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信转岗心得

    应健明的邀请,我也写一篇关于转行做生物信息的心得,本来以为很轻松就可以写出来的,但是发现并不那么好写。如果放在去年刚转岗之时,我想应该更顺手,那时感触良多且深刻。不过我虽是个健忘的人,但是还清醒地记得去年7月份通过公司的转岗答辩之时,心情无比的愉快与美丽,觉得终于从一名生信爱好者成为一名正规军。之前为了转岗,经常在业余时间学习编程和生信的知识,有时甚至在不是很忙的工作时间也学,但是由于背着生化工程师的身份,所以总感觉自己是地下党。答辩通过后,在公司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做生信的工作了,地下党的身份合法化了,瞬间感觉神清气爽了。很开心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自己以后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做生信、学生信了,比以前只是业余来学习应该会进步更快。

   做生物信息的人,我相信很多都是半路出家的,但是猜测很多都是在读研的时候因课题需要才转做生信的,但是像我这样在公司里跳过去的应该不多(我没有统计,只是感觉),或者至少比在学校里转起来更困难些,因为在公司不比学校,公司需要工作效益,所以很难接受一个没有任何生信经验的人在这个岗位上,何况我在这个公司的生化研发岗位做了近两年的时间。不过感恩的是,我们公司真的很nice,当我提出转岗需求的时候,我的顶头上司——当时的化学部总监——TA非常支持我,认为我应该追求自己想做的东西,只要我思考清楚,Ta就会支持我。我当时非常感动,要知道这是从TA的手下撤走呀。不过我提出转岗也是寻找合适的机会才说的。记得当时2016年12月底,我们公司有一个秘密项目刚刚结束,而我就在这个项目中负责一块任务,所以一旦这个项目结束,意味着我们这些项目的人面临调整,同时调整期我有会闲一些,所以本着卡空档,不添乱的的想法,赶紧和我的总监正式提转岗的需求,所以总监也非常热心的答应帮助我。此外早前我也和上司通过气,也就是2016年9月份,有一次和上司在路上,TA问我后面有什么规划没有?我当时就透露了想转做生信的想法,但是没有表现出很急切,因为这个时候公司的秘密项目正式启动,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而且大家每天都很忙,所以我也仅仅是透了个风,这就是为什么当我12月底正式提出转岗时,上司第一反应不是诧异,而是赞同和支持,觉得我之前说说而已的想法居然要付出行动了。 正式提出转岗后,总监立马帮我和老板申请,老板也表示很理解与支持,所以后来我就进入差不多6个月的考察期,这期间每天正式工作还是生化的内容,但是逐渐减少生化内容并尝试给我一些生信相关的工作,相当于是一个过渡期吧,我抓住这个过渡期,每天大量学习、提升编程能力,也跟着健明的《生信编程直播题》学了不少入门知识。最后写了一个大约6-700行的NIPT分析程序,快速地提高了我python的编程能力,并最终以这个项目为转岗答辩的题目。

   除了当时的上司和老板让我感激之外,让我最感谢的是公司的生信组的组长——我现在的上司。他这个人太nice了,性格随和又乐于助人。当我2016年7月和他提出想做生信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表示欢迎。虽然当时只是在上班路上碰到后走在一起随意地聊,但是我随后又非常认真的询问 申请转生信岗是否可行时,他开始认真地帮助我,并给我一些小项目,让我练手并熟悉生信工作内容,同时时常告诉我生信小组的人手情况,对新增人手的需求的紧迫性等等,让我抓住恰当时机申请转岗。这样我对生信小组的情况比较了解,也知道生信小组确实需要人手,最后提出申请就非常顺应公司状况。此外在我的过渡期,有一次公司组织旅游,我和组长住在一个房间里,我给他看我写的代码,他真一行一行的给我看,然后分析如何让我顺利的被公司承认我生信工程师的身份(当时公司虽然同意我转做生信,但是编制以及工作内容都还是生化,而且公司没有这个先例,所以没有人知道该如何处理我这个转岗案件),最后我们经过讨论认为可以将NIPT作为练手的项目,并将它的结果作为一次报告,做一次转岗答辩,以正式证明我的编程能力、项目完成能力等。最后我确实是通过这种模式,才正式成为一枚生信猿。后来这种模式也被公司定为内部转岗的标准模式。现在我每天的工作伙伴就是这位思维敏捷,性格开朗随和的生信组组长,我每天的工作非常愉快,加上又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内容。

     说了这么多转行做生信经过,其实我最想说的是转做生信的动机。我是湿实验出身,正如上文提到每天和生化试剂打交道。我转做生信时很多当时的化学同事们问我“是讨厌做实验才转行的?“ 我说“并不是”。我之所以决定转做生信,是结合自身的性格、爱好,决定了真的要从事生物研究的工作,并判断利用计算机、信息理论来处理生物问题一定是未来的方向。所以我的聚焦点依然是生物,只不过是手段有点改变而已。也正是这样的定位,所以绝不会将生信作为进入IT、其它行业的数据分析等等的跳板。而且必要的时候,湿实验也是可以重拾的,一切要看以后的接触的课题需要。而且几乎所有的干实验的数据都来源于湿实验,所以干湿实验对解决生物问题都是非常重要的。最近通过干湿结合的方法来解决生物问题越来越流行,这种文章也越来越多,尤其是那些比较宏大的课题更是如此。

    生信这个行当,要求可高可低,低的只是应用几个软件跑几个流程都可以自称生信工程师(感觉在说自己),高的........我还不是这个层次的,不瞎掰掰了,反正这深度够我探索一辈子的,不用担心什么碰到技术天花板了。方向也真是千差万别,有做基础工程的,给生信分析软件库添砖加瓦;也有应用这些软件的,来解决各种实际生物问题。所以有些人重编程,弱生物知识;有些人重生物知识,弱编程。我生物湿实验背景出身,预计将是第二类生信猿。但是无论哪种猿,要想在自己方向做深,唯有统计学与算法思想是不可或缺的。统计学与算法思想将决定在生信路走多深。我也深知自己统计学知识薄弱,定当加强这方面的知识。

   以上是我转岗做生信的真实经历与动机,并夹杂了少许对生信得理解。夜已深,要睡了,作为生信猿小菜鸟,明天继续搬砖码码。。。。。。

   

   

 

   

   

posted @ 2018-08-21 20:29  吴增丁  阅读(960)  评论(0编辑  收藏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