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游记】NOI2020游记

上接 NOI2019打铁记FJOI2020打六题挂四题记


Day0

早上看开幕式,dzd 说饭不吃干净要扣 \(1\) 分。

笔试 AK 了。

试机题告诉了我们今年有交互题。

听说高闻远说 WC2020 T1 是 NOI 中的简单题,那我完了啊。

玩 Terraria。

开始写游记,大概十一点半才睡。

Day1

早上六点半左右就醒了,然后去吃饭,装了很多热豆浆到水壶里,要是装凉水可能会发生不测(

话说我密码条是 whfkuj,是什么的缩写大家可以自行解读(

进考场,座位是 E028,斜对角是学弟。

然后比赛在 8:01 准时开始了,看了一波题感觉 T1 比较能做,T2 比较容斥,T3 比较 lxl Ynoi 题,特别是还有区间逆序对的部分分。

T1 就感觉,当 \(T\) 充分大的时候最优方案应该是一直走一个性价比最高的环。

而走完整个环最多只要 \(5 n\) 步,所以就有这个想法,用暴力模拟 \(\mathcal O (5 n)\) 步然后找循环节。

但是不知道这个算法是不是真的是对的,所以先写了一波暴力和数据生成器,观察了一下,发现看起来很正确。

那就写它了,但是不知道为啥大概两个小时才写完,写完大概是 10 点左右。

写了个对拍和暴力拍上了,非常舒服。

然后考虑一波 T2,容斥完就容易写成树形 DP 的形式,但是状态数是 \(\mathcal O (n^2)\) 的。

不过注意到当 \(m\) 较小的时候,DP 时的有效转移点就只有虚树上的那些,而状态中也有很多连续的值相同的段,可以压缩到 \(\mathcal O (m)\)

这样子就是 \(\mathcal O (\min(n, m) \times \min(\mathrm{dep}, m))\) 的。

感觉能拿个 \(72\) 分,这分数还真有点厉害,赶快去写了。

T2 写了一会儿发现 T1 拍出问题了,我震惊,发现是没判 \(-1\),那没事了,改完又拍了 \(100000\) 组都能过,舒服了。

T2 大概写了两个半小时,12:30 左右写完了。我本来计划留下 40 分钟去写 T3 的部分分的,现在时间就稍微紧了些。

T3 我刚看的时候就注意到了暴力和特殊性质 A 的部分分比较容易拿,特殊性质 A 就是区间逆序对。

写了一波拿了 \(40\) 分,还剩几分钟可以写特殊性质 C,我就找到了所有逆序对,然后把它们从答案中扣除。

然而因为脑子傻逼了,我以为答案应该初始化成 \(\mathrm{len} (\mathrm{len} - 1) / 2\),然而很显然是错的:应该是矩形内点数取 \(2\)

比赛结束时还是没有发现这个问题,然后过不去样例,自闭了。

于是乎 Day1 就这样结束了。估分 \(212\),感觉不太行,FJ 好几个人都估的 \(252 = 100 + 100 + 52\)

中午吃饭,面基,问别人成绩,等等如下不表。

中午回来认真思考了一波,发现 T1 做法好像他妈是假的,但是随机数据跑得非常优秀,不知道能拿几分。

下午看成绩,打开电脑一看居然是 \(232\),人傻了。

T1 假做法通过了所有测试点,T2 获得了 \(92\) 分,我的神秘做法多卡过去了 \(5\) 个点,非常的快乐。

但是学弟从 \(252\) 挂到了 \(236\),队长从 \(226\) 挂到了 \(149\),他 T1 T3 数组都开小了,真的好惨。

隔壁一中一个 \(252\) 一个 \(276\),强得要死,把我给吓得不轻,还以为队线要上 \(250\) 了。

然后又在群里瞎扯,毛估估一下队线什么的,他们好像把队线估到了 \(250\) 分,很可怕。

晚上去听讲评,T1 出题人是 wzj52501,T2 出题人是杨天祺,T3 出题人果然是 lxl。

发现可能只有我 T1 写了假做法,蛮怪的。T2 包括去年集训队和 DE 类,总共过了 \(70\) 个人,我人傻了。

T3 过了俩人,是 zyy 和 zx。这题就是所谓的第十三分块,大众分好像确实上了个 \(52\),我裂开了。

然后就感觉分数比大众分低,但是其实每题如果都只比大众分低一点的话,总分加起来就会比大众分高(

不管怎么样 Day1 就这样过去了,晚上因为水知乎,大概十二点多才睡觉。

Day2

早上又装了瓶豆浆。

进考场,发现左边是 HN-03,HN-03 不是 lk 吗?那他太强了。

过了会儿 lk 就过来了,他发现右边是我,一脸惊讶的样子。

然后 8:00 准时开始比赛。看了一波题感觉 T2 是 LCA 出的,然后全部看完稍微想了想,发现一分都不会。

话说 NOI 居然考弦图了,这算文艺复兴吗?

而且说好的交互题,它消失了,差评啊。

那稍微看了看 T3 的样例,T2 的样例,T1 的样例,发现真的啥都不会,自闭了。

然后想了一个 T1 的贪心,发现能过样例 #1,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但是并没有去实现它,我就呆在那里发呆,脑子放空了,因为大概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我还一分都不会,感觉只能随缘打了。

使劲想了一波这个贪心是不是对的,真心想不出来,画了一大堆图都想不出来。

然后我还发现如果两个原料装进一个盘子里,就连条边,非常神奇的是我可以把所有的非自环的环都缩掉变成自环。

如果把自环忽略,那不就是一棵树了吗,那正好对应这个 \(m = n - 1\),非常的厉害。

那我又对着这玩意儿使劲搞,他妈还是搞不出来,又发呆了好久,去上了个厕所还是不会。

这时候都他妈大概 10:40 了,比赛都过半了都,我还一分不会,我裂开了啊。

还是放弃了这题,瞄了眼左边的 lk 发现他好像,一直在做 T2,而且 T1 没做多久好像就跑去做 T2 了,估计是把 T1 切了。

但是 T2 他代码好像,主函数里面只有个 return 0;,看起来他也不会做。

对着 T2 的样例画了一百棵二叉树,好像发现了一个很牛逼的做法,而且好像是正解。

那我岂不是很牛逼,就赶快去写了,要写树哈希什么的,随便写写就行。

写得挺快的,大概 11:30 前就写完了,非常厉害,稍微 debug 了一下,发现死都过不去样例 #5 和 #6。

于是心态又没了,很捞,而且 #5 范围巨大,有 \(136\) 棵树,每棵树平均 \(8\) 个点,人看傻了,根本没法调试。

妄想用输出调试一下,盯着看了半个多小时,又画了一车的二叉树,还是人看傻了,根本不知道咋回事。

人傻掉了,回去看了眼 T1,突然感觉必须得写点分,冲了一个随机排列,然后硬搞贪心。

一测,看傻了,样例全都过了,牛逼嗷!稍微卡了卡随机次数,大概跑个 1.2s 就行,别 TLE 就挺好,感觉牛逼得很。

这时候 T3 还是一分都没有,看了眼特殊性质 B,突然发现可以 DP。这时候只剩最后 10 分钟了。

赶快写了一波,成功在结束前 40 秒写完了,还没编译,还没测样例。贴了一个 freopen 上去,比赛还剩 10 秒结束。

我一看就感觉写错了,甚至连样例都没测,这波估计要没分了。

比赛结束就跑路了,问了问别人好像都 \(140 \sim 160\) 这样,而且都会做 T1。

但是学弟他说他只有 \(66\),挺惨的。不过我可是最低可能能够获得 \(0\) 分的高水平选手。

(其实 T2 的那个做法在一些特殊性质下应该也是能过的,不至于得 \(0\) 分)

不管了,考完反正心态也就放平了,就摸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听 nealchen 说 Lagoon 说 nealchen 的 T2 做法是线性的,能 AC,我人傻了,那他不是 \(200\) 分?

下午看成绩

个锤子。

他咕了一个半小时,咕到 16:40 才开门让人进去。

我在那里干等了一年,觉得没救了都已经回宿舍搞基了,现在又说开门了,那我赶快跑过去。

跑过去的时候 LH 已经帮我查完分了,\(70 + 44 + 0 = 114\) 分,我个人感觉这个分还挺牛逼的,至少对我来说多得了很多意外之分。

但是转了一圈,一看好像一大堆 \(150+\) 分。而且 T1 不是 \(0\) 分就是 \(100\) 分,看了十几个人,就我得到了 \(70\) 分。

仔细一看我 T3 居然 TMD 编译错误了,还不如输出 \(-1\) 可以获得 \(5\) 分。

这样一算好像是 \(100 + 232 + 114 = 446\) 分。

估计没啥希望进集训队,LH \(458\) 分,学弟都凉了,FJ 队长也凉了,nealchen 和 Lagoon 还有厦门双十的选手考得巨高,人傻了。

估计 nealchen 能进前十,Lagoon 和厦门双十的也都能进集训队。然而 LH 和我就不知道有多大可能性了。

下午快七点的时候,被教练叫过去说可以去 THU 签约的那个地方等一等消息,于是我和 LH 就去了,在那里转悠了一年都不知道干啥。

此时还有群友私聊我说我进队了,我觉得有点离谱的,不过当时心情波动确实很大,虽然说来了也没做进队的准备,但要是真进了呢?

就这么转了很久之后,几乎和群友私聊我的同时,听到有工作人员说集训队线是 \(447\) 分,那 LH 岂不是进队了,牛逼的啊。

那我岂不是差一分进队,那好惨啊,我就把群友给回怼回去了,说他 Fake News(

心态还是很正常的,拿个 Ag 也很能接受,毕竟这几天都和其它省队队员吹了好久的去 FZU 出 FJOI 的逼,祸害学弟是一定要祸害的。

不过啊突然想到,IOI 金牌的同届选手,不是会让出集训队名额吗?那我还有可能进队?

估计是这时候讲评的会场里也公布了分数线,有更多的群友来问我的情况了,那我只能说我差了 \(1\) 分呗。

去和 THU 的老师沟通了一下,发现还是有可能搞到一个集训队名额的,就是要等九月看 IOI 结果。

最后 THU 也还是把那张保送生预录取协议给了我签了。又在那里待了很久,遇到了很多跑来签约或者面试的选手。

万 U 群里也把榜发出来了,nealchen rk13,他太强了。我 rk51,同时还有另外两个人和我同分 \(446\),但是我 CSP 分数最高。

其实直到现在我还没缓过神来,本来没有觉着一定就要进个集训队的,但是却获得了意外之喜。

还是以如此戏剧化的方式得到的:骗到了很多分,但也没写出来很多分,省选挂分太多没进 A 类,IOI 国家队有三个同届,等等……

只要有一个环节与现实不同,我的命运就能被全部改写吧:论多,可以多 \(37\) 分;论少,那能少更多,但是数据就是让我骗到分了。

我在圈子里也算名人了,从 2018 年开始在洛谷活跃,到 2019 年接触到更高水平的 OI 圈,和群友闲聊面基,在群里请教或解答……

就这样在有着独特的,令人舒心的氛围的 OI 圈中,欢声笑语地度过了我 OI 生涯的后一半,都是多么令人难忘的回忆啊。

令人高兴的是,我认识的许多高二选手,虽然之前我并没有觉得他们有多强,但是都进入了集训队,衷心地向他们表示祝贺!

虽然认识的很多高一选手没有取得足够好的成绩,但是我相信再经历一年,他们也会有所成长,在明年实现自己的梦想。

在这一年来,我一直认为水平完全没有增长,但是从 rk110 变成了 rk51,这也许能说明很多,要相信自己正在潜移默化地进步啊。

我知道,后来者们,或多或少地,也听说过我的名号,但愿我这样特别的经历能让你们再次坚定信念:
坚持不懈地朝着你们的梦想努力吧,要永远相信着美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Day3

颁奖典礼,其实没啥好说的。

拿了个银牌,很可惜,我的 NOI 是单色的,这将是我 OI 生涯中最后一个遗憾。

不过退役记可能可以迟点写了。

posted @ 2020-08-20 01:45  粉兔  阅读(3195)  评论(19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