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4-28】大人的自由

20:00

怀疑并不是缺点。总是疑,而并不下断语,这才是缺点。

                                                                                                  ——LX

上周跟何太辩论时,她最后说了一句:“(工作以来)我从来都没有过发自内心(无忧无虑)的开心了”。

 

在自己未成年时,有父母在帮自己扛下所有的情况下,让自己无忧无虑时,是真的经常会发自内心地开心。未成年之前的那段无忧无虑,确实也是我经常回忆和幻想的内容。可以说,那是支撑起我成年以后到现在的所有内心愉快与放松的圣地。

 

在车里听着周杰伦的歌,不只是好听,而是让我泛起满满的回忆。他的每一句歌词,都能清晰地勾勒出我幻想从前画面的每一贞点,这便是我童年的无忧,给我留下了巨大的财富。有些先人痴呆了,但总能复述他的童年,可想而知,这可是一生的财富。

 

如果,我除了去回忆这份开心,还一 直惦记希望再次拥有像儿时那样无忧无虑的机会,那很容易陷入那种“鼓吹新式自由”的陷阱。未成年前,思想不算成熟,想吃就说,想玩就走,还是在有家长物理范围的管教情况下实现想象自由。现在成年了,不可能再有家长这样跟在自己屁股后面了,虽然自己绝对不会让自己干坏事,但这种独来独往的自由,并不符合成年人的主流,还会有许安异样眼光,几乎不可能做到忽视他们存在。因此,也并不会有未成年时的那种轻松和愉悦。

 

成年了不是没有开心,更不会没有发自内心的自在,只是形态更高级了,是一份带着责任感的自由。成年人的责任感让我们多了许多连带的恐惧和连带的欲望。这是真正影响我们内心自由和开心的重要因素。例如,怕自己孩子没有上到好的学校,怕父母病了没钱照顿。又例如,超想让孩子能上最核心的培训机构,否则怕被抛弃;而且,还想最大地扶持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帮他们巩固美好的家庭。

 

恐惧和欲望其实是一物两面的东西,有欲望必然有恐惧,但是欲望又很容易被那张“上进”的狼皮懵惑成绵羊而永远不被发现。一是不敢发现,发现了会不会觉得自己不上进了,父母那么辛苦把我们养大,自己那么努力去读书改变命运,觉得自己不能去打“上进”的主意,然后让自己一直找不到缺乏安全感的出口,永远让自己守在欲望与恐惧之中。这怎么能让自己腾出时间和空间去填充“无忧无虑”的开心呢。

posted @ 2024-04-29 09:55  wc的一些事一些情  阅读(3)  评论(0编辑  收藏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