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必然》中看到了必然么

《必然》是来自凯文凯利的书,我看到的是2016年的第一版中译本,从2019年12月28日开始看,到2020年1月4日看完,耗时一周左右,这也是2020年看完的第一本书,而我的计划是今年要阅读50本书,下一本还是凯文凯利的一本老书,《失控》。

我还记得若干年前,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滴滴和快的合并,中国互联网电商的几大品牌阿里巴巴、京东、当当网、唯品会等都相继在美股或港股上市,这些互联网巨头的崛起一度让我以为,中国互联网经济已经到了饱和期,几乎再也不会出现新的大型平台型公司了。显然,我产生的错觉,恰似从《浪潮之巅》中所看到的那样,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期互联网泡沫破灭的前夜的美国,也同样是这样看似互联网蛋糕都被瓜分完毕,新加入的玩家在巨头下苟延残喘,短期内看不到希望的那个时代。

毋庸置疑,大家会嘲讽我的短视,曾经电商们几分天下,也有拼多多逆势崛起,凭借微信平台,在社交电商领域挤成了一个行业前三;手机市场曾经被苹果、HTC、诺基亚、三星、中华酷联们占据了主要市场,但是随着小米、华为荣耀们居然还能笑到今天,甚至日子越过越红火,而昔日的中兴、联想、金立们,早就成为明日黄花;汽车市场,有特斯拉和蔚来们在搅局;就连航空航天市场,SpaceX已经开始成为主角,而中国的民营航天市场,也大概到了市场化的十字路口。

这些企业是科技的象征,对于年轻的我们来说,其实已经看不清科技发展的方向了,甚至于,我们每个人所深深经历的这个时代,早已经以想象不到的速度,在一点一点的发生改变,我们已经很难用现有的智慧来预测未来的发展,那是因为基于现有知识体系,我们总是只能看到的一片平衡。

而那些大智慧者眼里,看到的是一片混沌市场,是无穷机会。

凯文凯利说:今天,我们生活中的每一项显著变化的核心都是某种科技。科技是人类的催化剂,万物不息,万物不知,万物未竟。这场永无止境的变迁是现代社会的枢轴。。。。在过去两百年里,我们最伟大的发明恰恰是科学流程其自身,而非某个特定的工具或玩意儿。。。。永无休止的变化是一切人类的命运,我们正在从一个静态的名词世界,前往一个流动的动词世界。

我们今天的所有一切,其实都处于不断变化之中。

传统国有企业们为何会逐渐的迷失方向,是仅仅由于体制政策的限制,让他们忽略了基础科学技术的积累,而最终被新来着们降维打击,然后逐渐走向衰微么?传统媒体们,是如何在新媒体之下,一点点的把过去的红利给消耗完毕,以至于走上了今天的下坡路?传统交通运输公司们,是如何在以滴滴为代表的互联网租车新模式下,不仅失去了机会,甚至连人心都失去呢?是一股怎样的力量在指引着时代的前进,该如何做才能顺应时代的发展?仅仅只是互联网的速度提升,和摩尔定律带来的硬件效率提升么?无从得知。

遽然想去,如果我们今天所处的一切,回归到20年前、三十年前、甚至一百年前,大概就像王莽要重新回归到孔子的《论语》所述的一片仁政时代一般,不仅无法适应,而且还会被时空之子干掉吧。历史的车辙滚滚向前,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我们只需想到,我们今天所有的以前,其实是过去三十年飞速发展的科技所带来的巨大成就;同样如此,在未来三十年,可以真正主导生活的重要科技还没发明出来。我们将一次又一次地成为全力避免掉队的菜鸟,永无休止,无一例外。

新兴技术在席卷全球,这股快速发展的力量,将、且正在经过一系列潜移默化的步骤持续稳定的改变着我们的文化、我们的思维方式、我们的价值观、我们的存在。它将经历这些步骤:形成、知化、流动、屏读、使用、共享、过滤、重混、互动、追踪、提问以及开始。

形成 Becoming:科技的未来并非乌托邦,也不是反乌托邦,而是“进托邦“,进托邦并非目的,而是一个变化的过程,是一种进程。它是一种”形成“,它是一种变化方式不断变化的进程。我们所瞄准的未来,是当下就能看见,”形成“这种进程的产物。我们将亲眼见证眼下的一切将会成为未来的变化。包括互联网,从禁止将互联网”大范围用于私有实物和个人事务”,到今天,再到2050年。或许正如凯文凯利所说,没有哪一天会比今天更适合创造,没有那一个时代,会比当前、当下、此时此刻更有机遇,更加开放。

知化 Cognifying:人工智能毋庸置疑,将代替我们的工作。

流动 Flowing:数字经济无处不在,时刻都在流动。

屏读Screening:无处皆屏幕。屏幕将是未来生活。

使用 Accessing:从减物质化、到按需使用的即时性、到去中心化、到平台协同、到云端。未来我们或许不能拥有任何事物,但是我们能使用更多东西。

共享Sharing:从分享到合作、再到协作、再到集体主义,我们的成功、我们的失败、我们的情绪、都将“共享”。

过滤 Filtering:当今时代制造的信息、产品已经远超我们所能消费的,我们需要创造一种新的方式来过滤信息和个性化定制,以凸显我们的差异。

重混 Remixing:我们从海量信息中,重混出属于自己的价值。

互动 Interacting:从虚拟现实、到谷歌眼睛,互动的程序在提升,并将继续提升。未来的技术发展很大程度将取决于新兴互动方式的发掘。

追踪Tracking:无处不在的追踪,将意味着更多信息的产生,而更高层次的自我追踪带来的可能性,也将使我们感到震惊。

提问Questioning:提问远比回答更有力量。

开始Begining:我们正在在开始的时刻。

我们将迎来的是怎样的时代,他需要我们该做哪些准备?

posted @ 2020-01-11 10:36  溪源More  阅读(148)  评论(0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