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盛堂

不须夸空谷幽兰,不必说碧水清莲,只愿静如青山,动如波澜

导航

统计

附子配大黄的运用

罗止园:“中医治疝之药,率用川楝子、小茴香、青木香、橘核、荔枝核、山楂核、炒玄胡等,轻证疝气自当有效。甚则用附子,其效卓着。然以余之经验,最效之方,则为附子与大黄合剂。此种用药,系大寒大热同时并用,纵有古方,未免骇然。然余实已经过数十年之临床经验,以附子、大黄,加入普通治疝气之药中迅收特效”。
苏-虎锅(498503636) 2014-8-17 7:46:57
附子大黄对于肾衰尿毒症的独特功效更值得重视。

如蒲辅周先生治肾功能衰竭阳气虚衰者, 每用附子配大黄温阳泄浊,以降低血中尿素氮及肌酐、改善肾功能(《蒲辅周医疗经验集》)。
近年来以附子大黄为主治肾衰尿毒症的报道屡见于报刊,
如刘锐的附子大黄汤(制附子15克先煎,生大黄18克,益母草30克,炙黄芪45克,芒硝粉10克冲服),可温补脾肾、通脏降浊、利尿泻毒,主治脾肾阳衰、水停毒盛的尿毒症;
再如附子先煎、桂枝、大黄各10--15g、黄芪20--40g、桑白皮15--20g,水煎服每日1剂,同时用附子15g、大黄30g、牡蛎、蒲公英各60g,浓煎200--400ml作保留灌肠,每日1次。治疗25例,显效14例,好转6例,无效3例,死亡2例(《陕西中医》1986.12);
大黄、附子各18g、牡蛎36g水煎灌肠,配合一般治疗,观察34例,除4例死亡外,余皆缓解出院(《内蒙古中医药》);
大黄20g、黄芩、生牡蛎各50g、炙附子15g,水煎,每日睡前滴肛150ml,病情重者可每日灌注2--3次,治疗19例,显效6例,好转7例,无效3例,死亡3例(《上海中医药杂志》);
熟附块20g,炒白术、姜半夏、茯苓、黄芪各30g,水煎服。另吞服清宁丸,配合灌肠,治疗15例,症状完全消除者6例,症状显着改善者8例,死亡1例(《浙江中医杂志》);
熟附片、生大黄各10g,炒槐花、生牡蛎各 30g,浓煎成100--150ml保留灌肠,治疗30例,能改善症状,延长存活时间(《浙江中医杂志》)。
苏-虎锅(498503636) 2014-8-17 7:49:21
《圣济总录》之中和散取二药等份(附子一两,一半生一半炒;大黄一两,一半生一半炒,上二味,同碾为散,每服二钱匕,温米饮调下,临卧服)治产后大便难,是因为产后宜温而便难当下,但热之太过而伤津、寒之太过而伤阳,如此则寒、热均不为过,相反相成,共成温下之剂。可见二者比例很有讲究,学者于此处务必留意,时刻勿忘景岳之告诫:“用之多寡,酌人实虚;假实误用,与鸩相类”。
同样是大黄附子汤,范文虎先生却重黄轻附治疗客寒包火之乳蛾(急性扁桃体炎),药用:生大黄9、淡附子3、细辛0.9、玄明粉9、姜半夏9、生甘草3。范氏自云此病乃本热而标寒,故用大黄苦寒消其热,附子辛热善走散其寒,凡乳蛾之舌苔白、质微红、及有其他寒包火之征象者,常可一服而热解肿痛消。笔者非常推崇此方,临床常用于急性扁桃体炎、急性咽喉炎等,但并不拘泥于是否有寒,而恒用附子,取用寒不远热、火郁发之之意,疗效极佳。也曾用于数例胸腔积液患者,服后剧烈腹泻而不腹痛,此虽赖于大黄芒硝速消其水,但若无附子护中,恐正随邪同去,患者难以承受。
此方组合配伍甚好
苏-虎锅(498503636)  11:31:54
贺本绪先生曾治一例外感后高热者,纳呆呃逆,大便4日未通,脉沉细有力,舌绛苔灰厚腻。贺氏分析认为:脉沉细为里虚,有力为积;舌绛为热,苔灰厚腻为胃气虚建运失职、热毒积聚相并之象。病已入里非下不可,但胃气已虚,胃虚而攻下,则虚实均需兼顾。拟扶阳以保胃气,通润以降积聚,处大柴胡汤合承气汤,用小量大黄,加少量附子并伍当归。1剂便通,次日热退。
此案虚实寒热并存,大量附子恐助热毒,大量大黄恐伤胃虚,故附子大黄均取小量。贺氏舌、脉病机分析的丝丝入扣,用药剂量恰到好处,为虚实寒热并存证的治疗提供了典范。
实际上这种方法是源于《千金方》的,《千金方》中含有大量脏腑错杂症候群的复合治疗方法,并非单纯的补、泻、温、凉等,姜春华、朱良春、张伯臾等先生都从中获益匪浅,如张伯臾就指出,千金方表里寒热补泻升降通涩等药常融冶于一方,可谓用心良苦,奥理蕴在其中。

posted on 2014-08-18 08:18 湖东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