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绛如火”,记得是《临证指南医案》中的一句话,刚查原文是“舌络被薰,则绛赤如火”。叶天士先生的文笔很传神,如火两字将红绛舌的特征写活了!此案用的是黄连阿胶汤去黄芩,加生地、天冬。后来,我遇到好几例舌红绛的患者,患病各不同,有先兆流产,有崩漏,有患干燥综合症,有血小板减少,有心律失常,有糖尿病,还有抑郁症、焦虑症、老年性痴呆等。病虽不同,但都有共同的舌象,同时,还有心烦悸、失眠、舌痛等证。用黄连阿胶汤,或加生地,或用原方,均有效果。最明显的是睡眠改善,心悸减轻,有的出血也得到控制。

     有人说,经方真灵活,异病同治。其实,在经方家看来,有是证用是方的原则很死,也是对病用药。这是一种病,叫黄连阿胶汤证,或叫黄连阿胶汤病。这个病的临床表现特征,一是心中烦,或悸,或闷,或不得卧;二是出血或出血倾向;三是腹痛,或心下痞;四是舌红或红绛。但是,经典的表述比较简单,仅仅是“心中烦,不得卧”而已,其余的黄连阿胶汤证是靠后世的临床经验加以补充和完善。

      比如,舌红绛的特征,就在叶天士的医案中。红绛以外,还有光剥苔,曹仁伯医案中有记载,他以黄连阿胶汤去黄芩加大生地治疗阴虚苔剥。黄连阿胶汤止血,可见《张氏医通》的“治热阴血便红”,《医宗必读》的“治毒下利脓血,少阴烦躁不得卧”,《类聚方广义》载“治诸失血,心悸身热,腹痛微利,身体困惫,面无血色或面热潮红”等。

     此外,日本的汉方家还认为黄连阿胶汤证当有皮肤干燥脱屑等。如大塚敬节的《汉方诊疗三十年》载“妇女颜面患皮肤病,此方有良效。约30年前,余妻子为顽固皮肤病而苦恼。其疹稍园,两颊中心向外扩展,瘙痒,略赤而干燥,可见小落屑。受强风吹或日光晒,色更赤,瘙痒加剧。投与大柴胡加石膏、大黄牡丹皮汤加苡薏仁桂枝茯苓丸、黄连解毒丸等,治疗百余日均不愈反而病情恶化。因此,经仔细考虑,阿胶、芍药润皮肤之干燥,黄连、黄芩解赤热,故与黄连阿胶汤。用一服赤色消退,一周后痒止,约一个月痊愈。发疹主要见于颜面,隆起低而不甚显著,以指抚摸,稍稍粗糙。略带赤色而干燥,很少作痒。以有米糠状落屑,受风吹或日晒即恶化为目标,其后治愈数例妇女皮肤病”。

    前人说,学《伤寒论》,不能死于条下。学经方,也是一样,不能拘泥于条文。张仲景的东西,是真实的,但是不全的,许多原文是不完全表述的文字。我们必须补充它、发展它、完善它,才能真正地理解它,才能灵活地运用它。黄连阿胶汤证是这样,其他的经方也是这样。所以,学经方,光读张仲景原著是不够的,还要读后世各家的书,勤求古训,博采众方,就是我们的态度。
posted on 2015-02-07 11:29  湖东  阅读(552)  评论(0编辑  收藏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