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那个裸辞的程序员,后来怎么样了?

  本文转载自100offer公众号(ID:im100offer)。100offer是一个帮助高端人才找工作的平台,长期关注互联网行业动态与职业发展。如有侵权,请联系我,我会第一时间删除掉。谢谢!

  「2019 年敢于裸辞的人,不是真勇士就是愣头青。」

   这是 2019 年初,某位读者在 100offer 后台的留言。彼时「互联网寒冬」的说法叫嚣尘上,所有互联网人的唯一念头就是紧抱手中的饭碗,不管这个饭碗多么地「扎手」或「扎心」。

   在这样的舆论环境下,2019 年的裸辞比例理所应当大比例下滑。但是实际情况果真如此吗?

   根据前程无忧「2019 年第一季度求职者跳槽意愿度调查」结果显示,有 64.3% 的受访者在最近一次跳槽时选择了「裸辞」,选择「骑驴找马」的人占 35.7%。和上个季度相比,选择「裸辞」的比例增加了 10%。

   尽管已经提前感受到就业市场的压力,但是大部分有裸辞想法的人还是义无反顾地迈出了最后一步。或许真的像网友说的那样:「只有想裸的心情,哪管裸辞后的天气」。

 

  「只要别让我再看见那个傻逼上司,别说裸辞,就是让我倒贴钱给公司,我都愿意。」尽管已经裸辞两周,但是一提到上家公司的直属领导,冷言还是气愤不已。

   有着名校光环加持的冷言,自认为前三年的职场之路走得一直很顺畅,直到他跳槽到上家公司,遇到了当时的上司,「噩梦从此开始了」。冷言的上司是个老程序员,见证了互联网最辉煌的十年,大厂小厂都呆过,按理说也是「有两把刷子」。但是这个上司有个最大的毛病:控制欲强。用冷言的话就是:「恨不得把技术部的所有人都牢牢捏在他的手心。」

   网上曾经流传某个公司按照代码行数来计算程序员工时,冷言说这并不是段子,因为他的上司就是这么干的。除了每天统计代码行数,这位上司还喜欢监视每个下属的工作状态。有一次他当众训斥了一位程序员,原因是这个程序员当天一共去茶水间接了 8 次水,上了 6 次厕所,有一次还超过了 20 分钟。

  除了不满上司无处不在的监视,冷言对于上司的「好大喜功」更是厌恶至极。「明明公司原来使用的架构很好,但是他为了彰显自己的能力,非逼着全部门的人加班加点按照他的想法重写了一遍。关键写完之后一堆 BUG 根本就不能用,最后又只能改回去。」

   冷言裸辞的导火索源于他对上司的一个需求提出了质疑。在他看来,这个需求不仅对项目的进度毫无帮助,而且会起到反作用。但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上司就当众喝止了他,还把他训了一顿,说他心浮气躁、自以为是。

   冷言说自己当时胸膛有一股莫名的邪火往外冒,那句憋了半年的「老子不干了」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脱口而出,连他自己也吓了一跳。他曾经无数次在心中咆哮出这句话,但是最终都被理智硬逼了回去。

   「周围的同事都劝我去向上司服个软,但是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冷言说自己并不是一个冲动的人,虽然事后也有过片刻的后悔,但是想到如果留下来以后还不知道受到多少刁难,就打消了回头的念头。

   冷言裸辞后并没有急于找工作,而是痛痛快快地「自我放飞」了一把。他每天只做三件事:吃饭、睡觉和打游戏。「感觉一下子回到了大学时期,每次期末考试完就和室友通宵开黑。自从毕业,感觉除了工作就是工作,再也没有过那样的快乐时光。」冷言略带遗憾地说道。

   谈起之后的打算,冷言也明白眼前的「堕落」只能是暂时的,自己迟早还是要回归职场。只是对于之后工作的选择,他比从前多了几分谨慎与通透。「通过这两周的放空,我也想清楚了很多事。我从前总觉得选择一份工作,只要薪资和内容合适,其他都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经过这次裸辞我才发现自己更渴望那种开放交流的工作氛围。在之后的求职中,我会更多地关注公司的技术氛围和直属领导的管理方式,避免重蹈覆辙。」

 

 

 

  「我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死循环,怎么也跳不出来。」周鸣迄今为止一共有过 5 段工作经历,长则一年短则半个月,毫无例外都是裸辞。

   周鸣将第一次的裸辞归结为年轻冲动,那时候他大学毕业还不满一年。「当时也不知从哪看到一句话,说没有裸辞过的人生是不完整。自己仗着年轻没有负担,觉得那份工作不是自己喜欢的,就很干脆地离职了。」

   裸辞后的周鸣和朋友策划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那时网上正盛传一句「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践行了这句话的周鸣觉得自己的裸辞简直「酷毙」了,周围的同事和朋友也纷纷对他表达了羡慕之情。

   因为初入职场,所以周鸣还不太清楚「求职淡旺季」的说法。等他一圈旅游回来,开始着手投递简历的时候,已经是 7 月份,一年中求职最尴尬的月份。随着投出的简历全都杳无音信,周鸣的自信心也一点点地遭遇瓦解。更糟糕的是,旅游花光了他所有的积蓄,如果不能在一个月内找到工作,他连房租都交不出来。

   本来一心想去大公司的周鸣最终无奈地去了一家规模不到 50 人的初创公司。「没办法,我总得先找到工作养活自己」。周鸣当时想得很简单,自己只是「暂时委身」,等待更好的工作机会。但是俗话说「上马容易下马难」,因为刚进新公司,周鸣不太好意思请假,加上工作又忙,错过了金九银十的招聘季。虽然他一直说服自己不要着急,但是越到后期他越感觉当前工作在各方面都比不上前一份,这种落差让他的心态越来越失衡,再也提不起工作的热情,最终没撑过试用期就又一次裸辞。

   虽然一直陷在「裸辞—匆忙找工作—工作不喜欢—再次裸辞」的怪圈中,但是得益于前两年互联网扩张的风口,周鸣虽然四次裸辞但是都在一个月内找到了工作。

   然而 2019 年周鸣发现自己的第五次裸辞是「一觉踩进了泥坑」,因为他已经待业 3 个月还没找到工作,这在之前是从未有过的。

   「虽然料到今年找工作难,但是没想到这么难,连金三银四都不起作用。」张鸣的手机下载了 6 个招聘软件,每天海投几十封简历。其间他也参加过不少面试,但是每次都被企业以「不符合要求」拒绝。他说有些公司压根就不想招人,只是找求职者去走个过场,营造出公司虚假繁荣的假象。

   张鸣在网络社区上加了好几个类似「裸辞俱乐部」的交流群,群里好多人年前裸辞至今还没找到工作。这让张鸣越发心慌,时常焦虑失眠,整日浑浑噩噩的。「有时候真想狠狠抽自己一个大嘴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作死裸辞。」

   张鸣说下一份工作,他打死也不会再裸辞了。「不过也得先有下一份啊!」他苦笑着说。

 

  在 100offer 之前关于「裸辞」的有奖话题征集中,一位程序员总结了他裸辞后的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刚辞职时,感觉自己挺不错,工资必须 double,公司非一线大厂看不上;

   第二阶段:一个月后,感觉自己也没那么牛,工资平薪就行,公司别差得太离谱; 

   第三阶段:三个月后,赶紧找个下家做着,工资有就好,公司只要有名字就行。

   周而复始,过段时间又开始飘了,接着裸辞找下家。

   裸辞作为跳槽的一种形式,长久以来一直饱受争议。支持者认为既然已经对现任公司死心,为什么还要强留?「骑驴找马」既不能安心于本职工作,也不能全力寻找下一份。倒不如潇洒离开,对自己是解脱,对公司是负责。

   反对者认为裸辞风险太大,既保证不了经济来源也预测不了工作前景。裸辞求职不仅会造成职场生涯的空窗,也不利于下一份工作的薪资谈判。最重要的是,裸辞者容易背负心理上巨大的压力,轻者自我怀疑,重者抑郁寡欢。

   其实,这两种观点都没有错,错的是选择裸辞的人。首先,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任性裸辞。尽管大多数人不愿意承认,但是现实就是如此:能力强、经验多、家境富裕、人脉广的人裸辞压力更小,试错机会更多,退路更广。与之相反,对于能力平平、经验浅薄、家境一般、交际狭窄的人,裸辞很有可能就是亚马逊河流上的那只蝴蝶,扇动几下翅膀就把他们的人生搅得乱七八糟。

   其次,并不是所有人都清楚自己裸辞的真正原因。很多人喜欢用「不要活成自己讨厌的样子」「年轻就需要勇气」「人生很短何必为难自己」等理由来粉饰太平。然而,很多人辞职的真实理由无非是:工作太无聊、和同事领导斗气、项目遇到了困难、不愿意吃苦,甚至有些人根本就是不愿意上班。只是很少有人愿意直视和承认这些,因为连他们自己都会觉得幼稚和不可思议。100offer 平台曾经有一位38岁裸辞的程序员,辞职理由是:寻求更大的挑战和更广阔的职业发展。但是深聊之后她才坦言,自己真实的裸辞理由是:和一位要好的同事因为琐事拌嘴,一气之下选择裸辞,并且非常后悔。

   最后,辞职的最好理由不应该是讨厌现在的工作,而是找到一份更好的工作。裸辞的人中 70% 为冲动辞职,因为讨厌而迫切想要远离当前的环境。但是细想一下,人际关系、工作疲乏、上下级沟通这些问题在哪一份工作中能够避免?也许有人会举例某某公司的氛围多么融洽、某某朋友的工作多么有趣,且不说这些是否属于「幸存者偏差」,谁又能确定他们不是「外表光鲜,内心挣扎」。毕竟从本质上来说,工作就是用自由交换报酬,否则怎么会有人说工作是生活这件衣袍上的虱子?

   所以,裸辞不是不可以,只是在裸辞之前想清楚,你是可以裸辞的人吗?裸辞后你过得一定比现在好吗?裸辞能解决所有问题吗?如果是,恭喜你脱离苦海。如果不是,希望你三思而后行。毕竟裸辞虽然一时爽,但是下一脚可能就是「火葬场」。

 

posted @ 2019-07-13 10:27 零零圈圈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