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游唐婉赵士程三个人之间的虐恋情深

“满城春色宫墙柳,锦书难托愁更愁。”


出场的顺序有多重要?赵士程终究输给了青梅竹马的陆游。

出镜:东瓜嘀嘀 
妆造:帝企鹅不是鹅 

BGM:《沈园外》——阿YueYue/戾格/小田音乐社
词:於世同君
曲:爱写歌的小田

汉服:
春时晚原创汉服(唐齐胸)
上遥居汉服(明制)

记01


  陆游这一生真的是惨。

  遭陆母专横毁掉爱情,苦苦哀求,跪地求饶让母亲收回成命,全然无用,无奈之下将唐琬偷偷安置外在的房子,只能偷偷与之想见,最终还是被发现,陆母以死相逼,心生绝望的他只能写下休书,以孝为天的封建社会,他努力过,抗争过,可惜并没有用。

  唐琬的父亲,得知女儿被休,气愤至极。一是气陆母的专横独行,二是两家亲戚却如此不顾情面。唐琬被休后几个月,就将她许配早已暗恋已久的赵士程,父母之命,唐琬同样不能抗拒,也抗拒不了,只好应允。

  陆游得知唐琬许配了别人,所嫁之人又是好友,品行德行也很好的赵士程,心中那希望复合的心,也彻底死了。

  一心苦读将心思扑在科举以及自己的抱负上,可惜,同年参加科举的还有秦桧的孙子,遭秦桧嫉妒,落榜。

  几年努力化为泡影,心情失落的陆游,回到故乡,到沈园散心。

记02

  可能是命运使然,也是天意弄人,在沈园偶遇唐琬与赵士程,面对那个人曾经深爱,每天亲密无间的人,陆游愣愣站在原地,看着亭子两个人煮茶谈话的样子,昔日画面,一直在脑海浮现,心酸万千,欲转身离开,却被赵士程发现,三人相见,赵士程也对唐琬爱之入骨,可是他知道,唐琬这么多年不爱笑与愁苦都是在陆游身上,所以假借有公务在身,托陆游照看唐琬,自己抽身离开,给他(她)们两个人相处的时间。

​ 赵士程走后,唐琬叫丫鬟端上黄藤酒,亲自给陆游倒酒,陆游端着酒杯,心中万千滋味,一杯又一杯,有些醉了,唐琬看着那个自己深爱的男人,如此愁苦,想要出声安慰,却还是没有开口,心中心疼心酸万分也不能说,只是和他坐了一会等到赵士程回来,和他一起走了。

  陆游已经醉了,在唐琬走后,他再也忍不住那些年的思念,母亲的专横独行拆散,物是人非怅然,科举被害,抱负受阻的失落,纷纷涌上心头,脑子的理性被感性占据,酒精的作用更把心中愁苦悲愤放大万分,在墙壁上提下《钗头凤·红酥手》未署名,然后失魂落魄的离开。

《钗头凤·红酥手》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邑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记03

  第二年,秦桧逝世,陆游被翻案,离开家乡赴任。

  唐琬再次重游沈园,看到墙壁上的《钗头凤·红酥手》,虽然未署名,但陆游的字迹她一直记在心间,又怎能忘记,一遍又一遍念着墙壁上的词,一次又一次重击她的心里,回到王府的她,整天想着那首词,这些年被她压抑的思念,愁苦,哀怨,通通释放出来,也附和陆游作了一首《钗头凤·世情薄》。

《钗头凤·世情薄》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同年秋天,唐琬病逝,赵士程心如刀绞,悲痛万分,原本自己的大度与疼爱,让唐琬和陆游独处,能让唐琬这些年的愁苦得到疏解,毕竟唐琬嫁给他的这几年,脸上忧郁和悲苦他都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知道他终究还是代替不了他,只要她开心,他什么都愿意,却不料这大度却害死了她。

  唐琬死后,赵士程整日看着看着昔日唐琬的书画,心伤不已,亲人看不下去了,劝他再娶,他说生前未纳妾,死后不复娶,朋友们调笑他为千古伤心赵士程。

  唐琬死后13年,一天,赵士程似乎看开了,请求上战场抗金,战死沙场。

记04

  再来回顾陆游,活了85岁,子孙满堂,看似圆满,一生不得志,爱情被棒打鸳鸯,唐琬又因自己酒后的词,所死,自己最爱的人却死在自己的手上,心中绝望自责又无法挽回,一生为国,却始终无法施展抱负,年老时,回到故乡,定居在沈园附近,几次重游沈园,临死前一年,走不动了,还执意要去沈园,死的人已经死去,活着的人仍在受着煎熬。

  哪怕在他死后,他的遗愿也没有如愿,山河破碎,大宋灭亡,子孙跳海死尽,一切成空,后来明朝建立,也算王师北定,却无人在他墓前告诉他,祖国回到了汉人手中。

今言

  关于陆游,唐琬,赵士程,都让人意难平,很多人同情赵士程,因为他温柔,专一,且不顾一切,认为陆游懦弱无刚是个妈宝男,配不上唐琬,比不上赵士程。

  其实从现代的角度去看待历史是不对的,宋朝重文轻武,以孝道为重,陆游哀求过,抗争过,却比不过母亲以死相逼,比不过这以孝道为天的封建社会。他如果不按照母亲的意愿,是会断了仕途,被千人所指,万人所骂,如果那个陆母真死了,他和唐琬也会受牵连,天下之大再无容身的地方,他别无选择。

  赵士程之所以能八抬大轿的去娶一个二婚的唐琬而无所畏惧,一是因为他的确很喜欢唐琬,很早就暗恋唐琬,二是因为他是皇亲国戚,无人敢说什么,就算他的亲人有所不快,他也不会在乎,因为他有这个资本。

  很多人说陆游不该写词,应该藏在心里,可是感情这种事,是难以自禁的。

  陆游写词,导致唐琬郁郁而终,这是偶然,也是必然。可能也是天意注定陆游一生凄惨,让他喝了酒,唐琬给的酒,昏了头,写下钗头凤,让他在失意的时候遇见自己曾经深爱却又被迫分离的唐婉。

  我们很难对世间诸多苦难,真正感同身受。所以当苦难临头,具体落在一个人的身上,谁都会措手不及。

  人都会最脆弱的时候,想起自己最重要的人,回忆过去,再加上喝了酒,理性失守,感性让人更加伤感,在唐琬走后,写下钗头凤。

  爱这件事上是非对错不好理清,有人说如果,陆游不写那首词,唐琬就不会死,赵士程也不会战死沙场。

  那如果没有陆母的专横独行,封建迷信的八字不合,克夫克母的说法,陆游和唐琬也会一直恩爱,赵士程也只能当个暗恋不得的人罢了,哪里还能和唐琬生活在一起,当然也不会有这种千古虐恋。

  将一切的错推给陆游,这是不对的,从小青梅竹马,成婚后更是亲密无间,情深意切,却要经历母亲以死相逼,休掉深爱之人的无妄之灾,他有什么错,他只是想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要说错的话,只能怪他那天遇见唐琬,怪他喝了酒,怪他有个棒打鸳鸯独横专行的母亲,怪他生在了这个以孝为枷锁的封建时代。

  而赵士程,无疑则更适合现代女性的择偶标准,大度,温柔,专一,为了爱的人无所畏惧,又是皇亲国戚,种种光环集于一身,但是结局不好,所以有不少偏于感性的女孩讨厌陆游,甚至说唐琬不识好歹,爱屋及乌,虽然偏激,但可以理解,赵士程什么都好,只是晚了一步,输给了早早出现在唐琬生命中的陆游。

  人生的出场顺序真的很重要,如果他没有遇见唐琬,他的人生又会是另一番景象,但不爱唐琬的赵士程,还是赵士程嘛?而且人生没有如果,所以赵士程一直是这段故事里最受偏于感性的女孩子喜爱,是她们心头的白月光。

  至于唐琬,她是幸运的,女孩一生有一个爱她入骨的男孩,就很幸福了,她有两个。

  她也是不幸的,有个封建社会的恶毒婆婆,生在女子话语权不多的时代。

  本以为能厮守终生却要被棒打鸳鸯。

  从头到尾她都没做错什么,却成了受害者。

  他(她)们的故事可比梁山伯与祝英台的虐多了,而且是真实的,梁祝还有化蝶的美好结局呢,梁祝也不是真实的,是杜撰的,后人评价却比钗头凤好多了。

  陆游被骂渣男,妈宝。

  唐琬被骂不知好歹,三心二意,绿茶。

  赵士程被说老舔狗了,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只有情字最杀人了,有缘无份空思想,有份无缘暗凄凉。

posted @ 2022-03-08 19:43  YJLAugus  阅读(672)  评论(2编辑  收藏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