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k me on GitHub

一个程序员被骗去养猪

2015年的一个傍晚,接到老友电话。

“飞哥,我想招个程序员”,老友问。

blablablabla,我大放厥词,讲了很多高标准严要求。

“飞哥,要不你加入我们?”

我知道老友的创业项目,玩高科技养猪。据说已经有了一个产品,是给猪戴的手环。老友毕竟是电子博士,算学以致用。我一个码农,恐怕只能给猪做H5游戏了。

不过,和朋友玩玩也不错。我来自好玩的射手座,喜欢和信任的朋友一起,享受做事的乐趣。更何况,老友答应我只用操心技术。

I'm in.

 


 

 

第一次进猪场,是一场灵魂的洗礼。

进场前戏特别多。先被消毒液喷了一分钟,然后洗了八遍澡。场长说,这里的防控等级比军事禁区都要高。我顿时心生敬畏,怀着神圣的心情走进一间大房舍。

白花花的,全是猪。


现代猪场


整个栋舍有两三百米长,分成一个个小隔间。每只猪戴在自己的隔间里,偶尔发出两声哼唧。地上有漏粪板,所以并没有想象中堆积如山的污物。通风系统吸走大部分臭味,但热烘烘的异样空气还是不可避免。忽然听到哗啦啦的声响,所有的猪都躁动起来。饲料沿着管道自动运到每个小隔间,又到了放料的时间。看着拱食的猪,我开始对比人生与猪生。

场长又偷偷告诉我,建这个场花了一个亿。狗日的,比人还金贵。

 


 

全国每年吃掉7亿头猪,每人吃掉半头猪。顺其自然,中国也是第一大养猪国。这两年正逢产业升级,各大养殖集团都在引入高科技。像手环这样的可穿戴设备,满大街都是。照着做一款猪用可穿戴设备,肯定不难。

于是,设计、打样、开模、配套软件开发…… 紧锣密鼓,热火朝天。第一个版本的产品出来了,欢天喜地,连忙赶到猪场测试。

猪甩了两下,产品就掉了。

人买个智能手表会心疼,猪对电子产品可没有那么关爱。后面的故事就简单多了,失败N次。原本两个月的研发计划拉长到两年,大版本号都更新了6代了,产品化希望还有些渺茫。又是一年春光,看窗外树梢新芽,心里嘀咕干嘛老和猪过不去。

这时候,老友在旁边接了个前线的电话,

“戴上了?”

“没应激?”

“信号正常?”

“数据准的?”

老友一挂电话,激动得说不出话。我很镇定:

“我就说嘛,坚持是成功的妈妈。”

 


猪用可穿戴产品

 


 

可穿戴产品拿到几家大客户。这几家大客户都是养猪业的大佬,数一数二的上市公司。别人的成功是开宝马迎娶白富美,从此走上人生巅峰。我和老友的成功,就是能下到更多的猪场。

作为一个程序员,我自然会注意猪场的软件。大猪场信息化都搞了一二十年了,ERP软件、数据库、移动端、云端、微信小程序都玩得溜溜的。不过,对于注意力都在猪上的一线工人来说,多个手机录入信息,总有些不方便。这个问题也是很长时间没解决方案。

当然,对于一个(身兼产品经理的)程序员来说,没有做不到的。

于是,我拉了几个人,搞起AI养猪。目标很简单,通过视频分析来省去人工的数据录入。我还给这个产品起了一个拉风的名字:

天蓬

在给开发团队介绍这个名字时,我知道开发小伙伴的内心是崩溃的。谁也不想摊上一个中二病的老大。更何况,我说的还是“人工智能养猪”,总有点标题党的意思。

等介绍完产品,我习惯性地总结:“这东西不难,你们很容易就能搞出来。”

“飞哥说的简单,一般都不简单。” 有人嘀咕,我装没听到。

 


 

 

传说中的“天蓬”上线,行业老大率先下了订单。小伙伴们有些激动,我装作没看到。 

 

程序员想的,无非是创造产品。如果产品不小心改变了行业,更是兴奋异常。

总归不负这养猪三年。

posted @ 2018-08-18 00:47  Vamei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