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IP2020一日游简记

前言

感觉自\(CSP-S\)以来水平应该还是有一定长进的吧?

比赛前一天\(21:05\sim23:20\)\(Codeforces\)上恰好有一场\(Rating\)\(2100\)以下都能打的\(Div.2\)比赛,结果最后几分钟把\(F\)题调出来了。这波直接涨了\(295Rating\),感觉一下把攒了好久的\(RP\)都用完了。。。

考前闪总毒奶,告诉我绝对不会考高精,绝对不会考字符串,绝对不会考构造,我还很自信地补了句绝对不会考拓扑。比赛后才发现全被我们说中了。。。

\(Dec\ 5th\)

进了考场,我坐在一排的最边上一个位置。

发现一个很奇怪的事情,整个考场好像只有我旁边的那个位置是没有安排考生的,而那台电脑明明很正常地开着。

好不容易等到了公布解压码,听老师说就是“选手加油”和今天的日期交错在一起,结果一时脑抽把今天日期记成了\(12\)\(15\)号,试解压码试了半天。。。

先看\(T1\),就一个拓扑裸题。

一看没取模,又看题目里给了这么多限制,自信认为开\(long\ long\)足矣,直接下一题了。

再看\(T2\),看完题目就打了发\(O(n(\ln n+26))\)的暴力。

算复杂度的时候忘记乘上数据组数了,就以为能跑过。

自己造了组极限数据(全是a)测了测,发现要跑\(10s\)多,就把双哈希改成单哈希,一下就变成了\(3s\)多。

尽管还是过不了,但结合上次\(CSP-S\)\(T4\)\(O(nlogn)\)算法跑\(5\times10^4\)莫名跑了\(2s\)多的经历,以为又是电脑太慢,便接着去看下一题了。

恍恍惚惚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不禁有些慌张。

\(T3\)画风似乎与传统的\(NOIP\)不相符啊。。。

先试了试\(checker\),发现它\(CE\)了。一看原因是有个变量名没定义,果断开了个\(C++11\)就过了编译。

发现\(40\)分的暴力挺好想的,先果断写了一手,这种东西居然还能写错一个小细节调了好久。

暂时弃掉\(T3\)先去看\(T4\),首先码好一个枚举每个位置出发的大暴力。

写完去上了个厕所,脑袋里突然冒出了很多\(T4\)相关的想法。

感觉可以枚举每个操作,计算以它为最后一个操作的贡献,然后第\(x\)轮时的贡献应该可以表示为一个与\(x\)有关的\(k\)次多项式。

一兴奋就立马开始写了,先写完暴力,发现有些细节,结果暴力直接调上了一个半小时,才跟先前写的超级大暴力拍了起来。

然后就是把暴力优化下,加个自然数幂和上去,又调了半个多小时,好不容易和暴力拍了起来。

一看时间只剩半个小时了,一下慌了起来,也顾不得去想\(T3\)正解了,随手加了几个贪心剪枝上去(后来想想好像这些剪枝没啥软用,并不能起决定性优化)。

回头一看\(T4\)发现居然拍出问题来了!

急急忙忙去调试,幸好只是一个小问题,两三分钟就找到了。看来对拍还是挺有用的。

最后剩下\(5\)分钟,也没什么能干的事情了,索性就对着代码发呆到结束。。。


出考场,听见有人说\(T1\)要开高精,同时仔细一想发现\(T2\)复杂度是假的会\(T\)掉,登时慌了。

不过闪总依旧告诉我\(T1\)不可能要开高精,而且\(T2\)的话\(CCF\)少年机一定跑得飞快。

但他对我的单哈希表示“不敢苟同”,告诉我很可能判挂。我仔细一想好像确实是这么一回事,直接带上了伤心面具。

后记

成绩出了,居然有\(90+92+40+100=322\)

最后一题没挂掉还是可喜可贺的,前两道题虽然没过但和满分也差距不大,\(T3\)分数倒确实偏低了。

发现\(T2\)双哈希好像因为常数只有\(84\)分,看来改单哈希还算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但我也不知道如果有下次自己是否还会有改单哈希的勇气了。。。

不管怎么说,这次成绩还是不错的吧,至少一等应该是比较稳的,不至于闹着退役了。

附上订正掉的两题题解:(T1懒得写高精,T3不知为何就是不太想去写)

posted @ 2020-12-09 20:05  TheLostWeak  阅读(90)  评论(0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