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GIS(3D GIS)

研究OpenGL,DirectX 3D,GPU和GIS

  博客园 :: 首页 :: 博问 :: 闪存 :: 新随笔 :: 联系 :: 订阅 订阅 :: 管理 ::
  64 随笔 :: 1 文章 :: 109 评论 :: 8 引用
      我1978年出生于城市普通工人家庭,从懵懂记事开始到小学结束,如同上世纪八十年代大多数家庭里孩子一样,平时是很少能吃到零食的,但脑海中几样食品估计这辈子也不会忘记。
      那时母亲偶尔拿出三块多钱,指示我或姐姐去国营商店买饼干。当时的三块钱加上肉票好像能买四斤左右计划供应的肉,所以这种去买饼干的指示一来,姐弟俩都会异常高兴,抢着跑出巷子到街面上的杂货铺买东西。饼干种类并不多,但在改革开放的初期也实属不易。记得产自珠海特区的朱古力与葱油饼干最好吃,朱古力饼干属于夹心类型,当时拿到一两块后,舍不得吃那么快,往往将其掰开,一块变成两小块后再慢慢品尝。葱油饼干一次得到的块数多些,有五六块,塞进嘴巴后感觉真有葱香味,也伴随着甜。看着葱油饼干外包装上的老寿星图案,盼望着第二天快些到来,好分饼干。
      国营杂货铺里面刚刚出现果冻的时候,我馋的不行,很想尝尝这种新食品的味道。最后采用每天节省一点父母给的早饭钱,并说服姐姐也合伙购买的方式,凑足了两块钱,赶紧去买了一袋。里面好像有十个,和姐姐分好后,迫不及待的品尝了一个,当时还纳闷果冻怎么这么软。
      杂货铺里面还有清凉的薄荷糖,块状简易包装、吃起来很干的奶糕,以及过生日时才能吃得到的奶油蛋糕,这蛋糕现在回想起来似乎太过甜腻,当时却是朝思暮想的美味佳肴。杂货铺里面也有长方型硬纸包装的巧克力,但纯度比不上江汉路上华康食品商店里散装黑巧克力。去华康食品店里买上一斤巧克力,每年只在过年前采购新衣服时顺带发生,因为其价格比较贵。现在繁华的江汉路早已变成步行街,食品店估计利润不够丰厚,早转变成阿迪达斯专门店,但我每次路过的时候,总想起小时候进店时的兴奋和欣喜。
       除了国营的杂货铺与食品商店,当时个体小卖铺也在街头巷尾出现。我们经常在放学后去小卖铺买泡泡糖,然后嚼在嘴里比试谁吹的泡泡大。也常买一种便宜的零食,武汉人称其为“草山恋”,就是腌制的杨桃片。五分或一毛钱能买几片抓在手中,吃起来味道是酸酸甜甜。
       时光飞逝,现在国营的杂货铺烟消云散,专业的食品店凤毛麟角,个体小卖铺难觅迹踪。时代进步,大型购物超市与电商物流正大行其道,食品琳琅满目,物质大大丰富,那过去的味道就让其留存在脑海中变成甜美的回忆吧。
       小时候的饮料是没有如今这样丰富的, 没有什么鲜橙多,养乐多,也没有百事可乐,可口可乐。但那时不多的饮料确也增添了不少的期待和快乐。
       炎炎夏日里,大人们买来浓缩的酸梅汁制作酸梅汤。加工流程简单,舀上几勺酸梅汁,以一比十的比例,加入凉开水,搅拌均匀后,很少直接饮用,往往先置入冰箱冷冻后再解冻。惦记着正在融化成冰水的酸梅汤,顶着烈日,我们小孩子一起到武汉剧院对面的青少年宫游泳。回来后,灌上一杯酸梅汤,顿时能感觉到那股冰凉直接沁人心脾,暑气全消。暑假里,除了玩,还是要学习的。我自不量力,跑去参加数学竞赛培训,也同时不忘带上一瓶酸梅汤解渴。大教室里,那鸡兔同笼、相向而行等问题让人如坠云雾之中,百思不得其解。突然发现隔壁坐着的同学解题迅速,毫无障碍,他带来的饮料居然是茶。小孩一般对茶只会说苦,是品不出香味的。难道这位同学不是一般人,或者是那茶水能启智开窍?我继续鬼迷心窍的喝着酸梅汤,解答不出那无聊的AB两个人相遇后继续折返走,最后再次相遇要花多少时间的难题。答不出来是令人沮丧的,但我对甜蜜的饮料如痴如醉,一如既往。对有些苦涩但回味长久的茶,直到如今才算慢慢品出了其中味道。
      溽暑季节里,那橙黄色的桔子汽水也是诱人的,一瓶将近一块钱,可以在小学附近的小卖部柜台前当场喝完,否则想拿到教室与同学一起喝的话,则要交纳押金,归还瓶子时,老板还要检查瓶口有无破损。孩子们很少仰头畅饮,喜欢拿根吸管,慢慢的啜饮,很享受的样子,用今天的眼光来看,有点“作”,但当时的神清确实是自然流露。还有另外一种颜色的汽水,叫荔枝汽水,呈现浑浊的乳白色,但价格几乎相同,由于普通老百姓几乎没吃过新鲜荔枝,顶多尝过荔枝罐头,也无法辨别这汽水中是否真滴有荔枝汁液。暑假里,父母要是以批发价买回一整箱武汉二厂的汽水,那我们简直就乐疯了,写暑假作业的劲头更足了。再后来,印着可口可乐英文字母的叫做“雪菲力”的瓶装汽水上市了,味道和国营二厂的汽水差不多,但不知为何国产汽水渐渐从市场上销声匿迹,变成脑海中的甜美回忆。
      健力宝在当时老百姓眼中算是高级饮料了,不像汽水装在玻璃瓶中,而是盛在易拉罐里。健力宝要价三元,大人们省吃俭用,自己是舍不得花钱喝的,只盼着孩子们能享用到。孩子们则眼巴巴的盼着春游和秋游快点来,这样就能将书包清空后放置面包、话梅和一瓶健力宝等。若时运不佳,出游当天下雨活动被取消的话,孩子们只能悻悻地去上课,但心里还惦记着啥时能喝上那听健力宝。喝健力宝之前,大人们总要嘱咐别摇晃以免拉时里面的水飞溅出来,但总不免有些洒落在罐顶,小孩子也许会吮吸掉,生怕浪费一点点。
      白雪皑皑的寒冬里,大人们制造了另外一种热饮。买来荸荠,洗净不去皮;买来甘蔗,削皮后切成小段,与荸荠一起置入锅中,加上凉水后文火慢煮,待水烧开呈现色鹅黄色,即成。稍微放置冷却几分钟后,喝下这依旧冒着些许热气的自制热饮,感受到了甘蔗的原始香甜与荸荠的淡淡泥土气息。喝完一碗,还可吃荸荠和嚼甘蔗,畅快。
       在那物资比较匮乏的年代,人们肆无忌惮的饮下今天开来太简易的饮料,简单生活着。而在今天物质相当丰富的时代,人们精挑细选的斟酌着琳琅满目的饮品是否能量太高,是否健康有利,精致生活着。不同阶段和环境下,人们适应着并快乐着。孰是孰非,难有定论,其实各有特色和利弊,倘若两种方式互相融合,那真是最好的了。
posted on 2015-10-29 08:30  武汉侯涛  阅读(...)  评论(...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