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程序员的一天变得无厘头

赶地铁

王零一是个程序员。

睁眼醒来,摸出手机。

卧槽,闹铃没响,要迟到了。

王零一赶紧穿上衣服,往西二旗地铁站赶去。

王零一觉得自己应该跑起来,于是就跑起来了,渐渐他觉得自己越跑越快,两条腿像两个轮子一样。

——痴线,怎么会有人的腿跑起来像车轮。

过了安检,列车进站,大家抢着上车——这场景让王零一目瞪口呆。

有个老头,被挤在了后面,只见他胡子一吹,左腿弯曲,右手拿拐杖架在左腿上,一撬,前面那个两百斤的小伙子就像窜天猴一样飞了出去;

有个小矮子,噌地一下站了起来,好家伙,丈二大汉,两三步就从人群头顶踏到列车跟前,一蹲,又成了个小矮子,钻进车里了;

"哇啊!哇啊!"突然响起了防空警报一般的婴儿的哭声,女人大声叫喊:“别挤啦,别挤啦,老公,老公,我生了!”

……

场面已经失控了。

各种东西漫天乱飞,西瓜、榴莲、男的、女的……

王零一瑟缩在墙角,看着墙上慢慢滑下的一个大汉,颤颤巍巍地拿出手机,打通了一个电话。

“巴格,帮我拿我的工牌打一下卡,我遇到点状况,要迟到了。”

王零一的公司是工牌打卡,他把工牌留在了公司,这是让他的好朋友刘巴格帮他打卡。

对于互联网人而言,最重要的东西莫过于“本命工牌”了。从成为编程学徒开始,程序员会获取一张属于自己的本命工牌,日后的修炼,从编程学徒,到初阶编程师,中阶编程师,高阶编程师,到后面“恐怖如斯”的大架构师…… 程序员的修为都凝在这一张小小的本命工牌当中了。

程序员江湖有个霸主门派,叫“宇宙跳动”,这个门派的本命工牌有莫大的威能,只要悄悄散发一丝本命工牌的气息,就能让方圆几里的同阶甚至高阶拜服。

总之,“本命工牌”是很重要的东西,说它是程序员的第二生命也不为过。这种重要的东西自然不能轻易操持于外人之手,但刘巴格不一样,他可以说是王零一的至亲好友。

“得给钱!”刘巴格回答道。

王零一呆了一下,“什么?”

“得给钱,22块,你微信转给我。”刘巴格补充了一下。

王零一心似乎被猛地抓了一下,用颤抖的声音问道:“为什么要22块?这个底层逻辑是什么?”

“22块就22块,那有那么多为什么。”

“那你这个22块怎么完成赋能转化?”

“别问了,打钱。”

“那你个行为逻辑背后的抓手是什么?有没有考虑怎么形成闭环?”

滴……滴……滴……

刘巴格挂了,于是王零一就迟到了。

迟到

王零一赶到公司,肝胆一颤,坏了,技术总监已经守在了门口,把公司的大门遮得严严实实。

王零一赶紧缩在柱子后面,蹑手蹑脚,想悄悄摸到公司后门。没走几步,感觉脚下一空,两条腿还在使劲往前走,脖子却被提溜了起来。

总监提起王零一,把他放在了大门旁边,顺手摸出一个牌子,挂在王零一脖子上,上面写着两个大字——“工贼”。

王零一使劲把头垂了下去。

正在看着自己脚尖的王零一,忽然发现旁边多出了一个人的脚,抬头一看,原来是刘巴格。

还没说点什么,“咚”、“咚”,总监走到了他们面前。

“你们哔哔哔哔哔哔……”

训斥的话王零一自动过滤了,只是勾着头,免得口水直接呲到脸上。

忽然,总监说的一句话让王零一激灵了一下。

“强调了多少次不要迟到,这次迟到,扣一个月工资,年底绩效拿D。”

王零一瞬间感觉一股血冲到脑子里——“你侮辱我的人格可以,但你扣我的钱不行。”

王八蛋,忍你很久了,王零一仰起头,只看到两个黑洞洞的鼻孔。

总监,扶着腰,叉开两条腿,还在不停地训斥。

王零一又低下了头,

——蓄力,瞄准,啪,一声脆响,王零一的脚和总监的裆来了个亲密接触。

总监也是一条硬汉,吭都没吭一声,直接倒下了。

刘巴格吸了一口凉气,夹着腿,往旁边缩了缩。

公司的保安似乎发现了动静,以百米不冲刺的速度赶了过来。

王零一面无表情。

突然,刘巴格蹲到了总监旁边,手去扶住总监的胳膊……

猛地扒开,脚使劲往总监的裆部踩去,一脚,两脚,似乎不过瘾,刘巴格蹦起来,两脚一起,整个人落了下去,踩实了,还扭了几下。

刘巴格闭目,一脸享受地哈了一口气。

头上的假发也因为动作过大,落了下来,露出光亮的头顶。

刘巴格看向王零一,大喊:“零一,跑,这里交给我”。

王零一一咬牙,朝大楼外飞奔而去,回头瞥了一眼,刘巴格已经被一群保安淹没,只隐约可见一点头顶,反射着正道的光。

王零一忍不住地泪流满面,泪水在空中飘洒。

门口有个星巴克,有个西装革履的白领正细细品着星巴克咖啡,几片泪水飘进了杯子里,白领啜一小口,眉头一皱,又舒展开来——是盐巴,我喝到了加了盐巴的星巴克,掏出了手机,对着杯子一阵猛拍。

星巴克的店里,单子上有一列饮品——拿铁咖啡,中杯22元!

面试

跑出大楼,王零一四顾茫然,不知何去何从,这时手机收到一条短信,王零一心中一动,一看:

“靠,欠费了!”

叹了口气,摸摸空空如也的口袋,王零一决定先找一份工作。

约了一个面试,赶了过去。

面试官身材瘦小,面色阴沉,坐在一张大桌子后面,灯光昏暗,面试官的面孔隐隐约约。

自我介绍之后,面试官开始面试。

“你知道怎么用360进行Java的垃圾回收吗?”

“这……”

“一头牛重800公斤一座桥承重700公斤问牛怎么过桥”

“我……”。

“好了,面试就到这吧。”

面试官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了。临走时想到什么,顺嘴问了一句: “你为什么从上家公司离职呢?”

王零一面色纠结,“我把技术总监给打了。”

面试官一愣,说:“是***吗?”

“是的。”

哈哈哈哈……

面试官突然大笑起来,一掌劈下,厚重的桌子一分为二。

“**狗贼,他也有今天,我想k他很久了。年轻人,你不用面试了,现在,马上过来上班,以后我罩你。”

入职

王零一就这样入职了新公司。

领了工牌、电脑,王零一被安排了一个工位。

相邻的是一个白净帅气的小哥,小哥看起来很健谈。

“你好,我叫阿光。”

“你好,我叫王零一。”

“嘿,最近撕葱的事知道吧。”

“知道。”

“我命油我不油天。撕葱要是个程序员,嘿嘿,我是程序员,具体什么员,是我想成为你家庭的一员。……”

“你脑洞真大!”

阿光听了夸奖,说的更加兴奋了,白净的脸慢慢变红,头上也渐渐冒起了热气。

突然,砰!

彩虹糖一样,阿光的脑袋炸裂了!——真的脑洞炸裂了!

王零一吓了一大跳,一头扎进了天花板,两条腿儿使劲扑腾,挣扎不出来。

一双手拽住王零一的腿,一用力,把他拔了出来。

"谢谢啊!"王零一看着帮忙的人,又吓了一跳,还好这下只是蹦到桌子上。

王零一紧紧咬着自己右手的手指——原来拽他的这人,脑袋是个大灯泡。

“零一啊,我是阿光啊!”

听着是阿光的声音,王零一啧啧称奇,这灯泡从哪发的声音。

“零一,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我这么聪明、优秀、漂亮,爸妈不叫我阿聪、阿秀、阿花了,原来知道我迟早是要发光发亮的。”阿光兴奋地说道——灯光亮的王零一眼睛都睁不开了。

王零一心情有点复杂,掸去肩头的一颗彩虹糖,不想多说话。

“那你爸妈为什么不叫你阿明、阿亮呢?”

“是啊。怎么不叫我阿明、阿亮呢?”阿光坐回工位,苦思冥想了起来。大灯泡忽闪忽闪,办公室像是在搞电焊一样。

编码

王零一觉得不能再在阿光旁边坐下去了,他的眼睛快被闪瞎了。

端起电脑,王零一悄悄地挪到了旁边一个人少的屋子。

深吸一口气,王零一觉得气味有些不对,不过不以为意。

慢慢地,气味越来越重了,王零一终于忍不住了。

“谁他妈拉屎了。”

有个同事,过来拉住了王零一,指了指墙角。

原来墙角里有一个人,一部乱蓬蓬且稀疏的头发,一身破旧的格子衫,又脏又破。

这个人叫孔乙己。

孔乙己原来也是当过架构师的,不过代码其实写得不好,只是资历老,后来又总要上什么中台、高并发的,老板赔了不少钱,便几乎干不下去了。

幸而有些祖传项目,是孔乙己做过的,代码又臭,技术又旧,便让孔乙己做些维护的活计。

这臭味就是从孔乙己的代码散出来的。

同事似乎都对这臭味习以为常,王零一枯坐许久,终于忍不下去。

把鼻孔塞住,又戴上三层口罩。走到孔乙己身后。

“老兄,我能看看你的代码么?”

孔乙己似乎许久没人搭理,有人过来,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从抽屉里摸出三枚按键,一字排开,仔细一看,原来是CtrlCV

孔乙己便让出了座位。

王零一坐下来看起来了代码,只觉得眼睛辣的生疼。

孔乙己想要找些什么话来聊一聊,说的全是闭环,打法,倒逼,落地之类,教人半懂不懂。

王零一也没有搭理,孔乙己只当他年轻,不懂这些行话。

许久,孔乙己似乎觉得设计模式王零一大概是懂的,便凑了过去,

“你知道单例模式的四种写法吗?”

王零一便指着代码说道:”你真的看过设计模式么?怎么连用策略模式优化if-else都不知道。“

孔乙己便涨红了脸,说着什么“敏捷开发”、“持续集成”之类的话,众人也都哄笑起来,办公室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休息

王零一再抬头,夜已经深了。

屋里的臭味似乎淡了一些。

回头一看,一张行军床,孔乙己已经睡熟了,说着听不大清的梦话,似乎还拽了些文,“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

王零一叹口气,该回家休息了。

王零一出了公司,这时候园区里还有不少人。

王零一走过,行人纷纷退避。

“这人怕是踩过屎吧?”

“踩过屎也没这么臭?怕是掉进屎山里了吧?”

“这人是干什么的?难道是扒粪的?”

“这年头还有扒粪的吗?”

……

王零一拦了辆出租车,司机一靠近,便加油门跑了。

好几辆都是,王零一知道今天打不到车了。

在偏僻的地方寻了一个长凳,躺了上去,把工牌小心地掖进胸口,从屁股后面摸出一本书,翻了几页,王零一就睡着了。

于是那书便盖在了脸上,只见书名几个大字——

《码农的自我修养》


本文纯属娱乐,大家当小说看,乐一乐就行!

感谢脑洞炸裂的男人——码农小说家阿光大佬的客串!

posted @ 2021-06-17 12:28  三分恶  阅读(2392)  评论(18编辑  收藏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