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GIS(3D GIS)

研究OpenGL,DirectX 3D,GPU和GIS

  博客园 :: 首页 :: 博问 :: 闪存 :: 新随笔 :: 联系 :: 订阅 订阅 :: 管理 ::
  64 随笔 :: 1 文章 :: 109 评论 :: 8 引用

       趁着周末与一天年假加起来共有三天的机会,决定去向往已久、名满天下的黄山风景区旅行。12月19号礼拜六的早晨,晨曦微露,7点准时到达黄浦旅游集散中心乘坐大巴,车上人未坐满,7点过5分旅游车伴着东方冉冉升起的太阳驰出了车场,天空蔚蓝,阳光为高楼抹上了柔和的色彩,多数人还沉浸在周末的睡梦中,而这静谧的上海早晨让我这出行之人那平时浮躁的心安静了不少。

        此行目的地黄山风景区的划分有好几种方法。其一是依据云层飘浮的位置,分为前海(南海)、后海(北海)、东海和西海,中间是天海。其二是依据新安江水系与长江水系的分水岭,分为前山和后山,游客一般会前山与后山都逛到,所以属于前山的慈光阁大门与属于后山的云谷寺大门可在入口与出口两者之间占其一。
        乘坐的旅游车在途中经过德清、龙岗两次休息后,12点50分到达黄山南大门汤口镇。我与携程团队游的人搭在一桌,吃了带有徽州特色的中餐后,下午两点在黄山风景区游客换乘中心坐旅游车去云谷寺。车沿着蜿蜒的山路盘旋而上,视野越来越开阔,山脚汤口镇的宽阔主干道渐渐变成一条细线,已有“一览众山小”的味道。两点半车停靠在了云谷寺。感觉慈光阁与云谷寺这黄山南面的两个大门,好比张开怀抱的双手,热情迎接四面八方的来客。下车后,花费150元买好淡季门票(平时价格是230元),由于索道维修,只能徒步上山。好在有过重装清凉峰和临安三尖的经验,加上平时健身的基础,并未被需要爬升近千米的两小时山路所吓倒。抖擞精神,整理好背包,步伐矫健地踏上石阶。前三十分钟感觉还轻松,随着体力的消耗以及石阶越来越陡峭,人的心跳与呼吸开始加速,汗水顺着脸颊流下,爬升的速度降了下来,不得不在随后的行程中每隔十五分钟稍微站立或坐在岩石凳上歇会并喝口水。由于背包中放入了3瓶矿泉水,3个苹果,3个橙子,2条黄瓜,1斤栗子,1袋杏仁,面和粉丝及其他零食,充电器与其他生活用品和换洗衣服,还是比较沉重的,主要是被导游所说的山上一个青椒肉丝要价108元吓到了,才让轻装变成了准重装。但听说山上物资基本是靠人肩挑背扛运上去的,也能理解高价。在遇见的迎面下山的人群中,就有健壮黝黑的挑夫身影,他们挑着废弃的建筑或生活垃圾,或煤气瓶等,偶尔休息时也是拿另一根竹竿来支撑重压,并不卸下肩头的重担。也有两人一前一后抬游客下山的轿夫,前者似乎在下山时承载了更多重压,肌肉撑满外衣,脸也胀得红通通。
       爬升的路还是要靠自己一步步走出来的,使用到了就能吃个水份充足、汁甜清香的橙子的期望来激励自己,我继续负重前行。腿虽累,但眼享福。汇聚的奇峰,壁立千仞,拔地擎天,峥嵘巍峨。悬崖峭壁上青松争奇,怪石斗艳。下午3点10分到达了仙人翻桌景点,接着又走过了仙人指路景点。这些景点的命名,多以隔谷相望的山峰造型来意会,由于黄山各峰历经千万年的水、风、冰的作用,山顶岩石破碎后变得造型奇特,联系上人类的神话传说,也显得惟妙惟肖。有些山峰经历节理的垂直发育后,好比斧斫刀削,如诗云“双峰中劈与天开,斧迹尤存长野苔”,真乃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杰作。
        在爬升的最后阶段,人反而又感觉到轻松一些了,一鼓作气,4点30分到达白鹅岭。山上明显冷多了,冰雪都未融化,瀑布也变成凝固的白练,好在随后的路基本是平路连接着不长的上坡下坎,比较顺畅,5点抵达礼拜六住宿的西海宾馆。放下背包,轻装又折回刚来时走的路,天渐渐黑下来,我打着头灯,仔细查看路旁的指示牌,主要想弄清楚去往始信峰的山路,以方便礼拜天早起去看日出。探路完毕顺利返回西海宾馆的路上,在北海宾馆门前的篮球场上发现几顶帐篷,这些驴友在寒冷的冬季也重装扎营,令人佩服。
        奔走了一天,人困马乏,天气预报说山上礼拜天是阴转雨夹雪,不知黄山上的变幻风云,将在次日又呈现什么样的奇险与秀丽景象……
         (待续)
 
      礼拜天一早5点起床,吃过背上山的面包和橙子,5点半从宾馆出门,天未亮,雨正淅淅沥沥下着,戴上头灯,披上雨衣,拄着双杖,朝东往始信峰方向进发,看日出是不指望了,希望到山峰看漫天雪花飞舞,周遭云雾缭绕的美景。
        明代徐霞客游览黄山后盛赞“登黄山,天下无山,观止矣!” 康熙时太平县令陈九陛初登黄山,以为徐霞客言过其实,到了始信峰,方为黄山景色所折服,始信徐霞客所言不虚,遂壁书“岂有此理,说也不信;真正妙绝,到此方知”。这就是始信峰的由来了。
       路上漆黑一片,空无一人,台阶路积着雨水与雪籽,我两次差点滑倒。在这雨雾蒙蒙中,头灯的照射范围也缩减了一些。好在这是著名风景区内,不是啥荒郊野岭,否则漆黑的路上就我一人,也让人心生害怕。6点时,经过最后一个指示牌,说始信峰在前方250米处,到达一小店门口后,不敢再前行,因为前方的黑夜似乎浓的化不开,夜色里路况不明是户外大忌。直到小店打开桔黄的灯,准备营业,我向老板问清前行之路确是通往始信峰后,才继续向前。
       石阶越来越陡,两边加上了护栏,还有严禁翻越悬崖峭壁的提示牌,但天依旧黑着,我看不清路旁的深渊,只顾埋头上升。终于在6点10分到顶,雨水滴答声变成了雪籽噼啪声,山风呼啸,吹着雨衣如同招展的连衣裙,山顶又无避风挡雪的地方,只能背靠着湿漉漉的岩石,继续点着头灯,等待天亮。山顶只我一人,站在始信峰顶,感慨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只差独怆然泪下了。7点左右,天渐渐亮了,才发现周遭不远处有矗立的奇峰剑指苍穹,不知其名的两峰左右陪衬,成鼎足之势,而裸露的岩石上还顽强站立着风姿绰约的松树。风景虽引人入胜,但始信峰最高处寒风毫无阻拦的刮着,伴着漫天的小雪花飞舞,我只能迅速站起拍照后又小心翼翼地下撤几步,躲避风雪。双手冻得几乎失去知觉,如同小时候打完雪仗后的感觉,僵硬又疼痛,只能在每次拍照前贴在胸口,暖和一下。风吹着松呼呼作响,如同火车驰过,每当风势稍小,抓拍几张时,四周险峰、飞瀑、深渊与壑谷露出些许真面目,远方风起云飘,团云升降或平流,遮挡了山脚的村庄,近处则缭绕山峰,风情万种。而风云瞬间变幻,一会儿又白雾茫茫,乱云飞渡,奇峰深谷都隐去了身影,啥也看不到了,于是决定下撤,7点45分返回了西海宾馆。
        稍事休息, 8点半从宾馆出来,雨夹雪已变成雪花飘落。赶到清凉台景点,只见各峰犬牙交错,峥嵘崔巍,怪石嶙峋,云浪翻滚,蔚为壮观。猴子观海景点也在近旁,只见一岩石矗立在前方山巅,如猿猴一改往日酷爱玩耍坐不住的习性,安静地坐在那里,凝视着云雾蒸腾如波涛翻滚的景象。狮子峰海拔1690米,东临始信峰,为中细粒度花岗岩构成,地质年代距今1亿3千万年。虽登顶之路被封闭了,但可见周边峰林小巧玲珑,悬崖突兀,古松林立,苍劲多姿。远端山峰在云海沉浮,若隐若现,恍若蓬莱仙境。让人感觉幸运的是,这峰林云海美景并不常有,一老者边按动快门边感叹:在北海宾馆住了6天,今天才终于等来了奇观。
         10点返回宾馆,11点退房。在大堂休息了半小时后,11点50分赶到了西海景区的排云亭,云雾弥漫,什么也见不到,只闻“万壑响松风”,声响巨大,让人心惊。往回走一小段,向光明顶与白云宾馆方向前进,一路上坡,天雪路滑。路旁的黄山松主干笔直,高不盈丈,短则数寸,树冠如盖,平顶短髭,盘根虬干,造型优雅奇特。黄山松耐旱耐寒耐贫瘠,其根牢牢缠绕岩石,能在悬崖峭壁的石缝裂隙中顽强生长,抗风傲雪,不屈不饶。伴着劲松,走近飞来石景点,此为天海平天矼西端一巨石,呈现长方体,耸立在峰头基岩平台之上,高15米,但巨石接触面却很小,如同天外飞来。此石曾在87版电视剧《红楼梦》中登场,见到它,耳畔仿佛响起“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的曲调。
       1点20分过瞭望台后,1点30分到光明顶商店,此处为三叉路口,可分别去往北海宾馆、光明顶与白云宾馆。一路下坡,1点50分入住白云宾馆,无电梯,无中央供暖只有取暖器,房间面积也小些,条件不如五星级的西海宾馆,因为它毕竟是上个世纪所建的老宾馆,但位置不错,离光明顶等各景点较方便。房间内,我补充食物与整理游记后,3点多,见屋外迷雾未散,能见度不高,但雨雪已停,于是决定出去探路。3点40出门,慢步走到鳌鱼峰,海拔已到1780米,此峰因形状极像鳌鱼而得名,为黄山三十六小峰之首。此时乱云飞渡,迷雾重重,无景可观,也为保持次日攀登光明顶与下山的体力,我决定不再往前走而是折回,4点10分回到了白云宾馆。
        天气预报说次日多云,真会云开雾散吗?黄山又会展现怎样神奇险峻的景色呢?
(待续)
 
       2015年12月21号,礼拜一,早6点从白云宾馆出门,风雪已停,但云雾未散,摸黑上顶。路上已有行人,打着手电筒或手机照明,伴着这漆黑的夜里微弱的灯光星星点点地往光明顶爬去。在走错两小段路后,我随着一对香港中年夫妇,6点20分爬到了海拔1860米的光明顶最东端,已有10人在等待观赏日出,其中有早到的小朋友说已等了好久。随后有许多游客陆续到达,我们这些先到者占据了有利地形,扶着栏杆,静等日出,只是云雾很浓,不知能否如愿。
        光明顶是黄山主峰之一,位于黄山中部,海拔1860米,为黄山第二高峰,与莲花、天都峰并称黄山三大主峰。因为这里高旷开阔,日光照射久长,故名光明顶。在金庸先生小说《倚天屠龙记》中为明教所在地。
       今日光明顶没有刮风,并不觉得冷。大家默默注视着东方,谁知天顶首先闪烁出光亮,一颗明亮的星星划过苍穹,昭示着光明即将来临。但风起云涌,四周又陷入昏暗。偶尔正在飘逸的云稍微单薄或低位的话,正东方就显露出淡淡的橙红,但太阳是未露面的。每当这种微亮的场景闪现时,大家就惊呼“来了,来了”,但稍纵即逝,惊叹后,有人提议:每人深吸一口气,把云雾吹散吧。山间之风前来助阵,云雾飞渡地更快了。太阳也努力穿透厚厚云层的遮挡,首先把白云镶上金边,又偶尔如同一粒鸭蛋黄悬挂远方天际后又消失得无影踪,但这轮圆日却在酝酿中,积攒了更多能量后,再次散发出更加明亮的光芒,浮云像被燃烧起来一样,红火耀眼。终于,新生的力量战胜一切,高空拨云见日,云开雾散,万道光芒照射到奇峰与低层的云海上,万物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中。
       日出后,云海奇观隆重登场。 铺海之云,才能被人们称作叹为奇观的云海。此时展现的黄山云海气势磅礴,壮丽恢宏。云雾在山峦间穿行,十分活跃,时而上行,时而下坠,时而回旋,时而舒展,聚集在山腰的云层最厚实稳定,从最高的山峰俯瞰,低处如波涛翻滚,白浪连绵,露出头的山峰如海浪中的仙岛,美轮美奂,如梦如幻,叹为观止。
(待续)
 
 
       在光明顶欣赏日出与云海,依依不舍,无奈返回上海的旅游车已经约好下午3点在山脚汤口接人,过时不候,只能一步三回头地下山。8点40分从白云宾馆退房,开始返程。快步翻越鳌鱼峰后,9点通过鳌鱼洞,此洞深5米,顺着节理面崩塌的花岗岩堆积成。人俯首通行时仿佛从鱼肚穿过。9点20爬上百步云梯,此梯虽然步数不多,但在岩石上开凿而成,陡峭难行,见一游客手脚并用,匍匐爬升。云梯上端各有一石,如龟如蛇,因为位于莲花峰脚底,又名“龟蛇守莲花”。此处向上石阶通往莲花峰,可惜已经封闭无法登顶。
      莲花峰是黄山风景区境内第一高峰,海拔1864米,为36大峰之首,位于鳌鱼峰与登山步道玉屏楼之间。莲花峰险峻高耸,气势雄伟。因主峰突兀,小峰簇拥,宛若新莲初开,仰天怒放,故得此名。明代吴怅曾有诗赞“一种青莲吐绛霞,亭亭玉立净无瑕。遥看天际浮云卷,露出峰顶十丈花。”比喻得形象生动。古人曾认为天都峰是黄山最高峰,明代徐霞客指出莲花峰才是黄山最高峰,他在游记中说:莲花峰“居黄山之中,独出诸峰之上”,“即天都亦俯首矣”。他仅凭目测便能得出如此正确的结论,却有功力与眼光。在南面玉屏方向的游客若想登莲花峰顶可从1997年所修的新道出发,不少磴道都是用钢筋水泥在悬崖绝壁之上修建而成,让人望而生畏。当北坡刮大风时,让人心惊肉跳,不过此道防护完备,比较安全,登顶是有惊无险。
       继续下山,9点40分见到了右手边的海拔1776米的莲蕊峰,只是上升的云雾遮挡了这座莲花峰姊妹的倩影,只好从古诗“花开十丈照峰头,露褪红衣烂不收。太乙真人多逸兴,稳眼一叶泛中流。”中想象其风采。9点50来到挺拔的迎客松,此处面朝南海,背靠玉屏,左手天都,右手莲花。天都峰古称“群仙所都”,意为天上都会,故取此名。峰顶平如掌,有“登峰造极”石刻。其峰体拔地摩天,险峭峻奇,虽然高度不及光明顶和莲花峰,但卓立地表1810米,是黄山群峰之中最为雄伟壮观,最为奇险的山峰。相传诗僧释岛云是最早登天都的人,其诗“盘空千万仞,险若上丹梯。通入天都里,回看鸟道低。”道出了天都的险峻。如今,莲花峰和天都峰两座山峰是轮流开放的,轮换周期为5年。2014年4月1日起,莲花峰进入新一轮的封闭轮休封山期,天都峰开放。但2015年12月1日起天都峰进入冬季维护期,暂停对游人开放,根据惯例,此次“冬眠”后将于明年三四月份重新开放。
      仰望高峰,说声再见,10点15分过天门坎,只见两边奇峰入云,登道从中穿过,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登临一突兀有护栏的岩石上,南面天空高层白云飞速漂移,形态各异,低层积云遇低矮山峰受阻,翻越之后倾泻下来,形成瀑布云,蔚为壮观。
      10点45分走到半山寺,此时艳阳高照,回头仰望,各高峰露出真容,壁立千仞。那刚刚下山走过的蜿蜒山路,因势利形,如一条玉带镶嵌在山体上。11点20慢步到朱砂峰下立马亭,一路顺畅,未受到山大王猕猴的乞讨。11点50到慈光阁换乘点,因道路塌方,根据告示,继续前行1500米至温泉换乘中心。终于12点15分结束步行,等待12点45分发车返回汤口镇的摆渡车。下午1点返回集散中心东岭站,就是第一天出发的地方。我就近在旁边小店吃碗20元的牛肉面加3元的荷包蛋以充饥。下午3点踏上返沪大巴车。
        虽然一对登山杖在光明顶的一群简易竹杆中显眼,我因为被美景吸引全神贯注地拍照,被人顺手牵羊拿走了,但我在黄山上真算幸运的:雨衣包装袋在始信峰被大风刮走后居然挂在了栏杆底部,轻松取回;在狮子峰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后,房卡掉地上,我浑然不知,亏得游客大声询问,才失而复得;短短三天的行程中,经历了多云、阴雨、风雪、晴朗的天气变幻,欣赏了黄山怪石、古松、奇峰、云海等独具魅力的景色,惊叹过,赞美过,心跳加速过,出神凝望过,可谓不虚此行,流连忘返。
(《黄山游记》全文完)
 
 
 
posted on 2015-12-22 08:25  武汉侯涛  阅读(...)  评论(...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