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防治软件项目中的“大跃进”思维

注:本文仅为转载,原文被墙,向作者致谢!原文传送门:http://iaaslee.blogspot.com/2015/11/blog-post_19.html

 

如何防治软件项目中的“大跃进”思维

软件开发的相关从业者可能经常会遇到这样的情况,老板总是灵感闪现或以客户的需求的名义,告知三个月必须完成某个项目。然后大家开始加班加点的干。当然最后的结果是三个月之后天没有塌,老板又开始要求其它的事情了。如此反复。直到老板将钱烧完。企业倒闭。


“大跃进”是一个历史名词,是指1958年到1960年中国的政治运动的一个总称,具体表现就是完成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要向共产主义进军,钢铁产量要赶超英美,人民公社成立,天天放卫星,各种奇葩事件层出不穷。详情请FQgoogle“大跃进”。

       这里意指项目干系人不是根据实际情况出发,不作科学的分析,而重点强调目标,以密集的劳动表现为考察人的一切标准,以意志力可以战胜一切为信条,不切实际的提出在某个时间段内完成某件重要的软件工程项目。

事实上我们在实际的工作当中,这样的事情是经常遇到的。笔者对于去年经历过的事情到现在想起来仍然心有余悸。过程是这样的,大约在去年十月初的长假结束后,公司就像大多数国内的OpenStack厂商一样要从原来的解决方案提供商转型作公有云平台,而我作为开发的负责人只是在这之前的三个月领到一个任务:建立基于OpenStack的研发团队,团队里也就6个人不到,当时老板拍桌子要求,11月中旬完成上线,必须使用基于OpenStack作为平台。嗯,然后我就懵了,这怎么可能完成?我当时想的是整个的开发到实施的流程,选型、测试、开发、发布、实施、调试的一系列过程,人员的招聘、团队的建设、架构的设计、团队成员学习/适应的曲线等等,而这一系列的评估本身也要花一些时间的,然后,决策在当时不到半小时的会议就决定了-放弃目前团队的开发,直接购买红帽的现成产品。故事就讲到这里,后面的结果阅读笔者的博客的都明白,这样的决策是戏弄人也罢侮辱人也罢都成为我个人的经历一部分,感谢这样的机会让我成长!

当然,类似的事情经历的不止一次两次了,尤其是遇到实际项目的时候。那么我就我个人的经历,以及对于周边的观察,同时通过读书和网络学习到的,对于遇到类似的事情如何防范,这也是本文的目的。

但是,话说回来,作为工程师或者项目主管、架构师、技术总监的身份,或者是常见的企业架构的树状结构的非根的部分,能够做到有效防治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多数时候最终的决策不是你,但是,事情往往并非那么的绝对,前提是老板能够做到就事论事,不是过于的武断专行,下面的内容还可以继续。如果事实的情况就是“老子天下第一”,那么对不起,你有两个选择,0、乖乖听话,做一个听从指令的机器人。1、换个老板,或者自己做老板。

请做到以下几点:
  • 科学的提供论据
  • 有效的沟通
  • 文化的影响和转变

下面是上述三点的细节讨论:

绝大多数的现代企业,老板都是受过高等教育,有理想、有才华的人,即使不是,也会找一个职业经理人作为企业的决策者,所以,即使深受压力,一般也能理性的接受有理有据的原因。而我们要做的就是提供科学的证据,不妨学习亚马逊的贝佐斯的论文方式。要提供下面的内容:
  1. 达成共识的目标(或者是老板一厢情愿的);
  2. 目标的细节描述,诸如用户群体、产品功能列表、SLA级别等等;
  3. 目前的资源,包括工程师、机房、网络;
  4. 就目前的状况,要做到1的目标,工作强度X1.5,需要多长的时间;
  5. 工程师数量翻2番的情况,要做到1中的目标,工作强度X1.5,需要多长的时间;
  6. 工程师之间的沟通、协调、适应,会延长项目的周期;
  7. 就目前的技术力量/储备,要完成1中的目标需要那些挑战/学习;
  8. 招聘的难度。

如果非的从上述8条中选择一个最为重要的题目的话,1是最为重要的了。这可能是中和了决策者的愿景、市场分析、直觉、对于团队的信心等各方面所提出来的。如果是头脑发热、拍脑袋临时起意的话,不在讨论范围之内。

沟通,这是最难的事情,人类如果没有沟通的问题,那就真的能够造出巴比塔,世界再无争端。童年背景、学历、文化观念、知识、脾气、情绪的控制、心肠、头脑等等都是沟通的障碍。但是难不等于不可能,首先自己要做到:
  • 控制任何的负能量情绪,如激动、焦虑、猜测、失望。不妨深呼吸几下;
  • 尽量的用常识去解释事情;
  • 用到专业术语要极力的去解释;
  • 要积极的态度去面对问题,即使是说“不可能”这三个字,前面一定要加上定语“在目前的资源情况和日期限制的情况下”或者直接说“非常困难”。
  • 要明白一个道理:信任和尊重是无法要求别人的,只能自己去做,然后别人觉得是否信任你或尊重你。


国内的一些公司在管理上还停留在工业时代,毕竟中国改革开放才30多年,多数是从自上而下、流程化的“丰田模式”“彼得德鲁克语录”等等出发的,再加上“大集体”“文革”“工人阶级”“国有企业”等余毒,当然,还有”儒家传统“”家族管理“等中国传统的意识形态。管理基本是一片狼籍,文化上甚至羡慕华为等”狼文化“军事体制,所以如果你自己已经进入了当代,即知识经济时代的话,仰慕硅谷文化,期盼扁平化,寻找授权,接受自己愿意的挑战,那么就得试图去影响它、改造它,因为你要的结果是成就自我。
请尝试去做到下面几点:
  • 分享你看到的故事
  • 为大家多推荐书,如《硅谷百年史》《重新定义公司》《重来》《黑客与画家》等等
  • 自己要充分的做到授权。
  • 做到让最了解那个领域的人做决策(技术、架构、流程等)
  • 以开放的姿态对待一切人和事。
  • 如果有招聘决策权的话,尽量找些能和自己想法相近的人。

     当然,本文的内容,是过去笔者自己对于工作中的一个回顾和反思,我自己也没有做的很好,最后以失败告终,告别自己亲手打造的团队;告别自己热爱的所开发的产品。一切正如年初写的博客:我为什么停下来,在此寄希望于后来者。也希望自己在以后的事业中能遇到能够做到上述几点的优秀而卓越的人!
posted @ 2015-12-11 15:21 牛皮糖NewPtone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