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笔记

世界观与方法论by寒武纪

世界观(理论层面)

轮次>行为>逻辑>发言

说得好啊

逻辑只是手段,推理才是目的!

逻辑,实则笼统至极,但却见仁见智。

个人认为逻辑是指通过客观的认知相对的概念相对的判断客观的论证来去理解分辨客观世界的思维规律。

推理,是指通过一个或n个已知信息作为基础,推导出一个或n个未知信息的过程。

——《我为纯粹逻辑流派代言》

 

收益论不是逻辑论!

身为狼人,他的一言一行应当是要讲收益,要有收益的。应当并不是肯定,也不是必须。 有些人玩狼会把收益很明确性很明显化的释放出来,而有些人玩狼并不会表现出行为动机和操作收益。

例如:

有些倒钩狼站边真预言家,打外置位好人,同时打击其他队友,他的收益是: 把外置位好人赶出预言家队伍,推进悍跳狼队伍。把队友打成狼是为了做高自己身份,一旦自己暴露,瞬间反转做高队友身份。已然具备了常规盘收益的条件。

但有些倒钩狼站边真预言家,只打悍跳狼,他并不会轻举妄动的打击外置位的任何卡牌,发言能力强,能说会道,逻辑优质,行为严谨,打斗风格成熟.....盘收益的话该操作的收益在哪里呢?类似现象不胜枚举。

 

显然,通过一些现象具备盘收益条件的时候,才会产生客观或主观的思考量。相反,不具备现象条件的时候,拿什么条件作为盘收益的基础呢?没有收益的行为和操作就是好人吗? 所以说收益论不是逻辑论更不能是直接定义身份假设的思考开端

 

 

方法论(实践层面)

别怕牺牲,铁出轮次!

个人认为无论任何阵营,不要畏惧任何的牺牲。

试问那局胜利不是由一次又一次的牺牲换来的?就因为第一天害怕疑似的一张枪匪出局开枪蹦死预言家所以就乱轮次出人吗?枪匪开枪蹦死预言家怎么了?是不能打了还是找不到狼了?好!大家会说有些特殊状况确实考虑到避免枪匪开枪射杀预言家考虑外置位出牌出对的概率是不是五五开谁敢保证钢铁出对外置位疑似的狼人,出对了且是万分侥幸,出错了就直接给狼队提供了屠杀阵营的刀路捷径,在确定以及肯定的一件事情与不敢确定以及不敢肯定的一件事情上相比对,客观上是不是选择去做这件确定以及肯定的这一件事情呢?客观上面对钢铁狼人和疑似狼人身份的牌是不是出人轮次是出钢铁狼人?如果不能通过任何手段确定该张底牌为钢铁狼人身份,那就更提"疑似"这两字。我深知事事无绝对,有的只是相对,但铁出轮次相比于乱出轮,是不是铁出轮次相对靠谱!

点对点饱和打击

点对点打击独立目标时忌讳拖踹多个目标并列打击。

打张三就点对点饱和打击张三,即便同时怀疑李四,王五,赵六。也不要在打张三这个轮次并列打击多个目标,毕竟好汉难敌四手。单打独斗的效果一定比拉网散打有质量,有效果。多维打击是打斗工作的大忌。这样非但打击不到张三,必然会被群攻致死。无关好人狼人。舌战群狼属实优秀,但往往死的又早又惨。世事无绝对,但相对更为靠谱。

好人原则与狼人原则by天宇

好人

(先让别人知道你是好人再抓狼)

  1. 不盘反逻辑。心里想想可以,这是必要的思考量,但不要以此为基础找狼找好人。

  2. 不要圣母心。不轻易保匪事牌或替狼人脑补借口跟理由来合理化狼人的行为与发言。

  3. 不干无意义疑似开眼操作。比如买马或突然不合理无理由地攻击某张牌。

  4. 不点评疑似神牌。只评价是好是坏,不说非神即狼,觉得是好人就是好人,不管他是神是民。

  5. 不情绪抵抗预言家。因为预言家打了你所以失去理智思考无脑跟狼走。

  6. 只做本分工作不捣乱。

总之,好人发言一定要好,不要稀奇古怪的。你发言差,还站边预言家,哪怕站对了,信真预言家的好人就觉得你是垫飞,狼人倒钩把你抗推;信对跳的好人觉得你是冲锋,狼人有逻辑跟借口打你和预言家;最怕的是犹豫的玩家,因为你去跟真预言家走了,他本身分不清,结果因为你的爆炸发言站边悍跳狼。所以好人发言一定要好。 以上,对银水尤为重要(不然又开始会有自刀论甚嚣尘上)。

如果每个人都这么玩游戏,质量局会越来越多,因为低端狼生存不下去,从而导致狼人配置也会越来越高,最后就是众神之战。路人局质量差的原因就是有好人做以上不该做的事情,导致游戏体验极差。

狼人

  1. 不开眼打人、保人,无论是否是队友。

  2. 不强行倒钩。

  3. 不强行装闭眼。

  4. 不要无意义找死抢轮次。

  5. 不自暴自弃,一个狼也能创造奇迹

玩狼容易被抓的人就是目的性太强,就是带着自己开眼的视角莫名其妙的保一下差的队友或银水,又或圣母心保人,带目的性地强打,所以一下就被抓了。

反之如果想人狼统一,就是彻底把自己当做好人,无论是队友还是银水还是好人,发言好、正,就保,发言差就锤,再带那么一点点爆水或者正气,强势带队,该迷糊的时候就迷糊,该“恍然大悟”的时候就装作“恍然大悟”,这才是真正闭眼的视角。有时候冲锋狼又需要反其道而行之,装作傻乎乎的愚民,越喜欢打人性牌的,越被你抓得死死的(这就是人性的弱点)。

 

各种流派by寒武纪

感觉流

感觉流派玩家拿好人:高倍输出感觉

我听他发言感觉他就是个狼人,他就是个狼人铁狼钢铁狼人!我不管!我要把他投死投死投死死!

但是他并不能一五一十的告诉你他为何凭何是个狼人的缘由。

感觉流派玩家拿狼人:高倍打心态

我是个好人呀!这样看来我确实站错边了,但我的感觉告诉我我听他确实不像预言家啊!可我真的是个好人!既然站错边了,你们要抗推我我也认,但是我确实是个好人啊!

格杀勿论。

听感

通常都会听到的:我听前置位的某号玩家像好人,听感上像好人,因为他聊天的那个心态我觉得不像是狼人心态,以及发言格式也不像是狼人能发出的格式,所以我觉得他像个好人。我听前置位的某号玩家匪徒,同理......

听感是什么?听觉,感觉。这一挂准的时候极准,不准的时候极炸。且只能是主观感觉,不具备任何客观说服性。

心态是什么?同理心,我觉的他的心态跟我的心态一样所以他就是个好人?我觉得?我觉得(主观思维)某个人的心态跟我相似,感觉,觉得相似,所以他就很可能是跟我有同种心态的底牌?

发言格式是什么?发言格式是编排过的一种规格式发言形态而已,是谁规定了好人狼人必须有不同规格式的发言形态呢?瞎猫当然是可以碰上死耗子的,但那只是侥幸而已。——《我只为纯粹逻辑代言》

 

没有什么内容是不允许被聊出来的,正如有些狼人喜欢聊些与有的没的,有些好人也喜欢聊些有的没的,并不能是因为是好人或狼人应该或者不应该聊出怎样怎样的格式。没有什么是应该或不应该,好人理直气壮的擦边贴脸狼人为什么就不能?同理,过分追究发言格式只会影响自己的判断。当然,影响这个判断的条件可以是心态、状态、情绪、人性、场外、擦边、贴脸等等等等,但绝对不可能是逻辑。

逻辑流

感觉流玩家的辨识性极其的极端。准的时候极其精准,不准的时候一塌糊涂。

相对而言逻辑的辨识性更加的稳定与其他任何手段。因为逻辑是以客观条件作为基础展开客观逻辑的推理,而感觉是以主观臆想作为基础展开主观意识的确定或否定。 感觉流派玩家往往只给结论,不给过程因为他们并不能有理有据的一五一十的把他们的感觉合情合理的复述出来。而逻辑流派玩家是通过以客观逻辑作为基础条件,展开的逻辑起点(通过已知信息作为逻辑起因),路径(推理过程),指向(推理结论)。 正确的推理过程是通过已知信息推导未知信息或新的信息,如果通过未知推导已知那就是猜测,因为只有已知的信息才能产生基本的客观辨识,逻辑辨识。

未知是什么?我们谁知道未知的信息是什么?

有些好人能够充分正确的运用逻辑思维和推理; 有些好人并不能够正确的运用逻辑思维和推理; 有些狼人能够充分正确的运用逻辑思维和推理; 有些狼人并不能够正确的运用逻辑思维和推理。

世事无绝对,有的只是相对。所以说,逻辑流不一定能精准的抓到狼人,也不一定能冲锋的骗取好人,但是相对于其他流派更为靠谱一些。

 

其他

数据库

无论是关系多好的好友,无论是打过成百上千局的好友,无论是情侣关系,我都不会对任何人建立数据库逻辑。因为数据库逻辑是逻辑之路上的绊脚石

倘若依照数据库逻辑展开逻辑推导工作,那么必定会被摔的头破血流,因为数据库逻辑只是储存了该人的一个常规思维(止行为习惯的一个常态)。然而在对局中,大概率人性都随时有可能变化成各种形态,更何况思维行为举止习惯?

 

站边by寒武纪

警上站边

无论前置位疑似跳预言家的卡牌聊的有多正,或者有多爆,内心深处是有多么情愿的认为是,或者多么不情愿的认为不是。尽量不要直接给出绝对性的定义,因为你还没有获得后置位起跳卡牌的发言(怂狼局另论);你还没有获得双向信息比对。不经比对就产生判断时,草率站边一定存在的就是单一输出致错的风险。一旦因为只获得单向信息草率站错了边,被打是在所难免的,会不会被打死就得看个人能力。站对边还好,但是我们不能左右被后置位外置位的任何人打成开眼狼冲锋狼倒钩狼垫飞狼的可能。欲加其罪,何患无词。所以避免草率单向信息直接站边,是因为可以把站错边的风险客观合理化的降低,同时也可以避免被后置位的任何人利用任何手段加以打击。还是选择对比之后再重新根据实际情况客观的审视两张对跳卡牌各自的。

 

阶段性站边——找团队靠谱吗?

阶段性站边的时刻,多数人都会在心中默默的找寻两张疑似预言家们各自的团队,但时常都是找来找去根本就找不齐某一张疑似悍跳狼的四狼团队,也找不到该疑似悍跳狼的任何一个狼队友。

这时就会思考:

  • 奇怪,这个疑似悍跳狼根本就没有团队,也没有队友啊!我怀疑他可能是真预言家,因为我压根就找不到他的团队阵营和队友。

  • 奇怪!众多明神明好人都站边了这张疑似悍跳狼,我从逻辑上认该张牌不是真预言家,为什么那些明神明好人通通都站边了他?难道是我站错边了吗?既然大家都站边他我也站边他得了。

此类情况不胜枚举。

悍跳狼悍跳发言差逻辑差,三个狼队友组团倒钩,不足为奇;悍跳狼发言好逻辑好,全票吃警,狼队全员冲锋,好人全员站错边,比比皆是;预言家发言好逻辑好,全员站对边,三狼倒钩,无可非议;预言家发言差逻辑差,全场不认,满票放逐,司空见惯。倘若通过团队站边,铁定是一件最不靠谱的手段,只因狼队通常都会打出各种各样的格式,随机应变于各种各样的结构。

行为

退水流/退狼流

退水流,退狼流,只是在警上阶段的一个单纯的行为动作,好人狼人都可以运用的公共战术之一。

例如我(底牌或警或匪)上警是来找预言家的,基于偏前置位发言,没有办法点评,干脆打个退水流吧!我站边第一个预言家就钢着手,站边第二个预言家就放手(退水)。又列如我在偏前置位没办法点评后置位的卡牌,干脆打个退狼流吧!接下来我听后置位谁是狼我就放手(退水)。该类操作想必司空见惯。

首先好人是可以打退水流退狼流,听到认为的悍跳狼或者认为的狼人可以用该行为该动作表示自己对于自己设定的目的做以回馈,结果如何另当别论。那么狼人呢?同样也可以打退水流退狼流,当听到真预言家发言比悍跳队友发言好时,退水。当听到悍跳队友发言比真预言家好时,退水。听到好人聊出爆米花退水,听到狼队友聊出爆米花同样可以退水。所以说该类操作客观看来只是一个行为一个动作而已。不能先入为主该类行为动作直接作为逻辑基础展开逻辑推导工作。

 

 

对话

对话看似平淡无奇,但实属于公共战术之一。因为该类战术现象是公共的、共同的、共用的常规战术,性质褒贬不一。狼人可以对话好人,也可以对话狼人。好人可以对话好人,也可以对话狼人。但都有一个共同特质就是以博心态为辅,点对点洗脑为主

很显而易见的是:

  • 狼人对话好人时,大多数是奏效的;

  • 狼人对话狼人,是演绎给好人看的;

  • 好人对话好人时,并不见得一定能否奏效(情况和概率不做假想和假设);

  • 好人对话狼人时,大多则是无功徒劳。

因为前两者是开眼视角,目的性很明确;后两者是闭眼视角,视野闭塞,目的性自然相对盲目。睁眼对话和摸黑对话那个更显著一些可想而知。相对于其他手段而言,逻辑的客观辨识性更为明朗明确,心态实则就是同理心,它只能同化掉任何客观的逻辑认知层面产生的辨识性,而人性与逻辑更无关联,它更能更快速的模糊掉任何客观逻辑的逻辑辨识性。

 

离线

一被打就离线,被打完就回来,离线跟是好人是狼人有直接关系吗?有实质性逻辑关系吗?并没有。离线一分钟两分钟......这只能说明该行为只是一种行为而已,并不能充分成立是好人是狼人的逻辑和结论。哎呦!人家可能是(由于某些不可抗力的因素)信号不好,在电梯里,一会肯定就回来了,你管他干嘛!这那,那这的。听起来确实很中肯诺!似乎有些许的同情心。替该行为脑补任何自以为的理由充当掉线离线的理由,这就是同理心。哎哟!人家可能是不想听某号牌发言(不想听到被别人打的发言)所以就离线了。有人会说出该动机,有人并不会说出该动机,但是外置位的牌不难想到这一层面。狼人放肆殴打好人时,心态脆弱的某些好人确实是可能会出现该类行为,因为没有谁能够左右谁的行为意志。同理。那么好人放肆殴打狼人时,心态脆弱的某些狼人为什么不可以出现该类行为呢?凭何只许好人可以脆弱,狼人就不许脆弱,凭何只许周官放火,就不许百姓点灯!所以该类现象,并不能直接的、充分的成立是好人狼人的逻辑和结论。

复盘

警上以及任何轮次里的任何玩家的复盘行为,都只能说明是一个单纯的复盘行为而已,并不能直接成立好人行为,或狼人行为。不能根据复盘行为定义身份是好是坏,因为我们并不知道该张卡牌复盘的真实动机究竟为何,他有可能就是想单纯的复盘,又有可能是想借用复盘做好自己好人身份,种种动机不得而知。是好人是狼人都可以肆无忌惮的复盘,所以复盘不能是作为逻辑条件展开推理工作。

 

帮预言家改警徽流

真预言家擅自更改警徽流其实并不是一件高明的操作,该操作通常都会影响外置位卡牌对获取警徽流卡牌信息的精准度和确定性。有时匪徒把握该操作的漏洞自爆,从而会营造出警徽流不变的客观事实。匪徒是睁眼视角,他们知道改没改警徽流查验,但警队(神、民阵营)是闭眼视角,他们无从知晓,导致的后果就是给外置位的警队卡牌们造成诸多猜测,以及不确定性。除开真预言家,之外的七名警队人员尽量不要有意诱导真预言家修改已经制定好的警徽流,或者直接替预言家修改警徽流。本着以预言家的既定信息为基准。有些人会觉得我能找到狼,且我是身份(女巫、猎人、守卫...)我当然能帮助预言家修改警徽流,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有意也好无意也罢,客观上都是在间接的修改预言家既定视角,同时也分化了预言家该局原有的原始客观视野。

狼人杀瞬时灵感by门派成员的集思广益

常规局定义身份(与预言家逻辑线无直接关系且没有拍底牌的玩家) by唐老鸭

从聊天内容中提取关系外置位身份和底牌的思考量,判断与对应身份(具体神职或狼或民)的符合程度。

从被外置位攻击后的语态、情绪以及行为的变化值(注意是变化值),去判断与对应身份(具体神职或狼或民)的符合程度,比如张三被李四说,“张三是铁狼人,送给女巫的礼物”,张三激动的解释一大推,甚至要跟他极限一换一,那张三就大概率是平民。

对于狼人来说,想要更加快速准确定义身份,那就要懂得催化剂是攻击压力,一味的保好人是不行的,抓住逻辑漏洞直接一套组合拳丢过去;再者就是设套让好人互打,总之就是旁敲侧击,注意一下别敲到女巫头上,敲到也不慌,学会及时止损,关于及时止损,下次再讲吧!

警徽流 by寒武纪

警徽流是预言家的双眼,她的目的是找寻狼人追捕狼人,或者传递给好人,但是它并不一定(要)或者能够精准的流在狼人头上,也并不能绝对的展现出一名预言家该有的客观视野,警徽流铺排的位置和流向也只能是试图性的去找狼的方向。多数是定义不了任何所谓的格局。

预言家首验验人的心路历程可有可无,可编可不编,也不拘泥于位置上的形态。并非必须要上下位置查验,并非不能任意位置查验,无从细说。

有些真预言家验出左置位金水或查杀,第一视角开在左置位; 有些真预言家验出左置位金水或查杀偏不在左置位铺排第一警徽流向,去右置位展开第一警徽流向; 有些悍跳狼给左置位发放发金水或查杀......

同理。所以!左置位预言家查验左置位金水或查杀第一警徽流向在左右置位,客观上都是可以成立。两压警下、两压警上、单压一张、三张警下压两张、任何形态的警徽流向在客观视角上也都是可以成立的。相对而言的是符不符合当局相对客观的大众逻辑视角而已,即合不合理而已。

对预言家的思考 by小刑

这部分中的“我”为小刑

站边

first of all,还是根据当事人的发言去找预言家。

如果出局的“预言家”是大票型冲走的话,那么第二天留在场上的“预言家”大概率底牌为狼人;

如果是一半一半的出局“预言家”(记为A),第二天场上“预言家”B并未死亡,是因为狼人牌多数去冲锋了,一旦刀了预言家B就相当于把自己裸在台面上(其实也可能是B为狼)

如果出局的“预言家”票型一半一半但第二天醒来发现遗留在场上的“预言家”吃刀,那么多半好人站错边,狼人开多倒勾

假设是没有能够夜间守护的板子,第二天留在场上的预言家一定出局,因为一旦验到倒勾狼一定是血亏的。

如果在场预言家并未出局,那么这时候好人就该考虑自己是否站错边了。(当然也可能是狼人采取了屠民路线)

我以前特别喜欢打平衡,总是拿着“打平衡”来说要出掉第二天遗留在场上的“预言家”,为此扣了不少分。

至于这个逻辑,只在没有能夜间守护人的牌的或永序的板子适用,其他的还有待加以完善。

 

我定义一个人的底牌是否为狼人牌的理由很简单,我会在听完发言之后默默的在我心中做出一番点评,如果有人点评的和我相似,视角和我60%以上的重合,那么我就会觉得这个人底牌大概率为一张好人牌。但这个的前提在于你确实站对了边,如果你自认为自身发言并不是特别优秀的前提下,你所认为的那些和你“视角重合”的玩家却又恰好认下你,这时候就该思考是否自己站错了边,于是狼人牌开始拉自己的票

我不会一条路走到黑的,一定会适可而止的停下反推自己的逻辑,不然很容易一整局都在帮狼人牌做事(曾经被一个预言家骂了十分钟留下的血与泪)。

还有一点就是那些和你站边,逻辑都相反的玩家如果他们的独立发言听起来还算是可以的情况下也要去适时的反推自己的逻辑,考虑自己是否站错了边。打狼人杀我最看不起的就是那些“谁打我我就打谁”的玩家,在自己收到攻击时反击的前提是他攻击你的逻辑并不是是正的,或是他的一整套逻辑下来是不通顺的,有矛盾之处的,反之,则要思考是否自己站错了边。如果连考虑自己是否站错了边都考虑不到的话,那么真的就,就一整局帮狼人玩吧。

团队

假设有守卫/摄梦人的板子,第二天可能会外置位刀人,但倒勾的狼这时候再不该在继续倒勾下去了,也会冲起来打。(这点清晨不太认同)

如果一个狼人牌头铁死跟着真预言家走,出自己狼队友一个两个三个,那我对他表示满满的敬佩。

没必要根据团队去判定,就看预言家的发言,第二天死不死看他对外置位狼坑的更新合理不合理。从预言家自身的视角和验人信息去判定。

”团队“很容易被某些很会玩的狼人搅混水。

如果只听个人的独立发言的话只能判断一个人是否为狼人牌,因而我觉得这样会比较亏,我点狼坑通常是优先寻找共边关系,如果有一个共边关系中出现了多张明好人牌,那么这个关系中大概率就会是好人,反之,则是狼坑。

我并不否认会有超级厉害的狼人玩家混入其中,所以第一轮警下站边时,还是优先听对跳两张预言家的对比发言来判断,看团队这个东西更多适用于第一轮票型已经出来之后才能更好的去利用(即从第一天上票来看团队关系)

好人应该利用票型去警惕那些语言与行为不一致的玩家。

我比较习惯一个就是外置位听杀某些人,随后开始思考他的共边关系,看他的发言和票型是否矛盾,发言逻辑是否矛盾,所保下的牌是否为好人牌,攻击的牌又是否发言真的差。

警下预

按照目前约定俗成的习惯来看,警下预就是贴脸。

顶级玩家的特征 by清晨

以前感觉顶级玩家在对局过程中的特征有:

  • 记忆准确

  • 逻辑清晰

  • 抗压能力强

现在觉得顶级玩家的特征只有一点:

  • ''迎合能力强''——即:能够快速判断场上所有玩家水平,并依据他们的水平、在综合研判后,进行特定的逻辑输出进而让场上尽量多的人认下。

灵感来源:

最近拿好人,经常,我通过每个玩家的发言、状态等等因素和细节进行宏观判断时,虽然能够得到准确(对于定义场上玩家身份来说,准确得离谱)的结论,但场上好人由于他们各自思想的局限性,我得不到他们的理解(甚至说我开眼),就都会被抗推。 拿狼时,我同样的发言思路,还是被抗推,且复盘时好人都觉得很正常。 唉,无语子。

 

第一夜守卫究竟该何去何从 by唐老鸭

很多人憧憬于奶死自刀狼和守住女巫的传说,就像被彩票的大奖冲昏了头脑,每次第一夜小手去放别人头上时,就像买了彩票一样满怀期待。

  • 从概率学上不可取。在狼人不自刀的情况下,守中女巫和守中外置位6张好人中的任意一张概率相等,所以奶穿好人的概率是守中女巫概率的6倍。

  • 从好人总技能收益上不可取。有守卫的板子会有女巫,女巫第一夜通常会救人的,排除掉奶死外置位好人情况来看,第一夜女巫一次性解药用了,守卫也守人了,但是问题来了,不能连续性守,如果第二夜有很需要守护的牌(预言家、女巫等),当第一夜守过该牌后,留给自己的只有后悔与无助(技能收益出现概率性损失)。

 

 

posted @ 2021-07-08 18:09  wlc000  阅读(262)  评论(0编辑  收藏  举报
// 侧边栏目录 // https://blog-static.cnblogs.com/files/douzujun/marvin.nav.my1502.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