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4-16】辩证压力

20:00

逆境不仅仅让我们知道谁是酒肉朋友,谁是可以患难与共的好友,还会强化人际关系,让人们打开心扉。

                                                                                                  ——乔纳森·海特

昨晚下班路上,我还是主动聊起了小姨子近况去向的话题,何太跟我也有点想不通老襟想让她老婆和孩子回老家生活的想法。其实小姨子是不想回去的,还是想定居在现在的城市,我觉得老襟一定也是知道的。不过,我不是老襟本人,不可能知道他的心思。但是,我同为男人,同为父亲,同为丈夫角色,也许有点同情,有些谅解。

 

我今天还被我的副手问,是不是有很大的工作压力,因为我部门跟他部门合并后,我做正职,他做副职,所以最难啃的骨头,都落在我身上。他见我多次眉头紧皱地在会议室来回思考解决办法,就问了我这句话。我当然有压力,但是不是我有他就可以躲在背后不用承受?当然不是。

 

办法肯定要想,压力一定会有,但我回答了他:“几年前那么大压力的时期我都熬过来了,现在这些压力,已经不算什么了。” 我想,也许老襟现在所承受的压力绝对值,跟我前几年最大压力的时候一样。这跟条件无关,而是跟期望与损失之间的绝对差值有关。我当时的许多行为举止,在外人看来,哪怕是何太,都有时不可理喻。但是,我当时最需要的不是提醒,而是倾听和体谅。我想,当下的老襟也是如此。

 

何太昨晚还岳父为例子,从年轻的膨胀,到年中的焦虑,再到年老的坚持,无时不在面对生活的压力。坚持不是没有压力,而是习惯了压力,习惯了与恐惧相伴,咬紧牙关做正确的事情。正确,就意味着困难,这是“辩证论”决定的。

posted @ 2024-04-17 14:01  wc的一些事一些情  阅读(4)  评论(0编辑  收藏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