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k me on GitHub

2017年总结

       从2016年过去以后,好久没有发博客了。这段时间家里发生了点事,忙的我心力交瘁。原先计划出几篇博文,就此搁浅。

       

       一年的最后一天,往往是对这年的总结。今年发生了太多的事,短时间加入了一家创业公司,知道很多创业公司有多么的不靠谱。接着考入南京大学读博,现在知道南大在今年双一流A+学科排名第17位,滋味真不好受。在知乎逛的时候,看到一个文章,转载了一个飞鸟各投林的“史上最强机器学习”的博文。往下一翻,竟然是从从文字到标点符号以及图片全部抄袭了我的“从机器学习谈起”的一篇剽窃文。原先我对抄袭并不是很反感,对方愿意抄袭你,说明你的文章受人认可。但是这种对抄袭者的转载,让转载者认为抄袭者才是原作者的事情我无法接收。抄袭的文章竟然是发在博客园的,并且有了上万的浏览量。在百度里搜机器学习第一页就有抄袭文的转载。更过分的是,这个抄袭者给他的博文冠上了“史上最强”的宣传语,这种标题党的风格与我的写作风格有天差地别的区别,给我的文章招了黑,损害了我的声誉。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在知乎向转载者说明了这个问题。接着在博客园求助贴里发了一个申请。这个申请大致意思就是:在博客园里有篇文章抄袭了我,我希望抄袭者撤销文章,向我道歉等等。今天看了一下博客园的处理方法。这个方法是在对方的页面中做一个跳转,跳到我的文章。似乎也太轻了吧。唯一的好处就是能继续为我的文章增加流量。但是抄袭者本身没有受到任何惩罚。抄袭者可以继续去抄袭其他文章。威慑意义太小了点。

 

       事实上,我对抄袭文章的事变敏感还是因为受到了另外一件事的刺激。它让我明白了自身的权益及时维护是有多么的重要。这个事要从几年前说起。从一开始,我的家人就没有正式的,有计划的对自己的权益进行维护,从而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

 

       事情从两年前说起,当时我的一个亲戚,因为生意需要向别人借钱,找我爸去做见证人。当时的我爸在借条上签了一个自己的名字。一年后,我亲戚生意破产。借债人找到我爸,叫我爸负责偿还这债务。我爸认为他当时签署的时候并没有担保人三个字,因此是见证人,不负责赔偿。但是几个月后,对方将我爸告上了法庭。出示的证据中的借条出现了担保人三个字。我父亲很迷糊,甚至以为当年就是自己写的了。由于法律知识的匮乏,我父亲没有己请律师,也没有要求做笔迹鉴定。最后败诉。在这里,父亲由于没有及时为自己争取权益,为后来的事的发生埋下了祸根。

 

      今年4月判决下来。虽然官司败诉。但是亲戚却安慰我父亲,这笔欠款是有房子抵押的。房子卖掉后应该可以还完本金和利息。因此我父亲也没有那么担心了,也没有提起上诉。继续过退休的生活。然后到了12月份。房子卖完了,确实够还本金的。但是利息却由于有很多案子要分,结果利息根本不够偿还,仍然剩余了几十万。令我诧异的是:短短两年,利息竟然比本金的一半还要多!更让我诧异的是:这也是受法律保护的。法律规定民间借贷利率不超过年24%的,都受法律保护。面对这么多的利息,感觉真是欲哭无泪。

 

      如果说几十万的利息是一大笔负担。那么之后借债人声称:如果我父亲无法在1个月来偿还这笔钱,那么这个利息会息上加息。按照借债人的说法,那就是每个月还会产生七千左右的利息。这还得了。当时我父亲慌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感觉如果筹不到钱,天都能塌下来。我母亲则为父亲当时为了亲情,签了那个字,导致家里受此损失,气的生病了在床。当我听说了放债人的要求后,很是诧异。从一开始让我父亲还钱开始,到后来拖足了两年的利息,这些都还能有法律依据了。到了现在拿回本金后要对利息再生息的做法。已经不再像是一个正常的争取权益的做法,而更像是讹钱。为此,我咨询了若干的律师平台,得到的回复都是这种息上加息的做法是不合法的。奇怪的是法官竟然支持借债人的说法,但是愿意把产生利息的时间稍微后延。

 

     在这个时候我意识到了法律的重要性。如果对方提一些不合法的要求时,我们能够及时抗辩,争取降低损失。我于是开始搜寻资料。想帮父母减少一些损失。从父母的角度来看,更希望我能专心于学业与事业。但是,自己最亲的亲人受到了这么大的伤害,作为一个男儿,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俗话说:父债子还。父亲背负的债务我有理由去了解真实情况,然后去尽可能降低损失。

 

      从借条到判决书,到房屋抵押贷款证明,到各类律师咨询平台付费咨询,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下载曾经类似的案例。在这个过程中,我感觉到了法律跟程序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是逻辑性的规则组成。不同之处在于,程序里的规则是语法,而法律中的规则则是法规。在这里,律师的作用就像富有经验的老程序员一样,他可以帮你review代码,可以给你咨询改进建议,甚至可以帮你写一部分code。而法官就像是程序的合理性检查,保证程序中的代码都是按照语法来撰写的。但是,语法判别器是理性的,现实中的人可能会有各种非理性的因素影响。这里,我想起了如果未来AI技术发展的足够好,在语言理解和分析中足够强,那么我们完全可以把双方的陈诉都输入到一个AI系统中,让这个智能法官来判别谁的对错。尽管这会把人的亲情给去掉,让过程显得过于死板,但这可以保证相对的公平,而且对于很多小型的民事诉讼,可以大幅度加快处理速度,降低人力的成本。这种公平与快速对我们当前的环境也许是非常有帮助的。

 

      无论是抄袭还是借贷,在这个过程中受到侵害的都是我们的利益。如果我们一开始没有去争取(例如聘请律师等等),权益被人占去,以后想去再夺回就非常困难了。正是我父亲的事情让我明白,对抄袭这个事情我一开始的容忍是错误的,当发现自己的权益被伤害时,需要勇敢,及时的提出抗议。如果你连为自己发声都做不到,你连为自己的权益争取都做不到,你还能指望别人为你争取权益么?今年是2017年的最后一天,明天就是2018年。这里小声地祝愿:2018,程序员都懂法。

posted @ 2017-12-31 20:12 计算机的潜意识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