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屌丝程序猿的人生(一百零一)

  林萧愣神了片刻后,有些茫然的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电话另一头的韩霞似乎犹豫了片刻说道:“今天上午的事......本来大家都觉得你爷爷身体好,这次突然生病住院,应该也没什么大事的,谁能想到......儿子啊,你是家里的长子长孙,按照老家的规矩,你得赶回来守孝,而且在下葬的时候,也需要你来扛幡儿,事情比较突然,你跟领导好好说说,尽快回来吧......”

  “好了,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之后,林萧震惊的久久不能平静。

  诚如自己母亲所说,在林萧的印象中,爷爷能吃能睡,身体一直都很好,怎么会突然就离开了人世,这让他十分的难以置信。

  但林萧却并没有太多悲伤,因为在他的记忆中,他和爷爷之间,基本上除了争吵就是争吵,几乎没有什么温馨的画面,甚至有几次,因为觉得爷爷蛮不讲理,让自己的母亲受委屈了,他还差点拿着扫帚,和自己的爷爷打起来。

  不过尽管和爷爷的关系非常糟糕,但第一次面临亲人的去世,林萧的心中,依旧有一股怅然若失的感觉。

  缓过神来以后,林萧来到了程刚的办公室,当他把事情说完以后,程刚很痛快的答应了林萧的请求。

  就这样,林萧匆匆的赶回住处,欧阳晓见到林萧这么早回来,不由得疑惑道:“林萧,你怎么这么早就下班了?”

  林萧呆呆的回道:“我妈打电话说,我爷爷去世了,让我赶紧回去。”

  欧阳晓听闻这个消息,也显然有些震惊,不过为了不刺激林萧,她并没有表现出什么,而是默默的走到林萧跟前,缓缓的抱住林萧,小脸搭在林萧的肩膀上,轻声的在林萧耳边说了句:“那我们回去吧。”

  林萧闻言没有立即说话,而是伸出双手环抱着欧阳晓,静静地伫立了片刻,才低声的说道:“走吧......”

  ......

  二人离开对方的怀抱之后,各自收拾了下东西,便立即离开了住处。

  因为临近春节,火车票是很难买到的,所以二人准备坐客车回去,于是,林萧便带着欧阳晓,来到了北京的莲花池车站。

  到了地方之后,林萧买了两张去往郑州的车票,他打算把欧阳晓送回郑州,然后自己再坐车回老家。

  等车的时候,欧阳晓静静的靠在林萧肩上,二人都没有说话,林萧是脑子有点乱,不知道说什么,欧阳晓则是不敢随便说话。

  就这样等了将近2个小时,到了晚上9点多的时候,二人才一起上了客车。

  这趟客车是卧铺客车,只不过卧铺非常的狭窄,就林萧这才100多斤的小身板平躺上去,两条胳膊都基本上碰到床边了,而客车的枕头是跟床铺连在一起的,形状有点像躺椅,枕头下面是中空的,这样后面乘客的脚,可以伸到前面乘客的枕头下面,可见为了节省空间,这个客车的卧铺设计也算是煞费苦心了。

  林萧和欧阳晓的床铺是上下铺,客车开动以后,车上的灯就全部熄灭了,开始车上还非常热闹,没过十来分钟,除了那难闻的味道,和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之外,便再没有其它的声音了。

  躺在客车的卧铺上,林萧并没有睡着,爷爷的突然去世,除了让他震惊之余,也结束了他和欧阳晓短暂的同居生活,让他提前放了年假。

  虽然林萧也知道,按照欧阳晓之前的态度,哪怕再给他多几天时间,恐怕依旧不会有什么进展,但林萧还是觉得有些可惜。

  不过想到欧阳晓之前的承诺,林萧觉得这样似乎也挺好,二人之后再见面就是年后了,到那时候,自然可以名正言顺的把欧阳晓拿下,而不用再像前段时间那样煎熬,每天晚上都要去趟厕所才能睡着。

  想明白之后,林萧也就不再纠结这件事,反而是开始回忆起,之前和爷爷之间发生过的一些事。

  就这样想着想着,林萧渐渐进入了梦乡......

  ......

  第二天早上,客车终于停靠在了郑州汽车站。

  下车以后,二人依依不舍的告别之后,林萧便独自踏上了去往老家的客车。

  三个小时以后,林萧回到了家中,一进家门,林萧便看到了摆在灵堂中央的棺材。

  这一刻,哪怕林萧与爷爷再无感情,也不由得有些泪目,眼中噙满了泪水。

  跪下磕了几个响头之后,林萧才站起身来,被母亲拉着到一间储藏室里,换了一身孝衣。

  之后的几天,林萧和自己的堂弟林阳,一直呆在棺材旁边,白天有人来的时候,他们俩就跪在那里,头趴在地上,佯装着哭上几声,没人的时候,则是两个人坐在一起抽抽烟,聊聊天,几乎看不出什么悲伤的情绪。

  其实这也难怪,本来隔着一辈,林萧和林阳对于爷爷的去世,感触就不是很深,更何况之前林萧的爷爷,与林萧和林阳家里的关系都不好。

  再者说了,就算是关系好,这么几天连续跪下来,恐怕也就早就麻木了。

  而除了林萧和林阳以外,棺材的另一边也长时间跪着一对母女,是林萧二叔家的,女儿叫林娜,是林萧的堂妹,也是林阳的堂姐,只不过林娜从很小的时候,就跟着林萧的二叔二婶离开了县城,去了市里生活,每逢过年才会回趟老家。

  如今爷爷去世了,二叔这一家子自然也立即赶了回来。

  在这几天里,林娜和她的母亲,也就是林萧的二婶,一直都待在棺材的另一边,不得不说,女人的眼泪确实是多,每次有人来,哭声大多时候都来自另一边,林萧和林阳那个哭声,叫哀嚎或许更恰当一些。

  林阳的父亲,也就是林萧的三叔,偶尔也会在棺材边上跪一会儿,只不过大人们认识的人比较多,经常要出去接待下熟人,所以大部分时候,都是林萧和林阳两个人在守棺材。

  不过到了晚上的时候,大人们就会让林萧和林阳回去休息,由几个大人轮流在这里守着。

  到了第七天的晚上,棺材被一群人合力打开,林萧的母亲和姑姑,放了一些物件到棺材里,随后一家人开始围着棺材缓缓的转圈,林萧知道,这应该是见爷爷的最后一面。

  随后,棺材被重重的合上,一大家子人纷纷都跪下来,开始嚎啕大哭。

  或许是受到气氛的影响,也或许是别的原因,林萧也情不自禁的掉下了眼泪。

  第二天一早,一群人站在灵堂前面,一个年纪较大的长者,开始神情肃穆的念起了悼词。

  林萧的爷爷是一名军人,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当初就是因为在战场上左腿挨了一枪,以至于自那以后,林萧的爷爷走路就一直一瘸一拐的,小的时候,林萧也见过爷爷的军装,上面密密麻麻镶满了各种勋章,当时林萧不觉得有什么,此刻他才意识到,原来抛开爷爷的脾气不说,他确实是一名勇敢伟大的军人。

  一时之间,林萧也不由得肃然起敬,心中隐隐泛起一股自豪感。

  所有礼毕之后,林萧在队伍前面扶着棺材,扛着幡儿,后面跟着浩浩荡荡的一大批人,开始往墓地赶去。

  当天下着小雨,路面上湿漉漉的,一群人在寒冷潮湿的地面上走一会儿,跪一会儿,如此来回几次,所有人才一起上了车,开始去往下葬的地方。

  去墓地的路上,林萧坐在车斗上扶着棺材,呼啸的冷风从身边刮过,把林萧冻得瑟瑟发抖。

  到了地方之后,随着棺材被泥土渐渐掩埋,各种礼毕之后,林萧才双手捧着爷爷的遗像,坐车回到了家里。

posted @ 2019-08-11 20:58 左潇龙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