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I回忆录

前言

退役八个月才更完回忆录的屑退役人竟是我自己。

正文

“听说你决定退役了?”

“嗯,学文化课去了。”

“呐,要不和我说说你学信奥时候的事吧。”

“啊,真的有人会想听那样的故事吗?以我的语文素养,讲出来的话可能会像一个老头子絮絮叨叨地说陈年往事一样,会很无聊的。而且一个联赛退役的人经历真的不多呢。”

“没事的啦,反正我知道以你的性格肯定会想找人说说吧。”

“真了解我。确实呢。那……劳烦你做个听客了。”

“嗯嗯。”

“故事都是从2019年的那个七月开始的吧,不过似乎还要再靠前一些。

“衡中,奥赛夏令营,招收各种人再到衡中体验奥赛。

“然而在那之前,我似乎就已经踏入\(OI\)的大门了。怎么开始的呢?记忆有些模糊了呢,不过大约是初中的时候\(H\color{red}{s \_ Black}\)\(Richard\)他们引发的吧。看着他们写代码编程做各种奇奇妙妙的事,我大概萌生了‘我也想学’的念头。再加上之前一直接触乐高机器人啥的,本来就好这方面的内容,走上\(OI\)这条路似乎也是必然了……”

“确实,初中的时候确实能看出来些你的奥赛倾向呢。”

“呵呵,也许吧。

“于是呢,我就在初中毕业那个暑假伊始买了两本书自学。

“于是呢,我就抱着试试\(OI\)的愿望参加了衡中夏令营。

“夏令营的时候只有虎哥作讲师,老姚不在——哦,他们是我们的两个教练员。记得那时候了解\(OI\)的生员本就不多,提前有基础的更是稀少,于是扛着两本《信息学奥赛入门》去夏令营的确乎只有我一人了,于是好像也给虎哥留下了些许印象。

“夏令营涉及的\(OI\)知识其实不多,毕竟只是体验。记得当时只涉及了二进制运算和汉诺塔问题——我说这些专业知识对你没问题吧?”

“没事,反正我只是个听众,你说的舒服就好。”

“那就好。反正夏令营的时候没有上机操作,没有\(C++\)语言,这让当时的我有些失落,但毕竟已经定了心思想学\(OI\),便学什么都觉得有趣。后来我烦闷的时候,总羡慕之前自己的那份热爱。

“夏令营结束之后的整个暑假我都在学\(OI\),记得学到了《入门》里的字符串之前,也就是大致掌握了基本的语言,之后便开学了。

“那时候大家的水平参差不齐,但还是以裸着来的为主。七十个\(HZOIer\),学过的大约不超过20个(?)于是凭借着暑假的一点点三脚猫功夫,我还能挤进第一梯队,排个前几名的样子。一周十几节奥赛课,和石家庄二中众人比起来似乎并不算多,教学进度也缓缓推进着。

“之后到了十一月份,我参加了第一次\(CSP\),当时真的没学什么,也就是过去体验了一下氛围,貌似没啥可说的。

“之后大约是进行到了背包的时候吧,奥赛迎来了第一次大筛人。许多兴趣不高的、实在学不懂的,就此退役。

“于是一半多的人\(AFO\),享年三个月。

“于是\(HZOI\)只剩三十八人。

“到高一上学期期末进行完了背包、栈、递归,开了一点点图论,之后便进入了寒假。

“本来预定的安排是初六到十五所有奥赛生回学校集训,但没人预料到疫情的发生,集训只得改为线上B站直播。老姚找来了上大学的\(HZOI2015\)成员讲课。唉,那时哪里知道那是个真正的大佬阵容啊,达哥、\(Sky \_ miner\)等等,现在听起来都是如雷贯耳的名字。十余天,学长们开了最短路、数论、并查集、线段树、倍增、树状数组、\(Tarjan\)等的初等内容。这些确乎都是非常重要的东西,但十几天里由几个大佬一口气教下来,何况还是在家里上网课,当时学的并不十分清楚。

“谁也没有料到开学延后了这么多。整个高一下半学期几乎全在家里度过。”

“这就是奥赛生的生活吗……”

“确实。一直到六月份,一直是上网课的状态。由于寒假灌的东西实在太多,接下来很长时间都以巩固寒假的东西为主,同时接着穿插各种\(DP\)

“其时既然是网课,那自然少不了划水。说实在的,除了个别极为卓越的巨佬,别的人都没少划过水。”

“哈哈哈,大家都是一样的呢。”

“嗯嗯。当时自主时间很多。记得当时有‘分享题’,每两天做两道,每人都要在博客上写题解晚新闻分享。但当时确乎水的题多,做的题少。现在看来这种制度最大的影响仅仅是让博客美化大行其道而已。 那个时候还搞过几次小组赛,几个人分成几个组互相出题给别的组做。那真的是一段快乐的时光。我一直记得我某天突发奇想把《中国学生宣言》扔到了博客上,不出一个小时直接被老姚一个电话打过来和我聊了一个晚新闻。

“后来,2020年6月21日,又开学了。

“显然除了某些极其卓越的大佬之外大部分人都少不了划水。老姚似乎是意识到了这一点吧,所以并没有再开什么高难度内容,也就是开了一个最大子段和专题,同时接着复习之前的内容而已。

“没人料想到这一次开学之后仅三个星期就因为北京疫情又放假了。

“这显然不是老姚和虎哥想要的局面,于是他们就去和学校协商,看看可否让\(OIer\)们留下来集训。

“结果通过了。

“于是老姚和虎哥就提议所有人自行决定留不留。留下呢,就在学校里封闭着进行不知要有多少天的集训,预计会到高考之后,至少三周;回家呢,就接着上文化课网课,等疫情稳定了再回来和留校的集合接着一起集训。

“我记得当时我犹豫了很久,还因为中途变了一次挂大闹过一场。后来还是因为在学校已经留了三周浑身难受选择回了家。还是那句话,我从不为自己做过的选择后悔。无论今天看来当初选择回家带来了怎样的后果,我都坚持认为自己当时的选择是正确的。”

“听着好中二啊……”

“哈哈哈,确实。

“于是我就回到了家上网课,每到奥赛课的时间就接着训练。

“留校的人大约每天开一次膜你赛,大部分还是巩固之前的内容。在这分隔的三周多的时间里,他们全部的时间都用在奥赛上,而我只有奥赛课的那一点时间在学奥赛。奥赛上的差距自然拉开了。但是这期间我的文化课可是水到了年级第七的。在这期间,又有8人退赛升入高二。\(HZOI\)剩余30人冲刺联赛。

“到了八月,疫情逐渐稳定了。于是家中支部的我们几人便回到学校和他们汇合一起集训。

“由于之前拉开的差距,我刚开始自然是被暴踩,排名总在二十多徘徊。但全天训练的情况下我追的还是很快的,不久便回到了很靠前的排名,但一直不很稳定,好的时候可以冲进前四五名,不好的时候又时常会掉到二十几名,平均下来一直在十一二名附近。

“到了集训中期,先是来了新高一的三位巨佬。之后\(HZOI2017\)的诸位先辈忙完了羟基计划的种种事情来给我们培训了。不是网课,而是面基!于是我们便见到了\(R\color{red}{value}\)学姐\(S\color{red}{ueJane}\)学姐,\(E\color{red}{zoi}\)\(R\color{red}{oberry}\)等等各种仙贝大佬。他们教授了two-set,马拉车,KMP,哈希,二分图,分块以及STL的奇妙使用等等。

“那真的是一段快乐的时光啊。毕竟是暑假集训,学校里除了一群苦逼奥菜生外没有其他人,时间管理也不十分严格。每天晚饭后都有不短的体活时间。有人跑到博雅馆打羽毛球,有人跑到文化课教室上外网(是我了),等等,甚至每天都有西瓜吃,夜聊自然也没有停过。虽然学习上、生活条件上那确乎是一段艰苦的时光,但若问我是否愿意再来一次暑假集训,我会说我愿意。”

“这就是奥赛生的快乐吗……”

“暑假集训结束之后稍作调整便开始了高二上半学期。

“眼看联赛在即,老姚和虎哥制订了‘九月半集训,十月集训’的方针。‘半集训’就是把所有自习进行大调换,晚上三节全给奥赛。虽说如此,大家好像还是讨厌文化课,更期待全面集训,于是本来该上文化的时候还是经常往机房跑,旷掉了一大堆文化课。老姚与虎哥见任课老师没什么反应,便默许了这种情况。

"等到了十月,全面集训开始了。

“最大的变化莫过于机房又多一人:\(HZOI2018\)成员,2020年度\(NOI\)全国金牌得主Sb\(S\color{red}{kyh}\)学长入驻!(大约是保送了PKU闲的没事干来给我们讲课吧……)。于是出题、讲课(各种超出联赛范围的知识)就全都由他包揽了。

“于是依旧是每天的膜你赛,每天的排名,从一天一次到晚上再增加一次两道题的小测。成绩还是那样起伏不定,时而前几,时而二十多,平均十一二名。

“那确乎是一段难免显得无聊的时光,但奥赛生嘛,总是会苦中作乐的。比如几次放假学校里只剩\(OIer\)时,一群人便携了笔记本,拿了零食,偷跑到没人的十机房彻夜不归,嗨一晚上。当然,我是没去的。我像是会参与那种事情的人吗?”

“确实,老老实实睡觉更符合你的风格。”

“那倒没有,我打手电在宿舍看科幻世界来着,不到十一点就睡了。”

“真是无趣。你的作息也太健康了!从初中的时候开始就是这样,早早的就睡下,晚上都没能好好陪我聊过天。”

“啊这……以后我尽量。

“之后呢,十一月初,\(CSP\)到了。

“那次比赛发生了什么,还是去看游记吧。总之,考了个和自己平均实力差不多的成绩,衡中第十,算是正常发挥了吧。但毕竟\(CSP\)没那么重要,从\(CSP\)回来之后,便开始备战\(NOIP\),还是一如既往的全天集训的日常。那时候我想尽办法让自己的成绩稳定下来,但是,失败了。

“时间过得很快啊,一个月转眼就没了。十二月初,\(NOIP\)来了。

“那时候发生了什么,还是去看游记吧。

“考完之后,\(HZOI\)氛围略显沉重。在等待出成绩的过程中度过了学考。

“之后,\(NOIP\)就出分了。

“又一次正常发挥,又一次校内十一二名,又一次省内三十多名。

“这样的成绩真的很尴尬呢……留下来冲省选的话大约会是垫底的那个,退役的话又感觉成绩没那么糟糕,有那么一丝丝不甘。我思考了很久,也问了许多人的意见,毕竟做选择对我来说一直是个艰难的事情。

“在大家决定去留的时候,补课也开始了。幸运的是不幸的是刚补了一上午课我就因为得水痘回家了。这也算是我的一个缓冲吧,让我不必直接踏进文化课生活。

“在家的三周里,我终于还是决定退役。

“留下来,希望太渺茫了,估计顶多就是把退役延长到了省选之后而已,况且在文化课上我又不是没法生存。

\(DarthVictor\)\(A.F.O.\),享年一年半。

“回看这一年半,虽然有不少波折,但确乎是一段快乐的岁月呢。虽然从结果上看只拿了两个省一,一年半\(OI\)一场空,但这一年半里我确实学到了许多许多,改变了许多许多呢。还是那句话,我不为自己做过的任何事后悔,那都是,必由之路啊。”

“没事啦,你已经很努力,很努力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你自己的选择啊。话说我总感觉你一直在说自己的事,提到的其他人都是老师学长之类的,你的队友们呢?”

“啊,确实是呢。大约是我已经把他们当成生活中理所应当的一部分了吧。有些人却是对我影响很大,应该好好地把他们写在友人账里呢。

\(Richard\)\(H\color{red}{s \_ Black}\),初中同学了,当时我走上\(OI\)路怕是和他们的宣传脱不了干系。\(H\color{red}{s \_ Black}\)去了石二,后来拿了金牌,但愿我们在大清再见吧。而\(Richard\)呢,他可是我刚走上\(OI\)路时的好战友呢。可惜第一批人退奥的时候他便走了,学文去了,总感觉从此少了一个可以倾诉的人呢。

\(S\color{red}{u \_ Zipei}\),是个神仙呢,学起东西来不像我似的不求甚解,总把什么都搞得很明白,后来一直领着我前进,是一个很温柔的老师形象呢,记不清自己有多少次拿自己不想思考的问题叨扰他了。神仙最后拿了银牌,也祝他前途光明吧。

\(Youxam\),或者叫张大仙吧,所学的东西不拘泥于\(OI\),技术上的知识面太广了,总是帮许多人解决技术问题呢。我们也算是志趣相投吧,经常一起去图书馆买科幻世界夹带出来,也经常一起讨论一些奇妙的东西。他和我一样联赛退役了,如今仍然几乎每天在食堂碰见呢。

\(Longdie\),也是个神仙,奥赛也是,文化课也是。总感觉一直满嘴跑火车……说考炸的时候总是以rank前几告终。省选退役,愿一切安好。

“赵\(Sir\),来自下一届的真·学长,和我同一个初中。虽然一起集训的时间不长,但印象深刻呢。尤其是暑假集训的时候他穿着初中的校服来了,看到这,我不禁陷入了一些回忆中,他便和我说他还带了另一套校服,问我要不要穿一穿,真的让我很感动。愿他前途光明。

“唉,形形色色的同志太多了,每个都值得我铭记。相信我们再相见的时候,无论当时选择了怎样的道路,最后都会是很出落的人吧。”

“嗯嗯,一定会这样的。那么,辛苦了,你完成了你的任务,休息下吧……”

签名: 我将轻轻叹息,叙述这一切, 许多许多年以后: 林子里有两条路,我—— 选择了行人稀少的那一条, 它改变了我的一生。
posted @ 2021-03-31 15:24  DarthVictor  阅读(235)  评论(6编辑  收藏  举报
莫挨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