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GIS(3D GIS)

研究OpenGL,DirectX 3D,GPU和GIS

  博客园 :: 首页 :: 博问 :: 闪存 :: 新随笔 :: 联系 :: 订阅 订阅 :: 管理 ::
  64 随笔 :: 1 文章 :: 109 评论 :: 8 引用

《千八行》

        魔都的春天,如同孩子的脸,说变就变,昨天还是艳阳高照,“暖风熏的游人醉”;今天就可能春寒料峭,“又作东风十日寒”。但毕竟春天来了,岸柳生烟,玉兰吐芳,若不满足于这些人工栽培、精心培育的观赏植物,可以暂时离开人声鼎沸、磨拳擦掌、竞争激烈的都市,到那山间田野、湖塘溪涧找寻久违的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的美妙感觉。于是我决定,趁着清明小长假的机会,前往浙江福建两省交界处的“千八”踏青徒步。

        “千八”位于浙江省南部丽水市的龙泉和庆元两市县境内,属洞宫山脉的支脉。具体是指11座海拔在1800米以上的山峰,依次为:凤阳山北峰(1828米)、凤阳山(1848米)、黄茅尖(1929米)、 黄茅尖南峰(1917米)、黄凤垟尖(1854米)、烧香岩(1832米)、天堂山(1811米)、大天堂(1822米)、百山祖(1856)、牛路尖(也称新兰尖1828米)、荒村尖(1810米)。串联着其他山峰,黄茅尖与南面的百山祖遥相呼应,形成了“浙江屋脊”。牛路尖与荒村尖因其相对独立,很难与主线路整合在一起,所以一般不在徒步考虑中。“千八重装穿越”强度大、路程长,在户外界号称“华东第一虐”。我参加的是白天轻装徒步、晚上露宿搭营的队伍,相对全程重装,轻松许多。

        乘坐的旅游大巴在4月1号晚8点从莲花路出发 ,一路南下,通行顺畅,2号凌晨1点40分到达丽水服务区 ,因高速公路限制凌晨2点到5点时段行驶,我们只能在此暂且休息。各位驴友各显神通,有快速抢占服务区长椅的,有不嫌麻烦搭帐篷的,有图方便就在车上打盹的。我取了睡垫和睡袋,找到一过道,准备歇息。无奈过道里人声嘈杂,我迷迷糊糊只到3点才睡着,4点多被闹钟叫醒,简单洗漱后,5点10分登上大巴,再次驰上高速。路旁已是巍峨青山、奔流河水的景致。7点多,汽车抵达均益村,无法再往前行驶了。大家整理好装备,携带午餐与饮用水后,跨过廊桥,正式开始徒步。

        沿着盘山公路,走到地图上也没有标示的仁坑村,遥望前方,远山如黛,白云缭绕,不禁感叹:两年前徒步徽杭古道时,那不算陡峭的山路都走的那么辛苦,现在居然能走华东第一虐了。感慨完,转到村后,先踏石阶,后踩土路,开始攀升了。密林中,队伍渐渐拉长,前队于10点半来到乌石窟。此处是一个幽静的山谷,留有一幢残破的护林房,现在已经没有人常驻了。屋外桃李争艳,翠竹修长,一道溪流从门前淌过。稍作停留,挖出几棵竹笋后,继续前进。中午12点钻出丛林,开始沿盘山公路朝黄茅尖景区行走。下午2点到达海拔1500米的登山入口。几乎没休息,上升400多米到达峰顶,花去50分钟。路两旁,能欣赏到落叶常绿阔叶混交林、针阔叶混交林、山地矮林、灌草丛等植被的垂直分布。黄茅尖山顶矗立着“江浙第一峰”的石碑,还建有一座遮风挡雨的观景房。山顶风大,视野开阔,一览众山小。

        从黄茅尖下山,不走来时路,踏上另一条石阶路。随着海拔下降,树林越来越茂盛,空气清新,带着泥土的芬芳和潮气。路两旁的杉木还未长出新叶,笔直地站立着。脚下的石块,也吸收天地雨露,成为了苔藓的依靠。“苔痕上阶绿”,与此同时,右手边的太阳在落山之前,把金黄的阳光也铺洒在林间与路面,渲染出一幅黄绿相间的柔软地毯。山静似太古,日长如小年。下午5点20分,当从山腰遥望群山环抱中的麻连岱村庄时,这第一天的旅程就结束了。村中两棵千年的苍劲古松守卫在一座寺庙旁,借此宝地,傍着青松修竹,搭建好过夜的帐篷,天也渐渐黑了,四周阒静。在农家吃完可口的饭菜,只有一间房可洗澡。我只能打来一盆散发着柴火味的热水,先洗脸,再洗头,最后洗脚,洗掉一日的征尘。

       4月3号早起,在清澈的溪流边洗漱,收拾好帐篷等,7点30分开始沿村旁的山间小路爬升。 9点40分经过岔口,到达烧香岩山脚下,一鼓作气,10点15分冲到烧香岩顶。云雾弥漫,能见度低,只觉横卧的青色岩石下悬崖峭壁,深不见底。下山途中,乱云飞渡。白雾茫茫中,还碰见了来千八重装的熟悉的驴友,让人感叹:户外这圈子有时真的很小。继续翻山越岭,在一风势稍小处吃完干粮后,12点20分顶着风站上了散落着尼玛堆的大天堂顶,风更大了,呼呼地刮着,帽子被手牢牢地抓住,才不至于被吹走。不宜久留,快速下撤。经过极易跌倒的石板路和滑倒的泥巴路后,下午2点来到竖立着瓯江源头碑的山间谷地。往左通往栗阳村,在一阵大雨淋漓中,3点抵达了农家。

        4月3号是清明节的前一天,是寒食节。农家为了祭祀祖先,在方桌上对称摆放着大块的肉,新鲜的菜蔬,蒸好的面食,厚厚的纸钱和摇曳着火焰的蜡烛。农家为了给我们做饭,压力锅用来做鸡,电饭煲用来煮饭,那烧着柴火的灶台用来炒菜。火红的木炭盆烘烤完湿衣和鞋子后,也烤上了红薯,散发着诱人的清香。农家的堂屋敞亮,还筑着燕子窝,暂未见它们轻盈的飞姿,山里春天来的晚,可谓“ 燕子未归梅落尽,小窗明月属梨花”。躺进搭建在堂屋的帐篷前,天空划过一道闪电,看来,清明时节的雨要如约而至了。

        一晚上电闪雷鸣,风雨交加,早上躺在帐篷里,听着屋外哗啦啦的声音,以为雨还在下。出门一看,霁天空阔,云淡风清,瓦蓝瓦蓝的天空上闪烁着星星,那一轮金钩月悬挂在山顶,散发着微微的光。那声音原来不是雨声,而是从村外奔腾的小河传来。阳光总在风雨后,6点半告别农家,阳光明媚,风和日丽。神清气爽地往百山祖进发。一路上,时而涉过拦住去路的倾泻的瀑布,时而沿着冲沟溯溪而上,时而踩过软软的浅沼泽,阳光与水露在身上交融。一路披荆斩棘,爬山涉水,9点20分到达茶木淤。此地幽静怡人,一条泛着波光粼粼的清澈河流静静流淌着,后面的行程将无土路,此河正好濯我足。河边开着白色、紫色、粉红色、米黄色的小花,满地生辉,灿若星辰。那修长的芦苇迎风摇曳,沐浴阳光。沿着林区内的公路盘旋而上,10点半抵达海拔1578米的瓯江闽江分水岭。路旁长有槭树、苦楮、豆梨等,花红叶绿。最后阶段,伴着轰鸣的飞瀑,走在百山祖景区内的木板路或石阶路上,快步下行,12点抵达景区出口,到此算是结束了这次千八徒步行。三天总计行程55公里左右,累计爬升3000米上下。

         当坐在大巴车上,沿蜿蜒的盘山公路离开时,望着连绵起伏的群山和谷底的一汪清水时,身体疲惫,但精神抖擞,春天的气息从窗外扑面而来。

posted on 2016-04-06 16:23  武汉侯涛  阅读(...)  评论(...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