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人在美国-从服务行业的情况初窥软件产业

IT人在美国-从服务行业的情况初窥软件产业

相关在很多的中国IT朋友们的心里,都是很向往去技术大国美国。就好比,很多高考的学习都梦想有一天可以踏入中国的最高学府:清华北大;也好比很多搞微软技术的朋友很想进入微软公司,和一群传说中的天才一起共事。

 

2013新年刚刚过完,我们就开始准备赴美,经过一个多月的审核,面签等等一系列的事情之后,总算是登上了飞往美国的飞机。首先就是13个小时的飞行,到达美国底特律,然后再次转机到达目标城市。

达到美国之后,很坦白的说,没有什么兴奋和紧张,因为平时在公司里面就是常常和老外通过电话会议进行沟通,但是最大的感受就是:我们成为了切切实实的“外国人”。放眼看去,周围都是外国人。

美国是个多民族,多种族的国家。在下机进入检查的时候,从排队的人群中可以看到很多不同国家的人,例如,日本,韩国,中国。那个时候,我就在想:真是美国是个多种族的国家,所以不同的思想在碰撞,也是的美国人的思想更加的Open;不同的地区和人群在一起,也导致了不同的基因开始组合,一路上我看了2个中美混血宝宝,特别的漂亮。

 

 

进入美国境内,一切都很顺利。凡事只要不懂的,看到有工作人员或者警察我们就去问。虽然有着语言的隔阂,但是沟通起来,用蹩脚的英语还可以应付。
扯了这么的,还是说说我今天的主题,服务行业。

下机之后,我们几个人已经饿的不行了,虽然在飞机上面有吃又喝的,但是吃的就是不习惯。我们常常开玩笑的说:幸好我们在国内吃习惯了麦丹劳和肯德基,否则,在美国不知道吃啥了。一是因为money问题,另外就是口味的问题。


到了酒店,一切就绪之后,酒店告诉我们,他们没有晚饭吃,他给我们另外一个餐馆的地址。很显然,那中国的工资,消费美元的食物,我们还是很心疼的。几个人就点了一个大的披萨,凑合一下,而且在美国还要给服务员小费,所以,一餐加起来,折合人民币也是30多元(大家不要惊讶,武汉的工资美元北上广那么多,把北上广的工资在武汉打个对折,然后在折一下,武汉基本工资是3000,其余的就不说了)。


几个人囧囧的吃完之后,我们把钱算了又算,每个人都平摊。在给钱给服务员的时候,他们没有收信用卡,也没用收钱,只是给我们一张纸,让我们写住的酒店的名字和房间号码,然后写给多少小费。因为我们在住酒店的时候在check in的时候,是付了定金的。餐馆人员会去找酒店结算。


出来之后,我们很开心:感觉像是没有付钱,虽然还是要付钱的(这在中国很少这样的)。朋友说:要是在中国,如果这样搞,估计他们餐馆就亏死了,因为我吃完之后,可以随便写个地址,然后就闪,感觉在这里,诚信就是一种潜在的约束力。
 
而且,他们的很多不同的街区的餐馆和酒店之间的互利也是体现的特别明显,不是一家吃独食,而是大家各自的把自己的该吃的吃饱,该做的做好,没有想独大,独全。


大家很感慨这边的服务行业,做的真的挺好。这里不是鼓吹“外国的月亮圆”,切切实实是一个刚刚达到美国的人的想法。就从我们进入美国,一直到入住酒店来看,美国这边的服务行业,做得我们很满意(我不知道其他人是什么想法,但是我们公司上百号人的说法,大家都是同意这一点的)。例如,我们下了飞机之后,每隔几米,在每隔转弯的地方,就有工作人员告诉我们怎么走,去办理什么手续。除了机场,我们让酒店派车来接我们,虽然那边的服务人员唧唧歪歪不知道说了什么,但是我们自己说了我们的意图和所在的地方,最后我只听懂他们会尽快的来接我们。5分钟不到,就到了,这个速度,真的让我们很惊讶。进入酒店,从里面的各种设施和摆放东西的位置和设计,都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这一点。


在国内出差也算是家常便饭了,各个酒店和旅馆都有住过,最大的感受就是两国的酒店的接待员的态度很不一样,在中国的时候,感受总是想是别人欠他们钱是的,回答问题的时候总是急急忙忙,或者不耐烦;在这边,我们一大批人用蹩脚的英语问的时候,服务员回答的态度让我们感觉挺爽。有的时候,一个人的态度好,但是你感觉不到他们的那种气场,你可能会感觉到这是假惺惺,装出来的。在这边的时候,我们感觉到的是一种服务的气场,有种上帝的感觉。如果他们真的也是“装”的,那演技算是牛X的了。我们开始还不习惯给小费,或者就感觉,小费就是对服务员的肯定,给了他们,他们也感觉挺爽,干的也带劲,你也被服务的好,良性循环。
 
这让我们不禁的把这边的情况和他们的其他服务,如软件服务联想起来。很多的事情就是这样的:你看到某个人的一方面,你会把他的其他方面也联系在一起,会用一种“迁移”和“同理可证”的思想去看待。例如,最简单的就是,如果你认为某个人的字写的很工整,很漂亮,那么你可能会想到这人的性格可能是很正的。也是为什么很多的好的推销员会先把自己“推销”出气,让客户在心里先对这个人认可,之后,这个人推销什么产品都好容易成功。


在国内,我们该很多的软件的时候,很多的时候就是采用的一种“应付与暴利”的心里在做。例如,没有想过把东西做的多好,只要做出来炫,客户看起来还满意,就行了,因为就算做的再好,里面搞的设计和架构在好,客户看不到,一切都是零,而且把东西搞完之后,狠狠的赚他一笔,本来要5万搞定的,可以开到500百万,因为客户会常常会拖款,耍赖皮,所以,很多时候,搞一笔就是一笔,你赖我,我就敲死你。在客户和软件公司之间,大家就是一种没有底线的博弈,就比谁比谁流氓和无赖。很多的软件公司有专门的追款部分和人员。
之前我在北京几个朋友说,国内的软件缺乏自主研发,很多的知名的大的国内软件公司都是贴牌和代理,这就是他们常常吹嘘的“自主研发”。
 
 
很多的时候,我们确实太急了,影响了整个行业的生态,我们不是靠大家互惠互利来发展。也就是说,整个圈子没有把更多的钱从外面引入,而是把现有的钱不断的抢夺。例如,假设,我们IT圈子今年有1000元的钱从外面的客户公司流入,那么我们就10加软件公司,大家现在想的更多的就是:如何把流入的1000元尽可能的多抢,而很少的想:如何从客户那边引入更多的钱,让每个人软件公司去份那些更多的钱。

今天就到这里,不早了!下次再说。

 

posted @ 2013-03-21 11:07  小洋(燕洋天)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