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屌丝程序猿的人生(九十八)

  林萧一个人待在房间里焦急的等待着,始终静不下心来,为此,林萧还在床上做了一会儿俯卧撑,试图让自己镇静下来。

  但事与愿违,林萧的这一番举动,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就这样煎熬的等待了有将近40分钟,欧阳晓才披着湿漉漉的头发,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吊带睡衣,一脸尴尬的走了进来。

  林萧看到眼前的这一幕,突然觉得身体内的血液在急速流转,差点没让他喷自己一脸鼻血出来。

  脑袋眩晕了片刻,林萧突然从床上站了起来,欧阳晓吓得朝后退了一小步,小脸有些紧张的说道:“林萧......你要做什么......”

  林萧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深吸了一口气,有些尴尬的说了句,“额......我也去洗个澡。”

  欧阳晓闻言稍稍松了口气,随后小声的说道:“嗯......你去吧......”

  林萧取了下洗澡用的东西和换洗衣服,一路小跑着来到了洗手间,到了以后,林萧使出了自出生二十多年来最快的速度,只用了不到10分钟,就洗完澡换好衣服,着急忙慌的回到了房间。

  此时欧阳晓正慵懒的躺在床上看手机,看到林萧回来了,欧阳晓不由得吃了一惊,睁大着双眼说道:“林萧,你这么快就洗完了?”

  林萧闻言略微有些尴尬,随后一本正经的说道:“男生洗澡都是这么快的......”

  欧阳晓听到林萧有些牵强的解释,忍不住掩嘴一笑说道:“你还真以为我没见过男生洗澡啊,哪有这么快的哦。”

  伴随着欧阳晓的声音逐渐消失,房间里的气氛陡然冰冷了许多,林萧的表情也瞬间变得有些阴沉,他当然知道欧阳晓见过的是谁,虽然欧阳晓突然出现在北京,让他一时忘了那些不愉快的事,但终归这种事情很难让人完全不介意。

  更何况,林萧本来就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他对于女生的贞洁,一直都有着比较执着的追求,希望自己未来的另一半,可以是纯洁无瑕的。

  但很明显,欧阳晓不是那个女生,毕竟林萧无法相信,二人一起住了这么久,能够一直保持矜持,始终不迈出最后那一步。

  原本林萧以为,欧阳晓远赴北京来找自己,自己可以既往不咎,相信所谓的为了爱情,可以不在乎对方的过去。

  但体会着自己此刻内心的不喜,甚至还有那么一丝厌恶,林萧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并不是不介意,只是被欲望冲昏了头而已。

  不过,明白归明白,林萧此刻却并不打算压抑自己的欲望,甚至因为欧阳晓的话语,反而从某种程度上,更加激发了林萧心底里邪恶的那一面,以至于林萧此刻看向欧阳晓的眼神里,充满了原始的冲动。

  感受到林萧眼神中的变化,欧阳晓也意识到了,刚才自己无心的一句话,已然挑起了林萧心中的愤怒。

  为了让林萧镇定下来,欧阳晓缓缓地坐直了身体,认真的看着林萧说道:“林萧,你知道我为什么突然来北京吗?”

  听到这句话,林萧的身体不由得微微一僵,眼神中多了一丝清明,也混杂着些许好奇,对于这个问题,他确实还是挺想知道的。

  看到林萧的情绪缓和了一些,欧阳晓心中松了口气,缓缓的解释道:“我和他已经分手了,来之前一个星期,我们大吵了一架,在冷战的那几天里,我脑子里一直出现你的影子,那时候,刚好我的工作也辞了,所以......我就忍不住来了北京。”

  听到欧阳晓的解释,林萧的心情并没有太多好转,毕竟发生的已经发生了,过去的事情永远无法改变,林萧紧盯着欧阳晓的眼睛,平静中声音带着一丝沙哑的问道:“那你这次来是准备做什么?”

  欧阳晓闻言没有过多思考,怯怯弱弱的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只是我心里很难受,就很想见你,所以就来了。”

  林萧听到这个回答,有些自嘲的笑了笑,随后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这么说,你是伤心过度,跑到这来疗伤的了?”

  欧阳晓见状连忙解释道:“不是的,我......”

  林萧伸出手打断了欧阳晓接下来的话,随后笑着说道:“没事,我不在乎。我一个男的怕什么,既然你是来疗伤的,那就做点正事吧。”

  紧接着,林萧没有给欧阳晓反应的时间,便猛地爬上床,和欧阳晓纠缠在了一起。

  本来欧阳晓还有些抵触,但没过多久,欧阳晓就逐渐放弃了抵抗。

  不过,当二人即将要发展到最后一步的时候,欧阳晓却突然用尽全力坐了起来,带着有些恳求的口吻说道:“再等一段时间好吗?我还没有准备好......”

  林萧被这突如其来的转折吓了一跳,他有些愤怒的看着欧阳晓说道:“怎么?你别告诉我,你要为了他守身如玉,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突然跑来北京,难道是逗我玩来了?”

  欧阳晓坚定的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只是觉得,有点太快了......毕竟,我和他分手才一个星期......”

  美好的事情被强行打断,林萧此时已经兴趣全无,他缓缓地站起身来,点了根烟,猛吸了两口之后,淡淡的说道:“本来你来北京,我起初是挺感动的,所以我一直没提这件事,但既然你提到了,那我就索性问你一个问题,我要你给我一个确定的答案。”

  欧阳晓闻言点了点头说道:“嗯,你问吧。”

  “之前我在厂里上班的时候,你每次都不让我送你回去,当时你是不是和他住在一起?”

  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林萧一直盯着欧阳晓脸上的表情,想以此来观察她有没有在撒谎,只可惜这显然没有必要,因为欧阳晓并没有否认,而是犹豫了片刻之后,便轻轻的点了点头。

  虽然早就猜到了这个结局,但林萧还是觉得心中一痛,只不过林萧没有表现出来,而是说了句,“很好。”

  随后林萧抽了口烟,紧接着说道:“那你实话告诉我,你们两个同居多久了?”

  欧阳晓听到这个问题有些犹豫,不过在林萧眼神的紧逼下,欧阳晓还是有些艰难的开口说道:“已经三年多了......”

  听到“三年多”这几个字眼,林萧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停滞了一下,差点没一口气喘不上来。

  “这么说,你刚上大学的时候,你们就住在一起了?你们是大学同学?”

  欧阳晓闻言,小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回忆的神色,缓缓地说道:“他是我的老乡,我们是一个村的,当初我去上大学,他也一起来了郑州。他只是初中毕业,很早就不上学了。本来我只是偶尔去他住的地方照顾他一下,只是没过多久他就生病了,是肠道上的病,疼的时候连动都动不了,所以我就......”

  说到这里,欧阳晓突然停了一下,随后观察了下林萧的表情,见他没有什么反应,才继续说道:“所以我就干脆搬出去照顾他了......因为他和家里人的关系不好,也没人掏钱给他治病,我当时就在学校外面做些零工,挣钱给他治病。后来病治好了,或许也是因为习惯了,我就没有再搬回学校里住,直到前几天吵架以后,我才回到我妈那里,她也在郑州打工。”

  听完欧阳晓的叙述,林萧忍不住用力的拍了拍手说道:“不错不错,听上去还真是一个感人的故事。只是到底是什么病这么严重,还必须要你贴身照顾,恐怕说到底,还是你自己送上门的吧?”

  欧阳晓听出了林萧语气里的嘲讽,佯装不知的解释道:“当时他的病确实挺严重的,他家人又不管他,我是真的没办法。虽然现在来看也不是多么严重的病,但是当时他确实需要人照顾。”

  林萧闻言忍不住呵呵一笑,随后继续说道:“好吧,就算我相信了,那你告诉我,当时在厂子里,你和我是怎么回事?既然你们这么恩爱,为什么要来招惹我?”

  听到这个问题,欧阳晓不由得叹了口气说道:“我当初太幼稚了,觉得有了爱情就有了一切,他年纪比我小点我也不在乎。但其实后来,我们经常吵架,他病好之前也就算了,病好之后,还是经常去网吧里玩游戏,也不出去工作,好不容易找到个工作,也是干了没多久就辞职了,嫌工作太累工资又太低,但是他只是初中毕业,好工作哪是那么容易找的呢。”

  林萧听到这里,总算是有些明白了,敢情他就是两人吵架时的一个备胎,在厂里的时候是,现在依旧还是,想清楚这一点之后,林萧的眼神,一时间平静的有些可怕。

posted @ 2019-08-03 23:48 左潇龙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