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ACM-ICPC 大连站、青岛站、China-Final 赛后总结(无删版)by wanglangzhe || wmzksana

  (嘛这里是有心之人才会发现的版本啦\(=w=)/

  今年真是魔幻的一年。

  四月份拿了校赛冠军,五月拿了省赛1=,六月大概瞎jb考点期末考,七月莫名其妙进了百度之星决赛(然后被屠),八月打挂了4+2但是莫名地找到好队友。总体来说磕磕绊绊的但是结果莫名地好。

  但是某些阴影和诅咒总是挥之不去。

  九月十月的训练中规中矩,我们队基本不会打崩掉,不过rk也冲不到很前,几场网络赛下来感觉我队其实也是银牌水平,因此我有些神经质地跟小朋友们去强调“我队其实很菜,我队甚至打铜”,在这种心情和氛围下,我启程前往大连。

 

  前往大连我似乎心情比较放松,大概是接受了自己非常菜的设定,因此去了之后也没有特别多愁善感,而也没在那里逛圈圈,对大连海事大学的景物记得也不是很清楚了。不过唯一有印象的是他们那里的茄子,我很喜欢,因为第一口吃上去我居然还以为是鱼肉。然后就迎来了热身赛。热身赛我的心情是日狗的:wkq先开了道题说是贪心,结果上去敲了一会发现错了;我正想写个水题,结果不小心听到对面队讨论然后多想了一下,发现wocao这题好tm难就没写(实际上是题意描述不清,这个题就是像我原来考虑的那个题意);又因为和zzh交流不好放过了一道网络流水题,而zzh的dp也卡了。因此热身赛惨烈爆零。

  因为我已经接受设定了因此不算太难过,回去后和队友讨论了今天题目的正解就安然睡去。

 

  大连正赛,英文让我看得非常爽,基本就是几句话一道题目,而且据说都是用翻译机翻译的,像我这种chinesenglish流在逻辑理解上毫无问题。看了一道傻逼题不是很敢信,但是还是写了,返回AC,终于破除了在合肥时候整场写一道题最后都没A的噩梦感。然后队友接二连三地出题,然我感觉非常顺。后面有道A又是题目描述不清,询问出题人返回no response非常不爽,不过还是靠着样例猜了题意写了。不小心复制粘贴时候忘记改东西wa了一发,贡献了本次比赛唯一的罚时。

  前中期我们都挺顺的,后面碰到一道正解树dp的题目但当时想的是fwt方向(而且那时还不会fwt),卡住了。结果wkq大爷说这题不就是树分治么啪啪啪敲了四十分钟1A,然我们士气大振。此时快要封borad,我们队rk13的样子。而此时我们队可能也有点大意和泄气了。那时我开始推E的公式。后面上去写到一半脑梗,part1对了但是part2错了,这是zzh大佬贡献了一个公式,写上去直接1A。这个时候还有半小时。

  此时我们队突然弃疗,虽然说是开始想字符串题B,但是感觉大家都掉在坑里,加上放弃治疗的buff,感觉没有怎么思考,就接受了8题的结果。最后开榜真是吓了一跳。九题才能金牌,我们神tm银牌第二,然后七题才能铜牌。而且当得知字符串B题居然就是个bitset优化的暴力,心里多少有点不爽,如果我们坚持到底的话,大概就能当时就金了吧。不过由于是破除了合肥的那种挫败感,当时的心情不算太糟糕。

  这次大连比赛发现了wkq有着奇怪的毒奶体质来着,然后这毒奶就伴随了我们之后的各场比赛  

 

(该段更新于2017.2.25,北京宾馆(囚笼)中记)

  在大连打了银后,自然获取了青岛赛区的门票。由于大连这场我们自己觉得都是发挥爆炸+题目水才打的成绩,所以我感觉我自己对青岛也不抱太大希望(毕竟300+队伍,虚的一笔)。不过为了好好准备我思考了下还是决定加训。不过我觉得该次的加训效果有限,因为由于我们队三个人上课时间冲突,我们只能安排加一场3小时的cf选题(而且我感觉我选的题都不算太好)。三四周后,便迎来了青岛区域赛.

  出发前又是各种wkq大爷的瞬发毒奶就不提了,我个人觉得比较有意思的是青岛那里有块可以供你站过去然后有个orz图案orz你的牌子,结果我误以为要自己摆这个pose,上去跪了一下还拍了照片hhh。

  这次热身赛都挺水的,而且最后还排在了ddf隔壁hhh。我们还因为提早ak无聊现学了下java的用法和编译。不过正赛并没有用到。

  正赛感觉比大连要正式点的,还有宣誓和国歌啥的。随后开场,开场我们还是挺顺的,第一题我嫌自己读题太慢然后让wkq大爷A了,然后zzh递给我一个魔方模拟我懒得讨论细节所以套了红书的板子A了。然后这个时候被一道数学题虐了,这个题很多人过我瞬间觉得崩盘。不过后面wkq大爷硬是肉眼观察公式a掉。而期间我和zzh也搞了一道网络流,由于是zzh读的题我写的,所以有个输出弄反了wa了一发,比较神来之笔的是用了wkq大爷的板子,杜绝了可能的tle。

  然后我感觉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真的用光了自己攒了整个大学的好运气:wkq大爷丢给我一道题,说:这是kd树,你写吧。我:哦。然后wkq大爷大概说了下题,是每次维护某个范围内点的权值最小是多少(好像还有若干限制,但是大意如此)。我就想这不就是裸kd树加个维护范围内值的最大来剪枝就好了嘛,然后啪啪啪写完,re后和wkq大爷调了一下后ac。后面我才知道这题要把点排序插入然后替罪羊式维护kd树平衡,结果我就这么水过去了。我当时内心挺也崩溃的:这也能行?

  我们是封board前过的第五题。rk好像11还是13来着,根据上次大连的判断,我们必须再搞一题才能金。所以我们开始想那道概率期望递推。但是我们队三个人数学都弱得不行,推到最后半小时才东拼西凑出正解。由于主要的式子是我想的,就换我来写,zzh辅助。但是我脑梗属性又犯了,有个地方死活不对。最后五分钟的时候我绝望得不行,我跟队友说这次无论这道题出没出我都要睡不着了,出了golden了睡不着,没出背锅睡不着。但到底没出,直到赛后五分钟才发现我应该从1循环写成了0,某个情况会算多一次,改了之后就过样例了。我惨叫一声跪地不起。

  但后面林老师过来跟我们聊时表示好像最后一小时其他队普遍不乐观,我们貌似稳金了。我当时很蒙蔽:这也能行?不过当时气氛比较悲催的是二队,过去访问据说他们被电脑狙击,大好局势覆灭。貌似可能掉出金牌区。我那时也是说不出话。

  后面有人叫我们来领奖,当我被分到第一梯队的时候,心中松了一口气,最后看到二队他们也被分到第一梯队了,说是幸运不是但不幸也不是。我在上去领奖途中想了很多,似乎回顾了自己的人生,我好像还未能接受我能拿金牌的现实。直到拿下奖牌,回到宾馆,我仍然是混混沌沌的,因为我似乎给自己写好了剧本,大三就拿两枚银,大四才金,而且这枚金应该是我经过了死斗之后,最终拿下的,但是这次这枚金,让我觉得没有实感。但结果如此,可能由于不能接受,脾气还变得有点坏,回来途中还和空姐吵了两句架。

  刹那之间,我的竞赛生涯就迎来了结局?

 

不,上海,China-Final(CF)

  说起来这事情挺悲剧的,我原来想好了是ChinaFinal这周去体测,谁知道青岛能炸裂爆发,赢得了去China-Final的机会。我本来有点不想去的,但是想着说不定把队伍一拆wkq和zzh就去不了了,于是作观光团+赚奖金的打算。

  CF前一场,CCPC的final,我们的一队打得挺好的,所以我们整支队伍整体的氛围还是比较轻松的,但是出发的时候还是发生了不幸的事情,左大神的包不小心落地铁上了,不知道有没有因此破坏了左大神的比赛状态。

  CF的主办方还是非常有历史底蕴的,作为首次举办icpc的学校,而且主持人水平也很高,发的衣服啊什么的也很豪华,让我这个观光队员很是满足。

  热身赛,我感觉我们队发挥还是很好的,我xjb搞了一道数学,然后和zzh一起搞了一道乱搞题(不知道怎么分类,但是就是有想法+点小技巧的题),wkq大爷搞了一道比较神的dp还是博弈,比较可惜的是有道折半搜索没看出来,还以为是dp在想。总得来说发挥稳定,由于我队没有出线压力,这个题数和罚时还是很棒的。

  正赛,前三题都很水的,开第四题的途中卡了下,本来决定开数学,但zzh和我讨论了个题,我说了一个做法,但我们都觉得如果是这样就太水了(当时board上也没什么人过),但最后我还是决定写,然后wa,怀疑人生。这时wkq大爷还没找到他的题于是也加入讨论,但无果。我猜想是精度问题,但是又一直证明不出如何卡掉精度,于是重新读题。这时wkq大爷开始开题,但是后面被我打断了,我说你给我10分钟一个高精度的事情,结果高精度还真tm过了,内心非常日狗。然后就和zzh去搞数学题去了。

  这里狂膜wkq大爷,他总是能搞出一道我和zzh都不会的题,是道后缀自动机,不过一开始wa了,于是我建议对拍(这道题wkq说做法的时候我建议他用白话讲结果还被对面的队吐槽了)。拍出错改了就对了。此时,又是快要封board之时。

  我那时有点急,因为这时我们比较靠后的,所以放弃了对board的判断,下了决定一心一意搞数学题了。最后暴露了我们三的数学弱点,没搞出来,暴死。结果还被对面过了智商题吊打罚时好不爽啊TAT。

  不过上海总归是混到奖金了

  

后记:(更新于2017.05.12,离开北京前一天,这大概是我对oi+acm生涯最后的后记了)

  青岛夺金的实感还没落下,但我几乎就已经快把它忘光了。

  我总是想起那个俳句:“人生五十年,如梦亦如幻。”我到现在也难以以金牌爷自居,我始终不能认同这枚金牌。

  但我似乎回不去了,在出来实习之后才发现这个世界多么博大精深。而我稀烂的绩点和拙劣的智商告诉我,我不可能做到acm和学习工作的兼顾。

  也曾考虑过读研续命,不过这真的有意义么?我才发现自己高中所坚持的东西是多么愚蠢,我视为宝石的东西,其实只是别人水晶殿堂里的一角而已。我为之惊叹,而对别人不解的愤怒,其实也就是说明我的阅历仅此而已。我以为自己是为了女神,但其实只是给自己的懦弱找避风港而已,我根本没有为她付出过什么。我的人生哲学观,似乎就是不输就是赢,只要不认真做任何事,那我也不会感到悲伤,也不会真正感受到失败的屈辱。

  我其实也是不称职的,我真的有在这个梦想当中认真过吗?半年后的我告诉自己,没有。因为我根本没有认可这个结局,说明其过程,并没有做到自己想要的。

  但我是幸运的,我最终能在这长达九年的拼搏当中善终,也为我之后的茶余饭后至少留下了些谈资。

  于是作为一个所谓的追梦者,我想在这里给自己画上句号,是时候再找到一段旅程了。

  感谢遇到oi和acm,才能让我接触到这么多人和事。

  也祝各位后来者好运。

  Farewell。

  

 

  

 

posted @ 2016-11-16 17:09  F.D.His.D  阅读(...)  评论(...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