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进大厂的二狗子

朱季谦

越努力,越幸运

【原创小说】孤岛上住着一只猫

原创/朱季谦

【序】

 这个故事的主角,是一位常年在精神病院疗养的病人,他经常告诉别人,说樱花树下有一只会说话的猫......

【上】

我时常坐在樱花树下的长木椅上,在木椅的另一头,每天都蹲着一只金黄色的瘦猫。它喜欢闭着眼睛,在斑驳的树下享受午后的阳光。没有人听我说话的时候,我就会跟旁边的猫先生说话,但它总是摆出一副冷漠的样子,对我置之不理,只有在我叹息的时候,才会懒懒地回过头瞥我一眼。

 

我每天都会把自己的故事跟它说一遍——我妻子死去的时候, 给我留下一句话:“如果有天想我了,就去远方的一座岛上找我……”

 

她走后,我总是怀念过去与她一起生活的日子,她知道我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没有谁能比她更懂我......

 

我就这样百无聊赖地把这个故事讲了一遍又遍。

 

直到有一天,蹲在木椅上的猫先生忽然转过头,无精打采地看着我,说道:“你天天都跟我说同一个故事,我已经可以背下来了。别再白费力气,没有人可以把时光追回来,正如你永远都追不上落日一样。”

 

猫先生说完后,就准备转过身离开。

 

“但我很想念她……”我难过地低下了头。

 

猫先生停下脚步,只见它冷漠地回过头看我一眼,摇了摇头,叹道:“真搞不懂你们人类,罢了……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我可以带你去一个地方……说不准,在那里能找到你想找的人。”

 

“真的吗?”我激动地拄着拐杖站起来。

 

“我们猫族人不爱说谎。”猫先生冷漠地转过头,离开时留下了一句话,“晚上在这里等我。”

 

“那太感谢你了,猫先生。”

 

那天夜晚,我来到樱花树下,发现猫先生早已蹲在长木椅上。它听到我走来的声音,睁开了眼睛。

 

“跟我来。”猫先生从长木椅上跳下来,径直地往不远处的树林走去。

 

我跟在它身后,踩着一地银色的月光向前走去。

 

树林里弥漫着淡淡的雾气。

 

月光透过稀疏的树叶,洒落在袅袅飘动的雾气里。

 

“请问,猫先生,我们这是去哪?”我跟在猫先生的后面,好奇地问道。

 

“去一座岛上”

 

“哦……”

 

猫先生一直走到树林深处。

 

那里有一棵巨大的树木。

 

树身上有个类似门口一样的洞口。

 

猫先生站在洞口旁,摆着一副冷漠的表情对我说道:“从这里进去,往下走,底下有一条河。河边停了一艘小船,它会载着你去一座岛上。这东西给你,有了它,就可以坐船了。你自己去吧,我要回家睡觉了,啊,真困啊!”

 

猫先生将一块发光的石头交给我,转过身往远处的黑暗走去了。

 

我拿着猫先生给的石头,走进这个神秘的树洞。那一刻,我的身上竟出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我发现随着时光远去而已消失许久的力气和青春,正一点点归来……就在这时,树洞里出现了一片亮光。原来里面是一条呈螺旋状的通道,两边正挂着精致的油灯。

 

我沿着通道走下去,尽头处是一片宽阔的空间。

 

那里有一条缓缓流淌的黑河。

 

我来到船上,按照猫先生说的,将石头放在船头某个指定的地方,顿时,整艘船亮起了灯光。

 

这是一条很奇怪的河流,上面飘浮了无数的魂灵,它们正用一种惊讶的目光看着我。

 

帆船载着我缓缓地往前驶去,周围逐渐弥漫起浓浓黑雾,也不知道驶了多久,我逐渐感到一阵困意,便在甲板上睡过去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黑雾已经散去。

 

我从甲板上站起来,发现帆船漂浮在一片美丽的大海上,而船的前方,有一座海岛的轮廓。

 

或许,那就是猫先生说的岛 。

 

当帆船靠岸的时候,岛上来了一只跟猫先生同族的大猫,它的身上长着柔顺的黄毛,但身体比原先那位猫先生显得更加肥胖。只见它艰难地拖着胖身躯,爬到船上,然后温和地对我说道:“先生,您好!在您还没到的时候,我的兄弟就已经通知我,说有一个人将来这里,先生,欢迎您来到孤独岛。我叫胖胖,很高兴见到你。”

 

“胖胖,您好,我叫吉瑞。”

 

相比先前那位高冷的猫先生,这只猫显得温和而平易近人。

 

我坐在甲板上,看着蹲在面前的胖猫,问道:“我很想念我的妻子,我应该怎样才能找到她?我只想......再见她一面……”

 

“这座岛每天都会飘来无数的贝壳,那些死去的魂灵藏在这些贝壳里面,若有缘的话,你可以在这些贝壳里找到你想见的人,但前提是,如果有缘。要知道,每天都有人死去,每天也都会有新的魂灵住进新的贝壳里,大海里有这么多贝壳,要想找到你想找的人,无异于大海捞针。”胖胖无奈而如实地说道。

 

“不管多难,我都想再见她一面,她离开的这些年,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她,胖胖,你知道想念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吗?”

蹲在面前的胖胖摇了摇头,如实地说道:“我没有想念的人,脑子里装的都是各种吃的,一想到吃,我就特别开心,最近正琢磨是清蒸鱼好吃呢还是烤鱼好吃……”

 

“看来,这么胖,是有原因的……”我嘟囔了一句。

 

胖胖没有介意我说它,反而开始跟我提起各种它吃过的好东西,说到最后,只听到它的肚子里突然发出一阵咕噜声——想必它已经饿了。

 

“那我们什么时候去海边找贝壳?”我问道。


“到了晚上,当月亮升起的时候,那些藏在贝壳里的魂灵就会醒来。白天它们都在睡觉呢,只有到了晚上,才能跟住在贝壳里的魂灵说话。”胖胖说道。


“那好的,胖胖,晚上你带我去吧。”


“没问题,但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我们是不是该去吃点东西了,我好饿。”胖胖拖着肥胖的身体,走到船舷边,准备上岛去。


我点了点头,便跟着它上了岛。


那是一座长满各种大树的岛屿。那些树看起来奇异而瑰丽,仿佛艺术品一样的迷人。在小岛最高的地方,建有一座美丽的石头房子。站在门前便可以俯瞰小岛的每个地方。那是胖胖的家,里面跟人类的家没什么两样,有柔软的沙发,有床,有椅子,还有厨房…..

 

唯一不同的是,住在这座岛上的,是一只叫胖胖的猫。

 

 

【下】

夜幕降临时,海面上吹来一阵温柔的晚风。

 

那晚我和胖胖坐在高高的屋顶上,享受着晚风的舒适与海岛的安静,然后遥望着远处的大海,望着星辰,开始发呆。

 

回过神的时候,我又一次问了旁边的大猫:“胖胖,你知道想念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吗?”


胖胖歪着脑袋,沉思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我还是不知道……”


我望着那一轮美丽的月亮,叹道:“你会觉得全世界都是她,她无处不在,却又无处可寻。”


“就像我觉得全世界都是吃的,但我又吃不到?”原本卧着的胖胖激动地蹲起来。


我苦笑地摇了摇头,把手放在大猫的头上,乖巧地摸着它的脑袋:“看来你还是不懂,那你还是想你那些好吃的东西吧。”


“咕噜~咕噜~”空气里忽然响起了一阵轻微的声音。

 

胖胖摸了摸下自己肥胖的肚子,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一说到吃的,我就饿了……”

 

我打量了一下它已经很肥胖的身体,皱起了眉头......

 

于是我又陪它在屋里吃了一顿大餐,看着胖胖大口大口吃着鱼的样子,不知道为何,那一刻,我忽然很羡慕这只胖猫的生活。它生活在这座与世隔绝的海岛上,每天过得自由自在,可以呼吸新鲜的空气,与海为伴,与吃为伍,虽然孤独,但终不被世俗所俗......

 

夜晚十二点的时候,挂在墙上的钟响了起来。


胖胖抬起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急忙往嘴里塞了一块鱼头,然后鼓着腮帮对我说道:“时间到了,我们走吧,去找你想念的人。”


我抬起头看了一眼墙上的老挂钟,上面的秒针正慢慢移动,那一刻,我不禁在心里问自己:“我还能见到她吗?”


推开门,我跟胖胖一起走进了黑夜。


我们沿着一条崎岖的道路往岸边走去,沿途都是茂密的椰子树,皎洁的月光落在树林间,宛若荡漾的湖水。


“胖胖,你说,我还能再见到她吗?”我满怀期待而又带着几分担忧地问道。


“如果,你们还有缘的话……”胖胖抬起头安慰我。


“但愿如此。”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我跟胖胖穿过落满月光的椰树林,来到遍地都是礁石的海岸边。我们躲在一棵海树后面,观察着海岸上的场景。在月光底下,我们看到许多正在岸边徘徊的魂灵,它们浑身透明,身上散发出淡淡的荧光。虽然神秘,但并不恐怖,反而唯美而平和。


“胖胖,你害怕吗?”我问旁边的大猫。


“白天它们都住在贝壳里,只有到了深夜,当月亮从海面上升起来时,它们才会从贝壳里出来,它们很友好的,我一点都不害怕。”胖胖说道。


“那它们会怕我们吗?”


“它们都知道这座岛上住着一只温柔的胖猫。”胖胖开心地笑道。


“既然这样,那我们出去找伊娜吧。”


“好的。”


我跟胖胖从树林里走出来,往岸边走去。那些正游荡在海岸边的魂灵看到我们时,都露出一丝好奇的神色,但随即又转过身往远处的海岸走去了。它们并不关心我们是谁,更不关心我们来这里做什么。它们似乎也在寻找着什么,或许是自己的亲人,或许是生前无比美好的生活,每一个魂灵都显得那么孤独。


在海岸边,我跟胖胖找了好久,始终没有找到伊娜的魂灵。


“或许,她还在深海的某个角落,要知道,每天都会有人死去,每天都有新的魂灵住进新的贝壳里,大海里有这么多贝壳,要想找到你想找的人,真的很难。”已经累得气喘吁吁的胖胖蹲在一块礁石上,无可奈何地说道。


“不管多难,我都会找到她。”我抬起头望着远处的星辰,眼里忽然一片湿润。


……

 

当我醒来的时候,正躺在一张白色的病床上,阳光透过窗户落到屋内的地板上。

 

我从床上坐起来,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双手,手臂上布满皱纹,宛若枯萎的树干。我又回到原先的那座医院,回到原本已经苍老的生活,在这里,我只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被别人当成一个精神病人,每个人都说我的脑袋出了问题,喜欢臆想,喜欢白日做梦。


我穿上一件白色的衣服,拿着已经光滑的拐杖,缓缓走出病房。


穿过一片灿烂的阳光,来到了樱花树下。


我坐到那张落着樱花瓣的长木椅上,旁边依旧还是那只瘦瘦的猫先生。


“你回来了?”猫先生闭着眼睛问道。


“是的,猫先生,我回来了。”我握着拐杖坐在长木椅上,轻轻点了点头。


“怎么样?”

 

“我没有找到她。”

 

“早已经预料到。”

 

“……”我转过头默默看着它。

 

“因为生命里的每一次相遇,都是一次极小极小的概率,你能够遇见她,这概率比中五百万大奖还要小不知道多少倍,所以每一次遇见,都难能可贵,但也只能遇见一次,下一次,就不会这么幸运了。”猫先生睁开眼睛平静地说道。


“可我不相信命运。”


“很多人像你一样,都不相信命运,但最后还是一样输给了命运。”猫先生淡淡地说道。


“我想再去一次那座孤岛。”我恳求地望着猫先生。


猫先生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每个人生前只能有一次机会去那里,你已经去过了,就无法再去,这次,我帮不了你了。”


“那就没有其他方法了吗?”我沮丧地问道。


“有……”


“是什么?”

 

“变成魂灵,回到那座孤岛上……”

 

“变成魂灵……”我喃喃地念着这一句话,忽然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我只是告诉你方法,但我不希望你那样做。”猫先生跳下长木椅,默默地远去了。

 

我仍坐在长木椅上,看着猫先生渐渐远去的背影,脸上忽然浮现出一片欣慰的笑意。

 

那天晚上,窗外下起了大雨。

 

漆黑的夜空里划过一道耀眼的闪电,光亮穿过敞开的窗户,照亮了屋内白色的墙壁。

 

一起映照在墙壁上的,还有一个吊挂在半空中的黑影……

 

第二天,当护士推开门走进来,她们震惊地看到一个老头已吊死在绳上。

 

他安详地闭着眼睛,尸体在半空中轻轻摇晃……

 

我变成了一个魂灵,飘荡在房间里。

 

这时,我看到了胖胖,它突然从窗外跳进来,来到我面前,用一种温柔的口吻说道:“我带你去岛上。”

 

就这样,我跟着它离开了医院,离开了这个喧哗的世界。

 

胖胖把我带回到孤岛。它帮我挑选了一颗浅蓝色的贝壳——那将是我永世安身的地方。

 

直到这时,我才知道,原来胖胖是护送魂灵到另一个世界的使者,而那一个世界,便是深海。

 

深海里有很多的贝壳,每一颗贝壳里,都藏着一个死去的魂灵。

 

既然如此,那胖胖一定知道伊娜的去处,它为何不愿告诉我呢?

 

我问胖胖:“你一定知道伊娜的去处,她到底在哪里?”

 

胖胖无奈地摇了摇头,叹道:“是的,我见过她,但只见过一次,后来她就离开了这里,去了深海。她说以后还会回来,但我不知道她何时才会归来。”

 

就这样,我在这座孤岛上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我把贝壳安置在一块礁石上,白天就躲在贝壳里睡觉,晚上才从贝壳里出来。

 

我时常坐在落满月光的礁石上,望着辽阔的大海发呆。我不知道自己在这块礁石上等了多少年,仿佛很多年也只是一瞬间。

 

如今贝壳已“长”在礁石上,俨然成为礁石的一部分,这里还有很多很多的贝壳,都逐渐与礁石形成一体。那些藏在贝壳里的魂灵,与我一样,都在期盼一个人的归来,或许那个人很快就会到来,又或许永远不会回来了。

 

亲爱的,当你在海岸边看见长在礁石上的贝壳时,请不要轻易用手摘下来,或许,里面正住着一个孤独的魂灵,它在等待爱人归来。

 



 

作者:朱季谦
本文版权归作者和博客园共有,欢迎转载,但未经作者同意必须在文章页面给出原文链接,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posted @ 2021-03-29 22:42  朱季谦  阅读(144)  评论(0编辑  收藏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