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古风

扶桑画师浅溪,居泰安,喜绘鲤。院前一方荷塘,锦鲤游曳,溪常与嬉戏。

溪始觉如梦,奔塘边,但见池水干涸,莲叶皆枯,塘中鲤亦不知所踪。

自始至终,未辨眉目,只记襟上层迭莲华,其色魅惑,似血着泪。

后有青岩居士闻之,叹曰:魑祟动情,必作灰飞。犹蛾之投火耳,非愚,乃命数也。

我愿记忆静止在枯瘦指尖

随黄花褪色

真爱散落

静静地静静搁浅

蝉声陪伴着行云流浪

回忆的远方

其实我看不太懂戏文里咿咿呀呀悲欣交集,但那伴着盘铃乐翩翩起舞的木偶美得触目惊心,纵然知道只是丝线牵出的举手投足,也活了似的叫人忍不住想挽手相搀

然后那一幕,我此生难忘,火光舔过木偶一身绮丽舞袖歌衫,燎着了椴木雕琢的细巧骨骼,烧出哔哔啵啵响动。那一瞬间它忽地动了,一骨碌翻身而起,活人似的悠悠下拜,又端然又妩媚地对着老爷子作了个揖。它扬起含泪的脸儿,突然笑了笑,咔一声碎入炭灰。

那晚的火燃得格外久也格外暖,分明没太多柴火,一堆火却直到天光放亮才渐渐冷下去。拼尽全力地,暖了那么一次。暖了那么一次,孤单了一辈子。到如今我还记得老爷子放声大哭的模样,嚎啕得就像当年被爹娘拦着阻着不准去看牵丝傀儡戏的那个孩子

假如你舍一滴泪
假如老去我能陪
烟波里成灰 也去的完美

你枯我不曾萎 你倦我也不敢累

用什么暖你一千岁

茔茔蔓草,岁岁不老;风雨如晦,死生为谁。

不老梦不过是人间殊途

不知不觉已然下泪

从没有

至死不渝的一场梦

祝你

不会像歌里一样

伤心的度过剩下的时光

祝你幸福~

搬运自洛谷 @捻红尘似水,已获得授权

posted @ 2019-03-25 15:31  一扶苏一  阅读(530)  评论(2编辑  收藏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