


【上高中以前的事】

这一部分是我最想说的,有时候回想起来真的感觉很奇妙。

上高中以前对 \(\text{OI}\)、竞赛还没有认知。身处小县城,无可奈何。

在那个地方,没有人知道竞赛。

唯一略有关联的大概就是小学奥数了。

不过所谓的“小学奥数”,其实也就是在数学老师那儿以学“小学奥数”的名义锻炼一下数学思维,或者对平时的学习内容进行一些复习巩固(和“课外补习”性质差不多)。

而参加比赛什么的根本就不可能——那是属于超级天才的游戏,是我们这些普通人永远都无法企及到的程度。

事实上班里一位女生只是参加了市上(没错,是“市”级,即“达州市”)绘画大赛,就已被我们奉为了神明。

其水准能有多高?

记得她好像只是画了一个正方体,用最基础的透视知识拿了三等奖。

大概画得真的很有水准吧....只是那时候的我还什么都不懂,无从判断其水平到底如何。

小学二三年级时在小伙伴口中有听到过 “一般一般,全国第三” 这样的话。具体已记不太清,但大概率是在说小数奥数全国比拼。

注意前面说的一直都是“奥数”不是“数奥”,更不可能是“数学奥赛”、“数学竞赛”。

因为对于那个时候、那个地区的我们,眼界也只能到这个地步。

我妈社交圈子极其广泛,不放过任何一个获取联系方式的可能性,咨询一切可能有意义的信息(就比如今年 \(\text{NOI}\),她似乎结识了各个排名层次的选手家长,还有四川省队里的人基本都有聊过,对各个大学的了解程度甚至堪比教练,连 \(\text{pkh}\) 妈都惊讶于我妈的情报圈)。

她年轻时做过导游,去过全国各个地方,有见识、有远见。

也是多亏了她我才能一步一步走到现在。

“初中留在了本地,那么高中就一定要把孩子送出去读书,否则前途渺茫。”

成都七中应该是四川教育最好的地方了,但以我的水平能不能进其实说不准,于是目光放到了绵阳中学以及与之齐名的南山中学。

据说绵中压力大,管得严。于是带着一些私心,我选择了报考南山。

在初三的某个时候,她听说了 “南山提前开展一次小考” 这一小道消息,大概就是参加了这一次考试,如果考得好就能在后面的自招时降分。

那时我们班前三一直都是乔、陈和我,排名时有变化,综合水平差不太远,但单论数学陈略微逊色。

乔来自北京,陈也不是本地生,他们两家一直都走得比较近,高中也准备一起到宣汉中学。

(其实我一直有怀疑他们俩是不是来自某个大家族,归隐小县城躲避仇家。家里有钱、在大城市有房子、父母有见识,却偏要跑到这个地方来上中学。按照他们的说法,是因为其中一方父母的户口在此,到底是否如此也就不得而知了)

乔心意已定,陈表示如果能去更好学校自然更好。于是叫上了陈,一起去参加考试。

数学非常非常难,好像只考了 \(50\) 几,但比陈要好得多,最后获取了一些降分优惠。

初三上册结束,我们学校开始疯狂拉人,手法极其不要脸,为了留住本地生用尽了手段。大部分中游、上游、顶尖的都提前去了本地高中(直接进去开始学习高中知识),而剩下的人大多都是去不了的,以及少部分较为优秀、决定去外地参加自招的学生。

记得那时各科老师每天都会在课前瞎扯几句留人。

哪怕是再坚定的人双眼也会被迷惑,更不用说我一个小屁孩了。

陈似乎也有这种想法,于是我和他约好无论父母说什么都不再改变主意。

那天晚上,我极其郑重地向父母表示了自己想要留在本地的意愿,说辞大概是这样:

“反正不管到了哪座学校都得靠自己,去了好学校学轻松一点,去了坏学校学辛苦一点,最后的结果都一样。我愿意吃一点苦。”

是不是觉得很可笑?我也这么认为,可当时就是坚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我妈很聪明,她知道现在肯定不太容易说服我,于是先假装同意,并让我自己做决定。

但那时有两句话让我印象特别深刻:

“我们家准备了这么久,高中的入学费、生活费也都拼命挣钱攒了出来,就这样突然放弃........”

这句话深深地戳中了我,甚至愧疚了很久。

“男孩子,就应该要出去闯,不怕闯。”

或许这只是她无意间说出来的一句话,但在这之后我也时常想起,并从中获取动力和信心。

招生考试时同班一起去的有好几个,陈和乔都考得不好,要捐很多钱才能勉强进入南山实验,最后两人都选择去了宣汉中学。孙发挥不错,大概只交了一两万,去了实验学校(大概有:全免进本部,捐几千进本部,捐一两万、六七万、十万进实验 这些档次)。

至于我嘛.....大概是开了挂?一路高歌猛进,先是在达州参加成都某二流学校的招生考试拿了第一(因为目标不在此,只是考着玩的,所以不准备就读),然后又在南山自招以 \(395+\) 的成绩(具体记不清了)进入本部就读,只捐了几千。本来是准备了六七万想着无论如何甚至找亲戚借钱都要在绵阳就读的,谁知发挥得这么好,一家人高兴了好一阵子。那时的我极其兴奋,甚至向一名玩 \(\text{MC}\) 相识的网友炫耀(啊啊啊,羞耻,太羞耻了)。

进入高中之后世界就完全变了样。

选择一门竞赛学习、进入以清北为目标的顶好班级、第一次参加全国联赛 \(\text{NOIP2018}\)、第二次参加全国联赛 \(\text{CSP2019}\) 拿到一等奖、通过省选进入四川省代表队、参加全国总决赛 \(\text{NOI}\) 拿到银牌、摸到清华北大的门槛。

从开江中学启程,一路摸爬滚打闯到了清北大门前。

要是把这些东西放在以前那简直是天方夜谭,是永远都无法想象也绝不敢想象的。

但人总是在一步一步地往上爬,处于不同的阶段会遇到不同的人、不同的经历。

对于现在这个班、现在这所学校、现在这一届省队、走到现在的我,\(\text{Ag}\) 牌并非是最好的,因为前面还有无数的人比我优秀——无论 \(\text{OI}\) 还是 \(\text{whk}\)

但我与曾经那些一同奋战的初中好友们早已不是同一世界的人。

有时回首过往,会觉得那时的我真可怜,可怜又可悲,并暗自窃笑。


【我的 OI 生涯经历】

夏令营结束后要求参加者“自愿”选择一门竞赛进行学习,当时什么都不懂,就想着填数学或者物理。也不知是从哪儿听来的消息,说数学物理都特别特别难,犹豫了一下,想着表哥学的是计算机系(其实并不是,他考大学时没有修自己喜欢计算机系。不过最后跨专业考了计算机系研究生),于是选了信息。

初学那段时间真的很快乐,一方面有逃脱军训的刺姬感,一方便我对 \(\text{OI}\) 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或者这时候还只能说对 \(\text{C++}\) 编程?),第一天刚学 \(\text{cin,cout}\) 就马上和表哥炫耀(结果中午就把左右移符号给记反了)。当时还看了下 \(\text{Windows}\) 函数自己写了两个小游戏,第一个是用来作实验的,第二个是升级版俄罗斯方块(不同平台好像编码有锅)。【下载链接】

不过开始接触算法后就没再写过,因为要学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根本没有闲心搞这些。

高一上册时是每周二晚自习、周四晚自习、周末下午以及长短假学 \(\text{OI}\),其余时间学 \(\text{whk}\) 。其实这点时间简直少得可怜,整整一学期也就只搞了一些基础算法和简单数据结构。

\(\text{NOIP 2018}\) 前有一周多的停课,那时候教练给我们强行灌输了最短路算法、树状数组等等一堆东西,但最后考场也就只用到一个最短路,甚至还是不带链表的版本(当时忘了怎么写了.....)。

其实不出意外的话,二等奖是稳的,可惜时运不佳,\(\text{day1}\) 直接全抱铃,\(\text{day2}\) 心态爆炸,很多简单部分分都没拿到。

期望得分:\(100+80+15+60+?+28=283\)

实际得分:\(0+0+0+0+5+0=5\)

感谢现在看着这个分数莫名欢乐啊(笑)。

具体见:【杂文】\(\text{NOIP2018}\) 蒟蒻自闭记

\(\text{NOIP}\) 回来后那几个月往死里学 \(\text{whk}\),最后也是成功翻了身。

那段时间的痛苦我现在都还记忆犹新,那种仿佛全世界都在嘲笑我的感觉。

你个菜逼,招生考成绩明明还不错的,入学考却跑了班级倒数十名,一月考 \(\text{rk }1300+\)(总人数大约 \(1500\)),还有资格待在清北班?还好意思学什么竞赛?滚回开江去吧你个辣鸡!

其实以上都是我的脑内妄想,但这些话确确实实地在我耳边盘旋了好几个月。

那时真的就感觉我一直处于班级的最底层,本来还想着在期中考试挽回点颜面的,却因为参加联赛咕了(而联赛又炸成那副惨样....)。

三月考年级 \(500+\),期末年级 \(\text{rk 110+}\)

真·咸鱼翻身。

期末全市排名大概是 \(1000\) 多一点。此时我妈还与孙家保持着联系,听说他是全市 \(2000\) 多名。

高一下册重新分班,新建立了“奥赛班”,实施 \(\text{4+2.5}\) 模式(\(4\)\(\text{whk}\)\(2.5\)\(\text{OI}\))。

从此逐渐开始深度学习各种算法,教练的存在也逐渐淡化。

以非正式营员的身份参加 \(\text{SCOI2019}\),使尽浑身解数骗分,\(90+20=110\)(其实还挂掉了几十分),虽然远不及进队线,但在本校依旧 \(\text{rk 1}\) 。剩下的有一个 \(20pts\)、一个 \(10pts\),其他好像都抱铃了(记不太清)。

学期期末考数学时突发肠炎,心情开始急躁,倒数第二道 \(12pts\) 的大题看错题目,总共想了约 \(1h\)(前面做得比较快),始终解不出来,也没留时间检查,导致前面选择填空各丢了 \(3pts\)

数学凉凉。

我的心态似乎特别容易受到考试结果的影响,这导致后面其他科目也炸了不少,最后年级 \(400+\)

暑假结束后突然发现我的 \(\text{OI}\) 水平提高了不少,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突破期?

高二上册实施 \(\text{3+3.5}\) 模式,\(\text{OI}\) 比重加大。

临近 \(\text{CSP}\) 时停了大约一个多月的课。

实际上那时候才真正和 \(\text{OI}\) 班上留下的十几人全部熟络起来。

比赛时靠一大堆暴力 \(\text{dp}\) 拿了一等奖以及 \(\text{OI}\)\(\text{rk 1}\)\(\text{pkh}\)\(\text{CSP}\) 结束后准备省选时才回来和我们一起学习,所以不算进去)。

具体见:【杂文】\(\text{CSP2019}\) 蒟蒻 \(\text{AFO}\) (假)记

等成绩那一个月回到班上补 \(\text{whk}\),听从我妈的意见,在外找了个补习班。

记得那时我好像是在三线程学习生物:补习班的进度(按照非奥赛生来的),咱奥赛班里的正常进度(因为奥赛占用时间较多,所以相比理科班进度略慢),咱奥赛班里退役 \(\text{OIer}\) 的补课进度(使用 \(3.5\) 的奥赛时间)。

出成绩后又是一波大面积退役,因为分数上 \(300\) 的都不多,最后只留下了前三名。

\(378\)\(\text{zth}\) \(373\)\(\text{yms}\) \(368\) 。那时我们仨之间几乎不存在差距。甚至于我和 \(\text{yms}\) 考场上的骗分心路历程和挂分处都一样,只是他 \(\text{day1}\) 比我少写了 \(T3\)\(10pts\) 爆捜(好像是说看分太少不想写来着)。

这里补充一下:从决定要冲省队那时起,就是全停课了(早自习和第一节课保留下来安排语文、外语)。

再后来,差距一步一步拉大,也不知怎么的,模拟赛 \(\text{rk 1}\) 几乎次次都是我。我自己也不太明白,明明都是一起学的,却总感觉有些不一样。大概是我因为我刷题多?

\(\text{zth}\) 几乎不会主动去找题、刷题。

\(\text{yms}\) 其实是因为动摇了(大概是因为 \(\text{-OH}\) 的原因吧)。

总之,在那个疫情肆虐的寒假,我的水平再一次飞速提高,自行钻研各种难度较高的算法,刷题量也蹭蹭蹭地往上涨(平均下来大概一天 \(7\sim 10+\) 道紫黑题)。

而他们俩这整整几个月,除了教练的模拟赛,几乎一道题也没做过(只知道 \(\text{yms}\) 大概率是学 \(\text{whk}\) 去了)。

害怕.jpg

插一句:今年这蛋疼的疫情害得我没看成 \(\text{WC}\) 文艺汇演、没去成 \(\text{BJ}\) 七日游(\(\text{CTSC/APIO}\))、没参加成 \(\text{NOI}\) 活动项目、高三补习时间减少,但它所导致的各类大赛延期却是给我创造了机会。因为我是从高中起步,比起其他人有着珂怕的劣势,这多出来的时间就是我提高自身水平的高贵机会。

为什么会如此重要?

\((1).\) 花高一、高二一年多的时间打基础,然后依靠短短几个月学习省选及以上的内容,和来自各个地方的强者争省队名额。

\((2).\) 在初中甚至小学打好基础,依靠高一、高二一年多的时间锻炼脑子。

你觉得哪个会更 \(\text{nb}\)

在家里的时候参加了线上 \(\text{JOISC2020}\),学 \(\text{OI}\) 这么久第一次体验到抱铃(其实当时 \(\text{T1}\) 做法已经很接近正解了,却没能拿到分)。

回到学校又打了线上 \(\text{XJOI2020}\) 邀请赛(后面那 \(5\) 个是我们下一届的):


(另:注意到 “四川市” 了吗?)

再后来 \(\text{yms}\) 就直接回去上 \(\text{whk}\) 了,至到 \(\text{NOIO R3}\) 结束、临近省选才经由教练、班主任的劝导回来准备省选考试。
毕竟学了这么长时间嘛,不去试一下肯定是没道理的。

关于 \(\text{NOIO}\) 具体见:

(感觉窝打 \(\text{NOIO}\) 使用到的算法是最多的?大考基本都是靠暴力在混诶....)

\(5\)\(12\) 日,学习时间安排变动,这使我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并开始反思自己最近一段时间的学习状态。

然后写了一篇中二文(冷静下来后回过头去看这篇文章,只剩下羞耻和贼 \(\text{tmd}\) 羞耻)。

具体见:【杂文】记我高中生涯的第二次转折

至于本文,因为基本都是记流水账,所以大概不会显得那么中二?

不得不说,把想说的话都写下来是一种很好的宣泄情绪、平复心情的方式,当你一点一点思考并一点一点写下文字后会觉得 “啊,好像....也没啥大不了的。” “感觉自己是不是做错了啊,看来得好好反思一下。”

\(\text{SCOI}\) 被改成了一试三题,这让我感到非常的不爽。

当时应该是在一个大厅里临时搭的会场,天花板非常高,有种露天的感觉。

中午之后最热的时候,太阳直直地射下来,连电脑屏幕都看不太清。

考场上只做出了 \(\text{T1}\),后面两道题完全没有思路。

考试临近结束时我又开始幻想自己进入省队,无数次试想过的情形再一次浮现在脑海中:进入学校大门就能看到一张红色的喜报,而我立于照片中央,上面写着“恭喜南山两名优秀学子进入信息学竞赛四川省代表队..... ”(实际上 \(\text{NOI}\) 都考完了还是没看到大红报,明明往年一直都有的 TAT)。

心跳越来越快,仿佛要炸开一般。

出考场,听 \(\text{pkh}\) 说他 \(280\),而且还担心这个分数进不了队。

顿时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这差距简直是天壤之别啊。

傍晚饭桌上我妈和 \(\text{zth}\) 妈商量留级重学高二,我实在是待不下去了,便自己一个人出去溜达了一会儿。

心情很是沉重。

但我还在不断计算着可能性。

然后....奇迹....好像真的发生了.....

我作为最后一名苟进了队。

日日夜夜甚至是梦里都一直盼望着的东西终于够到了。

但我高兴不起来。

只是一味地想哭。

当家里人和表哥都同时发来鼓励话语时,眼泪都快喷涌而出了,但当着大家的面又不好意思,只好扭过头去迅速擦干。

具体见:【杂文】\(\text{SCOI2020}\) 游记

四川省队里大概只有我是从高中开始才接触到的 \(\text{OI}\)

有些许骄傲、些许叹惋、些许羡慕。

同时在心底暗自下定决定一定要拿到 \(\text{Ag}\)

\(\text{pkh}\) 则始终是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山、一颗天边闪耀的明星,一边在赛场崭露锋芒,一边给我以前进的方向。

我知道自己在数学方面的知识欠缺非常严重,于是从省选到 \(\text{NOI}\) 前的这几个月恶补数学知识,最后感觉准备得还不错了,考题却又丝毫没有涉及数学?

呵呵,几个月时间打水漂。

回到主时间线,在那之后的是线上 \(\text{WC2020}\),那时的我逐渐由水贴吧转移到了水群,也逐渐出现在其他 \(\text{OIer}\) 眼中。在这之前大概一直都是洛谷小透明的形象?

Q: \(\text{WC}\) 听不懂/不想听怎么办?
A: 水群。

那一周知识没学到多少,认识的 \(\text{OIer}\) 都是多了不少。

为啥会如此沉迷于水群?
大家都是一群可爱的人,有着共同的方向,这会使我感到安心。

\(\text{WC}\) 最后还邀请到了曾经的 \(\text{NOI Cu OIer}\)、现 \(\text{Google}\) 慕尼黑软件工程师钟诚来进行讲座。

“一名普通 \(\text{NOI}\) 选手”,这一描述仿佛就在形容我自己。

\(\text{A}\) \(\text{Au}\) \(\text{OI}\)集训队,
\(\text{W}\) 裸考 \(\text{whk}\) 走清北。
我,一名普通 \(\text{NOI}\) 选手,就读于一所普通大学。
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

\(\text{WC 2020}\) 仍是全打了暴力,\(\text{rk 97}\)\(\text{Ag}\)

具体见:【杂文】\(\text{CCF-WC2020}\) 夏眠记

两年 \(\text{OI}\) 第一次拿牌。

即使被无数巨佬鄙视没水平、不能用来体现选手实力,但这都是一个牌啊!

这里说句不好听的,没参加 \(\text{WC}\) 的连赛时情况都不清楚,光听别人巨佬吹有多么多么简单,口胡多么多么容易,出了多严重的锅,怕是没有资格来指指点点。

\(\text{APIO 2020}\) 炸得连灰都不剩,但毕竟不是什么重要比赛,只不过会遗憾少拿了块牌,对我的心态也没产生啥影响。

具体见:【杂文】\(\text{APIO2020}\) 抱铃记

最后一站是 \(\text{NOI 2020}\)

两年 \(\text{OIer}\) 生涯的最后一段路程在长沙一中度过。

具体见:【杂文】银色的 \(\text{NOI2020}\)(退役记)

站在领奖台上时我愣着一动不动,望着台下的其他选手们,感觉有些恍惚,甚至还一度以为自己是不是会突然倒下。

那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记得有人说过没参加过 \(\text{NOI}\) 的人不能够说自己学过 \(\text{OI}\)

现在我能骄傲地说出自己曾学过 \(\text{OI}\) 了。

记得有人说过 \(\text{NOI}\)\(\text{OIer}\) 的高考。

现在我也是经历过一次高考的人了。

退役了,有些不舍。

舍不得可爱的字符串,舍不得有趣的 \(\text{OIer}\) 们,舍不得离开洛谷,舍不得那承载了无数汗水与泪水的大机房。

要拼命学 \(\text{whk}\) 了,也不知道能不能补上前面的空缺。

\(\text{updata }2020.8.24:\)

明天是我的 \(17\) 岁生日,突然有些无所适从。

省选结束时憋住了眼泪,\(\text{NOI day1}\) 那天晚上躲进厕所哭了一分钟,再次强忍下来。

压抑了许久的情绪在今天突然爆发,那一点点坚持彻底破灭。

扶在墙边开始痛哭,然后是持续半个多小时的抽噎。

【获奖证明】

狗牌和银牌

【一些杂乱的想法和回忆】

(什么时候想起来了大概还会补充)

  • \(\text{yqg}\) 学长一直是我仰慕的对象。他也是从高中开始才接触到 \(\text{OI}\),但他依靠自身努力拿到了 \(\text{Ag}\),排名 \(76\) 。我会从他的刷题记录中随机挑选一些来做,\(\text{SCOI}\)\(\text{NOI}\) 以他的分数作为目标
    ,那两篇游记我看了无数次,也时常思考:如果以我现在的水平,能不能做出那些他切掉的题目?能不能得到同样的分数?

  • 几天后的 \(8\)\(25\) 日是我 \(17\) 岁生日(阳历),而今年的银牌就是最好的生日礼物。

  • 疫情期间抽时间学习 \(\text{EasyX}\),开坑了一个小工程,码了上千行,不过后来咕掉了。高三 \(\text{whk}\) 之余可能会抽周末时间继续写下去。【开发进度】

  • 我喜欢填补一些算法上的空白,比如对点分树的各种套路进行总结【链接】,详细讲述广义 \(\text{SAM}\) 正确写法并对各类“盗版”写法的复杂度及 \(\text{hack}\) 方案进行研究【链接】,这会使我感觉到自己是在为 \(\text{OI}\) 界做出贡献。
    我似乎从小就有着收藏癖,喜欢分类归纳、整理、列表、列树、列目录,因此我整理了计算几何全家桶【链接】、算法全套模板【链接】、全套 \(\text{dp}\) 优化方案【链接】、各类数论数学知识点分类汇总【链接】

不行,我还不能退役,重新开始,来年再战!
——【杂文】\(\text{NOIP2018}\) 蒟蒻自闭记

晨起路途漫霜雾,迷惘不知何处。
归来寒风等闲度,不如心中愁苦。
——【杂文】\(\text{CSP2019}\) 蒟蒻 \(\text{AFO}\) (假)记

我有什么想做的事、想要的东西吗?
相信每一个 \(\text{OIer}\) 都希望站上领奖台,带着喜悦与骄傲对台下的学弟学妹们说出:“虽然拿了金牌,但我是真的菜。”
我也不例外,而且尤其渴望
因为这是我第一次
如此地接近一个舞台
一个展示自己实力的地方
一个梦幻的、遥远的世界
“我想进省队,拿银牌、金牌,我想在高中阶段留下一个能让我为之骄傲一生的东西。”
但这现实吗?现在的你还能不能达到去年 \(\text{CSP}\) 时的水平呢?
“我喜欢音乐,尤其是钢琴曲,我想学钢琴。”
小时候错过了天时地利人和的绝佳机会,现在你却又畏首畏尾不敢去做,还以“没有时间”作为借口欺骗自己。
“我想画画,学分镜,学写故事,学人物心理,然后画一本漫画,描绘我所向往的生活。”
太遥远了,而且以后肯定不能靠画漫画吃饭,只能作为业余爱好,在想这些之前还是先解决生计问题吧。
那就实在一点
“我想买一套喜欢的轻小说,支持作者。”
大概几百的样子,妈肯定不会拒绝。但因为一些原因,好面子的我不知该如何说起。
从小到大我就没怎么主动要过东西,而这次又有了一些无法开口的原因,只好作罢。
还有什么呢?
想了许久,无果。
......
——【杂文】记我高中生涯的第二次转折

一个路痴在路边兜兜转转,躲着人群,朝着夕阳走进,穿过一片绿荫,瞎晃悠着最后又回到了起点。
——【杂文】\(\text{SCOI2020}\) 游记

山田:好棒,太棒了!云层上面永远都是晴天哦,加瀬さん知道吗?
加濑:嗯...应该知道吧。
山田:即使是不顺心的时候、烦躁的时候、花儿枯萎的时候,在云层上面,也一直一直都是晴天,这么一想,就又有努力下去的动力了,不是吗?
加濑:嗯,是啊。
——あさがおと加瀬さん【杂文】银色的 \(\text{NOI2020}\)(退役记)

再盛大的宴席也会散场,再辉煌的传说难免终章~
——\(\text{OI Diary-Madia Lemon}\)

\[\color{red}{\Large{\textbf{愿我们都能有光明的前途!}}} \]


-----若要转载请私信作者获得许可并在文首标出转载来源-----

posted @ 2020-08-22 20:09  辰星凌  阅读(1924)  评论(5编辑  收藏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