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些在陌陌头十六七八的女娃子

by Conmajia
by 小水仙吹啊吹

这个系列的目录在 这里

第一章

在9月份快完的时候,我干女儿的亲爹给我说,搞快切下个陌陌,老子把我们那一条街都吃断完了。我说啥子是陌陌,他说的妄自你还自称豁批犯,就是你周围也在用同样软件的你就可以打野招呼,然后,你懂撒。我想了半天,那你婆娘如果也在用,看到你咋办喃,他给我说的,不得事,我用的你的头像。老子当时就想给他两耳屎了。反正不得事,老子又单身,我就下了一个来耍,确实还不错。当时我给我兄弟伙在一起,他说的你表在老子屋头开,这周围的老子都吃了的,你再切吃二道,老子不想给你当表哥表弟。

浏览了一团转上面的人,发现一个现象,就是男的秀方向盘,女的秀事业线。而且有的哈皮婆娘用的啥子陈意涵啊,Angelababy啊,水印都求没取,这种直接略过。有个妹儿的签名是80后的叔叔勿扰,麻痹老子超了一团转了,沦落到叔叔了。东边日出西边雨,想当年我们纯粹靠QQ过片的年纪,现在的娃儿已经高端到用这种定位软件随时勾兑了,安逸。

认到的第一个女娃子我都怀疑是假头像,因为照片头的太乖了,确实太乖了。我想多半肯定是假的,也无求所谓,摆起耍嘛。我也想晓得现在的女娃子天道黑脑壳头想些啥子。于是我切打了我在陌陌上的第一个野招呼。

妹儿你怕不怕gay?

这个问法是有讲究的,两边老子都可以走,留个后路。

一会儿手机就噔噔响了,“安不得哦,叔叔你是啊?”

我日吗老子又变叔叔了,我qio了一眼年龄,哦,对的,该喊我叔叔,才16。老子咋下得到手哦。

“我差点就是了,据说大家都觉得我比较母,所以我喜欢女的也算一半嘛。”

“哈哈,你有点谈。”

“世界上姓谭的我只喜欢三个人,一个叫谭咏麟,一个叫谭乔,还有个叫李伯清。”

然后起码过了半个小时都没回我,我想到多半莫搞了,老子舍利子都等出来了,这个野招呼算打水漂了。

“刚才老师在说重点哈,就没给你发,不好意思哈叔叔。”

老子的思维一哈回到十年前在西北中学第一盘耍朋友的场景了,婆娘拿红笔把卷子给我改的巴巴适适的,还给我写点小字,啥子加油啊,要考起一个大学啊。虽然现在别个都是娃儿的妈了,但想到那个时候老子还是禁不住的扯了个尿筋。我突然懂起了为啥子好多老男人喜欢找点小女娃子,多半是找点自己还是青钩子时候的感觉。

“对的对的,多读点书好,我们这些就是吃了不得文化的亏了,经常厕所走错就是看不懂高头写的字,还经常遭别个打,以为我是流氓,其实哪儿是我流氓嘛。”

“那你流氓不嘛?”

“流氓是我的小名。”

“……”

就这样子东说西说,估计妹儿也产生幻觉了,第二天妹儿给我已经打的火热了。

“摆了那么久,我还不晓得你叫啥子得”

“…你先说”

“江湖朋友都喊我水娃儿,给面子的喊个水哥。”

“哦,水哥你好,我叫张X璇”

说实话,我愣了两分钟。天意,确实是天意1。给我说她语文最恼火了,我说的挨的晃事都一样,我语文也恼火,就是高考超常了一盘。又问我好多,于是我翻箱倒柜把老子的高考成绩单翻出来,默默的照了过切,141。等了一会儿那边各种该有的反应都有了,耍nia啊,拉不到啊,惊风火扯啊,我想到对了。

她突然给我冒了一个,“我的头像是假的哦…我真人丑的很。”

其实老子早就晓得了,哪儿那么乖,老子又不是冠希哥。要真正喊我觉得我有点认真的,其实是因为名字。

然后,自然的,才认到三天不到,约到吃个中午饭,以传授语文考试技巧为名目,一个我切看哈有好丑,一个也是找哈当年的感觉,豁不豁得到倒是一回事,我也找哈幻觉嘛。

当然,还是扯了半天,啥子我长得丑啊,不敢见你啊之类的,但是老子作为一个资深豁批犯,一看就晓得这种是以 进为退的,我也不开腔,都稳起,最后老子以人生经验放翻,看你咋个板。

第二天的中午,我看了哈镜子头的个人,胡子都拉拢胩了,要得锤子,谨防遭喊大伯,拿剃胡刀旋了十分钟,都弄烫了,老子把汗毛都光完了,看到还是比较光身,挑了一身原来伪装gay的衣服,显得老子比较年轻,背了个书包就出门了。

妹儿的学校在双流中学,离原来大学不远,路比较熟,东穿西穿走机场路绕到那切,时间将合适中午放学,一潮闹嘛了的娃儿走里面涌出来,有的穿校服有的穿个人的衣服,花花绿绿的,看到才小。

然后我就在校门口一个不是太显眼的地方等她,“马上出来了,走到校门口了!”

看到这条信息我就望到校门方向,不过老子想了一哈,我又不晓得长啥子样子的,我看有求用啊,干脆求没看,站到吃了杆烟。正在发神想到原来高中女朋友的时候,她给一群女娃子走过来喊我。

“水哥!”

我脑壳一抬看了一哈,其实那女的给照片区别不大,只是照相的角度取的好,显得更乖些。但是不影响,已经超出我的预期了。

旁边的几个女娃子笑眯了把我看到,这种眼光我一哈就懂起了,老子想到你这些都是你们叔叔耍剩到嘞咯。

“又莫老莫少的了所,小舅舅不晓得喊,还水哥,走嘛,你妈喊我来接你吃个饭。”

然后随便找了个苍蝇馆子坐到吃饭,她说的哎呀还好你反应快,我都不晓得咋个给我朋友些说。这个话有点假了,看那些女娃子的表情就晓得不晓得咋个渲染了一哈的,我没有开腔的,等你嘛。

吃了饭,给我说下午不想上课了,这一哈我就愣起了。

想当年大学就不说了,老子就没上过课,高中逃课我确实还没操作过。这女娃子有点叉的哦。我还是没说啥子,就说起切三环路旋一哈开到120的时候,风把她头发吹起来,我隐约看到她耳朵后头有个纹身,藏到快把耳朵打断的耳洞后头,老子又一哈不舒服。

老子差点带她到名都路切坐一哈,鉴于这个纹身还有逃课行为,忍了一手。就在武侯立交旁边找了个没的啥子人的路边停起,点了杆烟,她也拿了一杆。然后她手机响了,我斜起眼睛瞟了一哈,估计是男朋友之类的发的啥子在哪儿啊咋没来上课啊之类的。

不晓得你们可不可以理解那种感受,老子虽然面无表情,但是真的胎不缩了。你豁老子哦,你这个批样子老师讲重 点还要听,相当于端了一盘回锅肉上桌,卖相只好,但是你翻开一看,盐菜是拿卫生纸做的。麻类批。

然后一路无话,把她丢回学校,郁闷的批爆,又切找引老子入陌陌的兄弟伙喝茶。 他只给老子说了一句话,陌陌嘛,陌生人,扣一枪,再变成陌生人。管球她卖好多钱,反正你个人戴好就对了。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

其实我心头也懂得起,陌陌里头一喊就出来的又巴士的,不是要你钱就是在耍,就算她是真爱你了,你有不得脾气把她当真爱嘛。类似于原来有人给我说过的贴吧无真爱,道理是一样的。你要是在现实生活头偶遇某个吧友,那说不定还有搞着,这个平台就是来冒点乱皮皮的,认真你就输了。如果晚上我带16岁切开房,还不好说是我把她逮来密了还是她把我打来吃了。

然后又继续寻觅撒,在陌陌高头,我们说感情嘛,不说其他的,就算玩奶in北京还是有个情字在里面嘛,我们都统称为感情。感情这个东西极其的快餐化,这个不得行我果断转战下一个,等到个人都耍的肾虚了,就晓得该合适了,但是都习惯这种操作模式了,出去遇到良家女子都已经处不来了,老子现在深深的觉得这种境况太他妈坑爹了。

比如说张翔,虽然瓜的批爆,豁批不成反当哥,这个是最瓜的,婆娘没哈到几个,妹儿认了一潮,但是别个活的还多踏实的,虽然有的时候还是觉得几摸几摸就好,总归没堕落到某种程度。


未完待续 下一章


  1. 水娃儿的初恋叫张璇。

posted @ 2019-01-24 22:01  Conmajia  阅读(...)  评论(...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