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 | 桃月廿一日记

早上起来听赵雷的歌,突然很有感触。想起父母,还有爷爷奶奶。曾经写过一段他们,又被我删掉了,因为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表达。我的家庭教育不能说有多好,毕竟我的父母也不可能不犯错。但是我真的很感激从小到大家里人对我不论做什么的支持,不论是精神上的还是物质上的。我说我不想上补习班了,我觉得没啥用,于是就把我所有的课都退了;我想捣鼓电脑,也会给我支持买各种东西,让我去学编程;我想捣鼓化学实验,也给我买化学仪器,也不会抱怨我搞实验把家里弄得挺乱。虽然都是些小钱,几百一千的,但是这种支持陪伴我这么多年,是这些支持拓宽的我的眼界、培养了我的求知欲、探索欲还有学习能力。至少这样来说,我的家庭教育是成功的。我父母可能也会有点唯成绩论吧,但是也只是他们,并不会一直push我成绩要怎么怎么样,成绩下滑了也只是在我耳边提醒一下我,让我分析一下原因,不会怎么对我生气。即使疫情的时候我家经济遇到困难,这些困难也从未体现在我身上过。我的家庭并不是完美的,我也是在争吵与叛逆中长大,但是我的家庭永远是温暖的、幸福的。

爷爷去世快三年了。今年过年吃年夜饭,把家里那张大圆桌摆出来的时候,我爸说之前过年,这桌子都是爷爷拿出来摆的,爷爷不在了,怪怪的。我愣住了。陪伴了我快17年的人走了,其实真的感觉会很大吗?其实本也没有,生活照样,也不会有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是总是在生活不起眼小事上体现出来,哦,原来他已经不在了。过年没能收到他的压岁钱;除夕没有人在家中的角落里摆上白萝卜插蜡烛了;没有人终日在客厅里听咚咚咚的抗日片了;没有人和我奶奶坐在一起听家族群里其他老人发的语音然后傻笑了。这些小小的变化一起组成了最大的变化,向你偷偷展示他的离开。

真怕我把这些都忘了,他就真的离开了。

posted @ 2023-03-21 07:51  Tim厉  阅读(34)  评论(0编辑  收藏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