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降低项目的沟通成本?

图片来自“wikiart”

 

  “降本增效”是我职能的其中一个目标,我把项目成本归类为沟通成本和技术成本。通过自己多年的一些项目经验,我很保守地借助了二八定律把这两大类成本进行占比划分。我的保守不是因为80%的沟通成本给多了,而是技术的那个20%给多了。当然,这个实际占比因组织而异。如果我们的企业OA系统能非常智能地帮我们把每个人每分钟所做的事情进行“沟通”和“技术”归类,我想,我们的技术成本占比可能连10%都不到。不是我们同事的沟通能力有多差,而是我们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在技术的研发和流程的改进上下了很大的功夫,才能缩小到目前这个比例,这也是我们自身最能自主把控和完善的一点。

  沟通成本真的那么高吗?或者降低沟通成本真的那么难吗?我自己带着这两个问题摸索了也好长一段时间了,到目前为止还一直无法量化和回答这两个问题,但我可以通过一个现象横向地去衡量一下沟通到底有多难:尽管我们夫妻俩日见夜对的,但如果不把话明说出来,压根都不知道对方在真正想什么。 “我以为你懂我”,很多时候,这都是家庭破裂的根源,项目也是如此。难道就真的没有其他办法?有,通过我个人的实践经验,可以参考以下建议:

一、做好自己

  沟通,无非就是把事情说清楚。但说出来有时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其中最大的障碍就是“我以为”。不就把事情说出来吗,有多难。我跟你说,真的难。还是回到“与爱人相处”的例子上,这时可能有人会问,做项目跟谈情说爱有什么关系。我可以很真诚地说,如果连自己最熟悉的枕边人都无法很清晰地知道你在想什么,你的同事和客户更不会知道。所以,能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十分清晰地表达出来是一件多么牛B的事情。就像“我爱你”,三个字简单明了,没有半个字的废话,却完全不比那些TB级别信息输出所包含的内容少。如果你能锻炼到自己随时可以对自己的爱人和家人说出这三个字,降本已经不在话下,甚至还可以有更多的想象力让自己都意想不到。不信?试试就知道。

二、做强自己

  分工,是把个人效能最大化发挥的有效手段,这是市场化的趋势。我借用了这个原理规划了我们组织的职能划分,通过精细化分工合作来提高企业效能。在工业生产中,流程能自动化甚至智能化很大原因是生产要素相对客观。但在知识型生产中,例如目前的软件开发,主要还是靠人力主导,有人就有想法,有想法就有沟通成本。机器没有情绪,但人最多的就是情绪,标准化流程并不能把人的情绪规范化和稳定化,否则CMMI就成了心理学了。

  彼得·德鲁克说,人人都是管理者。我们可以管理自己的行为、管理自己的能力、管理自己所有的一切,因为我们都是自己的主人。分工能让我们更加专注于自己所熟悉的领域,但各职能的衔接离不开人为的沟通。所以,多站在别人的角度去思考可以很好地降低沟通成本。但我经常反思一个问题,站在别人角度意思意味着要懂得别人在想什么。所以,要真正做到可以站在别人角度思考,需要对人性有较深的理解才能“站”得好。

  同样道理,想要在分工层面合作得好,也必须得懂点其他同事领域的东西。分工的目的是突破个人能力的局限,而不是局限个人能力。分工是做事维度,全栈是做人维度,“分工合作”跟“全栈能力”毫不冲突,做人是做事的基础,做一个全方位能力突出的人是分工合作做好一件事情的根基。所以,在分工合作当中,主动去发现别人(其他职能领域同事)的优点,向别人学习,相互借助对方的力量加强自己全方位能力的发展,只有共赢才能合作,这是最基本的常识。所以,想跟能力强的人一起共事,很简单,先把自己做强。

三、做对自己

  合作讲究的是信任,信任所需要的成本远远远(重要事情说三遍)低于不信任的成本。同事之间的信任,客户之间的认可,这都是财富。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我就不再从经济学角度去分析了。沃伦·巴菲特说了:“慢慢发财是很容易的事,而快速发财是很难的,可是多数人喜欢很难的事”。既然信任就是财富,所以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同样需要像财富那样慢慢去积累。所谓日久见人心,一直保持着自己的真诚和善良,这才是做人的最佳策略。只可惜,人性本急,只因看那些“看得见的”很容易,而看那些“看不见的”确实需要费神费力去思考。自认为聪明的人很多,而聪明人也不可能没有风险意识,并且不可能不设防备失败,但聪明人最大的风险就是太依赖自己的聪明了。聪明也是一种资本,但也要德配其位啊。

  曹老板也说了,对方赚钱了,自己才有钱赚。这其实就是“站着别人角度去思考”的一种实践。别人先赚钱,看得见的,可能是急躁或嫉妒。看不见的,就是我信任你,我不着急,跟我合作你赚钱了,这才显得我有价值。长远看,这数很好算。信任是一种管理能力,同事信任你,都渴望跟你共事;领导信任你,他不会操你半点心;客户信任你,合作非找你不可。

  做对自己真的一点都不容易,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人是观念的产物。在互联网时代,正确的观念很容易获取,但自我改变的真的难。各种眼前的利益,各种被动的情绪都是劲敌。就像我的老同事小肖一边喝茶一边跟我说,你的想法是对的,但找这样的人太难了。难就对了,容易谁都能做。如果你和我都做对了,是不是比原来你和我都没做对之前的成本要低了?哪怕低那么一点点也是好的开始呀。现在开始会晚吗?我想说:现在是余生的最早。

posted @ 2019-07-18 21:42 wc的一些事一些情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