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1】今天写多了

07:50

这一周的睡眠质量都不是很好,相对较浅,一晚醒个两三次都算“正常”,早上醒来的各种混沌和沉重很让人不爽。如果给广东人来评价的话,那叫“湿气重”。两年前,我应该还是挺迷恋这个词语的,不管什么不适,尽管就往“湿气重”靠拢即可,这种说法温柔而不像“百度”吓人,一杯“黄振龙”即可压惊。

 

“湿气重”和我昨天写的“房价会下降”其实没什么两样,无法科学地证伪,完全任凭自己主观感受:我喜欢这种说法。当然,如果这种“我喜欢”能让自己身体舒服了,我也是认了,但几年下来并没有。

 

早上等地铁的时候跟老婆也反馈了:“这周的状态都不是最佳的,放眼一年期,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但今天我不会,因为我知道我为什么状态不佳”。

 

这几天下来,思考的东西多,至少比上一周要想的事情多。可以不想吗?当然可以。如果我是一个不思进取的人,我肯定不去想,但我不是,我需要解决这些问题,现在如果不去想通,以后会更累。这种疲惫,对身体的要求非常高。我需要充足的睡眠和清淡的饮食。但,在 饮食方面,我并没有做好。整一周下来,几乎都是“快餐”解决,并没有煮过饭。我可以用工作繁忙作为自己找借口,无法兼顾煮饭,但我不能欺骗自己。根源还是在于自己并没有把吃的质量放在心上,跟工作和时间没有关系。所以,自己的不适,自己负责。

 

“人越多了解事物的因果由来,他就能越多的掌握事件的后果,并减少由此而来的苦楚。”

                                                                                                       ——斯宾诺莎

 

昨天早上写完日记,跟小肖也聊了好一段时间。回想以前每次跟他聊天的内容,几乎都是从工作谈到人生,这一次也不例外。工作上的态度,我们的观点相差不大,努力做好自己就好。但在生活上的观念,他始终还在“原地踏步”,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也是两年前,他始终把美好锁定在以前,老觉得小时候有多好,年轻时有多激情。在我看来,加上他这个岁数,完全就是“中年危机”。

 

“不要辜负童年时渴望比童年更加有趣的长大”。

                                                                                                         ——何伟潮

 

这句话是我前天思考时自己对自己说的话,刚好昨天就送给了小肖。人是观念的产物,能让自己有百分百把握的,就是掌控自己。我会永远觉得我当下的选择是最好的,这是最佳策略。从经济学角度分析,“机会成本”是自己选择外所付出的成本,已经不在自己的掌控范围内,如果想利润最大化,只有把当前的选择做到最好,把“营业额”做大,自己的收益才最高。老是回想过去的好,完全是一门“亏本生意”。

 

当我把这个道理也讲给我老婆听的时候,她立刻明白了为什么我花费这么大的劲去影响她和提升她,原来我选择她所付出的机会成本还不低。我听到后,怎么老有一种自己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我怎么不知道。

 

“在局限下,我知道分秒是怎么消耗的;在局限下,我知道一顿快餐或一瓶汽水会给身体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在局限下,我知道哪怕一丁点的正确观念改进能对自己有多大帮助”。

                                                                                                         ——何伟潮                 

 

其实,近期我自己有一个“问题现象”一直在思考着:结果一直在影响着过程。我一直也在用经济学原理给自己讲述“一切的负面情绪都在让自己的总体价值产生亏损”。生活都在“明牌”,但还是老打不对,只能怪自己愚蠢了。

 

“既往不恋,当下不杂,未来不迎”。

                                                                                                         ——曾国藩 

 

posted @ 2019-07-11 12:09 wc的一些事一些情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