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NOIP2018

day-2:

最后一次走出机房,刚下过几天的雨,感受到的是彻骨的寒意。
下午离开教室,跟班主任请了接下来几天的假,班主任斜视了我一眼,哼了一声,确认了一下,不再理会我了。班里的同学或是忙着自己的作业,或是聊着天,没人注意到我的离开。走之前张乐看到我,对我说:“好好考。”马哥简单的问了几句,然后我默默的离开了教室。
晚上发了集训剪影,果然和高二一样,每一个人都在其中,除了我而已。
回想起初一第一次接触Pascal,这段漫长的旅程,或许终于要到终点了。
在机房里写题,做模拟赛,一次又一次的被现役的学弟吊打,或许我早就明白了我早已不是一年前的自己——也或者是,我根本就没有变强过。
回到家不自觉的听着《旅》,不断的想起《Canoe》最后的那一句“那漫漫旅途的真正意义,一切都是为了延续希望。”
想起了之前打《Summer Pockets》的时候,知道自己不久之后就会消失的紬或许也是这个心情吧。果然到了我自己我就做不到这么豁达了。

 

day-1:

早上跟往常上学点一样醒来了,但是不想起床。

上午起的挺迟,写了些板子,感觉不知道是我太菜还是太紧张,写不对东西。就这样一直到中午出发。

上午和中午都一直循环着《旅》,看着下两届的学弟学妹,果然淮中不断地发展壮大了。又想起了那句“一切都是为了延续希望”,或许虽然我们这届命运不济,但是希望还是在淮中传承了下去了吧。

今年参加NOIP的名额多到用不完,想起高一的时候学校名额的吃紧,我还因为帅帅让了名额,未免有些唏嘘。但是命运有的时候或许就是这个样子的吧。

和yzh,sqcQQ上聊了聊,大概都是跟我说今年NOIP该怎么打之类的,具体意思可能都差不多,求稳求暴力,不要跟正解死磕。

下午到了报到处,见到了学姐sqr,半年没见果然长变了,差点没认出来。和学姐聊了会儿天心情似乎放松了些。下午似乎也没有干什么事,无所事事的玩过了一个下午。

晚上和kls吃饭,上次见到kls是七月份出去玩的时候。kls说,不知不觉都感觉上了好久高三了。想了想自己一直以来都在咸,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聊了很多,大概还谈到了,天赋啊,生活啊,命运啊,果然都是不公平的东西。

只不过,他可能是从一个强者的角度俯视那些不断攀爬的芸芸众生得出的结论,而我,就是那芸芸众生之一,才发现的同样的结论吧。

回到了房间又看了会儿数学,想起了yzh说的。和学弟thx在外面的亭子里看数学,偶尔聊聊天问点东西什么的。单曲循环着Sea your memory,又突然想起写题面的时候打上去的Alka的开头。或许现在的我和Umi有几分相似吧。

然后跟zrj玩了会儿,没玩多久xls的训话终于开始了。

xls的例行训话,跟去年一样没啥新意。回去之后教了下小朋友们NOILinux,说来也惭愧我竟再无资格参加用NOILinux的比赛了。

训话无趣,和hbb在QQ上聊了些,大概是一些感受吧,我和hbb在好些地方感受竟然特别的相似,只不过我没有别人那么强的实力,也不配拥有这么好的运气就是了。

印象最深的就是hbb问,你相信你自己不会挂吗?

我想,无论如何,这次我一定要相信自己了。

回了房间没干什么便睡了。宾馆比去年的安静,听着歌大概很快能睡着吧。

 

Day1:

写这里的时候已经是2018.12.6了,想着既然要和OI做个了断,那么没有不把这篇文章更完的道理。

早上按时起来了,去南航吃了没有新意的早饭。

今年的考点居然是实验楼,我退役的早从未去过就是了。后来进考场之后看到赫然的横幅:“NOI2018江苏省省队选拔赛”,心里莫名的生出些感慨,或许这或多或少弥补了一点高二退役的遗憾了吧。

分校的教练是第一次来南航,比我还不认得路,到了考点排队的时候已经是快进去了,跟pd在一个考场,进考场前看到了kry,大喝了一声:“kry你稳了!”就匆匆进去了,还顺手把迟到的学妹叫了进来。事后学弟评价,你这是以毒攻毒。

由于到考场之前一直在赶路,出了一身汗莫名的感觉有点难受。进了考场发现坐旁边的是之前来淮中训练的盐中学妹lxy,突然感觉放松了些(蜜汁buff),大概莫名有了一种“老子还在淮中”的感觉吧。

开场先看t1,题意描述什么玩意儿,鬼晓得你这不是成环。先无脑写了个暴力,跑出来跟样例不一样之后清醒了,把环的特判删光了,然后发现居然一时间想不出来怎么做,算了搞T2去了。

T2看了眼数据范围什么玩意儿,随手写完了,挂上对拍感觉很稳。

然后莫名其妙想起来走之前跟thx打的一场cf一个题,发现做法能直接迁移过来。(反正都是水题),还是个漂漂亮亮的O(n),就写了。

写完挂上对拍,发现暴力挂了一次,然后就很稳。

这时候想着昨天跟我说的,要稳什么的。看了眼T3感觉也很可做,但是想着算了求稳吧,写了40的部分分跑了。

然后就浑浑噩噩的出了考场。看到pd发现他跟我一个分,T1还比我多个log。看到kry,第一句话:zcy你tm怎么没AK

第二句话:我半小时就写完了啊

刚才还浑浑噩噩的我瞬间一阵发冷,再一看突然感觉周围AK了一片。打开QQ看到的消息也无非是“AK了”之类的。O还特意问我多久AK。

莫名的有点难受,早知道就把T3写了什么的。但是想着毕竟前面的题还是有分的,也没想太多了。我最不能挂的就是心态,挂题反而其次。

带着高一学弟hkk去集合了,期间问了问他怎么样,感觉他们应该都做的还可以吧。

到了淮中集合处,路上还一直担心线会不会很高什么的,教练说1=没可能上400的,毕竟这是江苏。然后吃饭去了。宽慰一点的是sqr学姐和myw学姐也来了,后者是特地倒了半天地铁来的,莫名有些感动,于是就吃了个饭,聊了聊高三生活什么的,虽然我还是感觉我没太适应高三生活。吃饭的时候李大爷再一次把包丢在了餐厅。

陆陆续续看到了淮中的学弟,问了问高二几个强的怎么样,感觉发挥都有毒,还好基本上都不算挂,而且也都不像我去年那样紧张,这也是好事吧。zby一直说着挂了挂了什么的,倒是的确有点出乎意料了。看到他我倒是真的想起了去年的自己的样子,说实话我也不晓得到底应该说什么,只好拽着他去吃饭,然后告诉他没事千万别想今天分了,就当自己300分,然后下午安安心心睡觉打游戏,别想这个就好。

知道他肯定听不进去,或者说不晓得他能听进去多少。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他们一定都要好好的走过NOIP,千万千万别像我这样。

下午便是赋闲了。和几个学弟没心没肺的打了一下午台球,学姐在旁边看着她学弟们傻吊一样打台球的样子,跟我说:“每一届的编程班男生都是这样。”拍了些“lcx大爷一发入魂”之类的照片,时间不早了,把学姐送回了地铁站就离开了。

zby给我发了一句,说洛谷测了220.果然他没可能真的放下今天的分,但是这分数至少也不见得差就是了。怕他继续想这个,于是跟他说今晚出去吃饭,我请客,把高二的几个都叫上。见他欣然答应,便也觉得可能也没啥太大问题了。

晚上正好sqr学姐忙完了来找我们,教练虽然能治住我但是拿学姐毫无办法,便成功出去吃饭了。

毕竟比赛中,尤其是我隐隐的觉得自己不太稳。气氛也并不是很欢快,大概也有一点是因为淮中的确不是一个让人很有归属感的地方,尤其是大家的班级。聊了聊发现基本上大家对OI的归属感远胜于班级和淮中。记得我问:“如果我去了南航,你觉得怎么样?”sqr认真的想了一下,告诉我:“虽然我会很开心,但是我还是觉得你不仅仅是南航。”

吃完饭便又各自回去了,莫名其妙感觉有点空虚,心烦意乱,thx过来联机打了一把红警,这是当年我高一暑假出去集训每天的颓废项目。有点怀念吧,当时或许想不到下一次联机的机会,竟是我高三的NOIP了。打完之后thx非要说我颓了一天了,必须回复一下。于是vp了一场cf,感觉头有点晕,或许是今天过得实在是事情有点多了吧。然后看到群里pj题出来了,花了点时间秒了一下,怎么感觉比今天的提高组难啊,虽然T4我只会树哈希乱搞。

晚上也有些学弟啊,认识的人什么的说自己没发挥好,或者发挥一般什么的。毕竟是考试,几家欢喜几家愁吧。去年的我自然是愁的那群人之一了。看着他们,我意识到我其实本不该出现在这里,在OI的世界里或许我是一个早就该在去年消失的死人了。而他们才是这个时代,他们才是真正的现役选手。我没能完成的事情,我没能实现的梦想,正是他们即将走向的未来。百感交集,我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能跟他们聊点别的,分散一下注意力。想说的很多,但是想到最后只能回两个字:加油。

恍惚间又看到了去年的自己,看到了去年的yql安慰自己。不禁有点想笑,原来我也站到了他的位置上。或许我和他的想法一样,只是单纯的希望下一届都能走得更远些吧。

单曲循环白羽的子守歌,睡了。

Day2:

早上和昨日没有不同,倒是教练知道路了,所以去的稍微快了点。

去的早,和kry闲聊了一会儿。学弟说你去年既然是被他抱了一下奶死的,那你今年见到他就锤他,应该就能毒回去了。

kry:什么玩意儿?你们淮阴中学都这么给吗?

然后毕竟是剧毒的kls,捶了他我今天还是挂了。

开场看了眼题目有点害怕,果然不是昨天的难度了。

T1树的分几下子写完了,开始想环套树。然后大概感觉把树的那个 O(n)的做法改改就能日那个环了。

看了眼T2,感觉奇奇怪怪的,先扔了。

看了眼T3,怎么是个动态dp啊……?我了解这个东西的存在还是在我退役之后了。更别提写了。

于是开始写T1的O(n)。莫名其妙写挂了很多很多地方,也开始逐渐的着急起来。

下一次看表的时候是 11:30 了,吓出一身冷汗。此刻我只有60分,那个环我依旧没有写完。

虽然想了无数次不要慌,但是还是慌了神。

冲上去几下子打完了T3的暴力重新dp,没仔细看但是发现过了大样例,不管了赶紧再去骗分。

T2试图推做法。是个状压dp?可是……心烦意乱的我跟高二时候一样,完全无法正常思考。

无奈,委屈,难受,着急……

交了T2的表,考试结束,NOIP2018,结束。

我……

我的T1……

Day1已经是劣势了,毕竟没AK,T2又白白丢了这么多分,写的分又生死未卜……

不知道我是怎么走出考场的,只记得心里一片灰暗,也不晓得该做什么了。

呵呵,一年过去了,我和去年一样,毫无长进呢。

知道自己彻底完蛋的人或许并不会真的显得很悲伤,因为那些人哭完之后还会接着活着,还会继续做他们的事情。

后来一直到上车,我除了话少说了点,跟平时大概也没啥区别吧。

碰到了sqr,聊了两句她发现不对:“你不会考挂了吧?”“是啊。”“……不管怎么样你别想了,下面就是安心文化课了。”“……嗯。”

去吃了个饭,依旧没说什么话。

突然收到QQ,sqr发了几个加油什么的表情包,大概是确实放心不下我吧。

拍了集体照,上了车,睡觉。

中途醒了,发了个动态,车外的南京,阴雨绵绵,似乎就是我的未来,迷茫。

下了车,不想和任何人打招呼,找了个车回家了。

心情这种东西只有存在了,才会说心情好心情差,我那个时刻,大概是没有心情了。

反正毫无心情,打开了Rewrite开始疯狂赶剧情,夜里终于打完了Terra。

Rewrite大概的确是很不错的作品,结局很残酷,很凄凉,但却通向了未来。

我的OI结局大概也的确是很残酷,很凄凉,但是我的未来?

是啊,我的未来大概还是有可能性的,只要我没放弃,只要我还有着一点点的执念。

我觉得我能去上学了,睡觉。

【After Story】

一去上学就是月考,是普通班所以歧视,也不给我请假,我也懒得去请。

回了班级不想和别人说什么话,也没啥人关心我,当然能称得上朋友的人还是有的。

复习了一下,语文莫名其妙考进了班级前几,苟在了班级20.

数学老师不可思议的看着我的卷子,这些你居然还会做。

月考的时候无聊,造了一个题,可能我是没时间写了,还好有司他们。

发了选手代码,thx跑来告诉我我有1=了。

难以置信,跟他去了机房随便测了测,一题都没挂,还行。

继续去上文化课了,不再去想NOIP了。

过了几个星期,分出来了。江苏的1=线如此低,挂了一天题居然还有。

这个时候,开始有人想起我了。

班主任和万校长很高兴,我也得到了一个略显屈辱的荣誉:“江苏省淮阴中学2019届普通班唯一一个竞赛1=”

我的OI故事,到这里,终于结束了。

不圆满,有遗憾,还算一个能看的过去的结局。

posted @ 2018-11-09 20:49  zcysky  阅读(1672)  评论(2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