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F NOI2020 统一省选游记

写在前面

这并非一篇称职的游记。它更多地记录了我的一些琐碎的,转瞬即逝的念头和想法;当然也有流水账的部分在内。

Day 0

一次没有实感的省选,恰似这半年来恍恍惚惚、梦境一般的生活。

最近的一周,我几乎没有来学校,而是选择了在家里自习。自习的效率勉强过关,而学习之外的时间,则几乎都花在了社交软件上。

毕竟,省选季就是退役季,对大多数人而言,这永远是一道难以跨越的天堑,横亘在自己的竞赛生涯之上——我的一位密友也不例外。前路迷茫,我和他都不确定,这种 “一条 QQ 发出去,五分钟内就能得到回复” 的安心感还能持续多久。

OI,特别是省选以上级别的比赛,考察面尤其宽广,从来就不是可以临时抱佛脚的东西。与其将未来赌在能否用一上午押中某道题的考点,不如再享受一下这种亲切、愉快的交流,感慨一番知己难觅,然后各自启程踏上未知的前路。

度过一下午的风尘车马,再用友情催生的欢笑犒赏自己,这种平淡的幸福或许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吧。但至少在分别的那一刻来临前,我们都很快乐,这就足够了。

Day1

对于命题人来说,贡献一道原题或许只会略微损失一些自己本就不是那么光彩的声誉;可对于大多数选手来说,对一道原题的陌生可能就意味着自己多年的努力付诸东流。

走出考场,我的心情有些忐忑。

凭借着对一些套路的充分积累,我在半小时内轻松解决了第二题。然而,对第一题的代码难度和常数因子的轻视,令我在上面花费了远超预期的时间和精力。对一个目标是集训队的选手来说,这可不是个好兆头。但无论如何,我的运气没有上次那么差——最后半小时的时候,我终于意识到了第二份常数较小的代码中的错误所在,并通过了所有样例和对拍。至于剩下的半小时,只够我匆匆完成第三题的得分希望渺茫的爆搜。

我有些怕。

我怕听到大多数人都 AK 的消息,我也怕被省队线甩在后面——哪怕 CSP 成绩足以作为我的后手,第一天的失误也足以干扰我第二天的发挥。所谓一朝被蛇咬,去年此刻的惶恐与无助,或许还会在接下来的大多数比赛里影响我的心态。

所幸,在场的所有选手,包括一位集训队,似乎都对第三题束手无策。即便第一题的常数因子仍然是个未知数,我还没有被大多数人甩下。

回到宾馆,让我些许振奋和慰藉的是,无论发挥如何,大家的心情都不是太差。或许是早已习惯了考场上的沉沉浮浮,或许是不愿让为数不多的与好友共处的时光遭到破坏,或许只是用笑声掩饰悲伤——我不知道。冠冕堂皇,站在干岸上的我,还没有迎来真正的挑战。我的战场不在,也不应该在这里。

晚上,送走了朋友,我打开了尘封在库里许久的《VA-11 Hall-A》。比起游戏,它更像是一本小说,一段不属于我们的故事。我们不需要对这个世界的一切悲喜剧负责,只需要安静地做一个旁观者,去共情,去体味一段虚拟的酸甜苦辣就好了。

Day2

终于,我站在了我曾仰望着的位置,可随之而来的并没有多少喜悦,而是怅然若失的迷茫。

早晨,我的精神状态不是特别好,原因却有些滑稽。

我听见闹钟响了,醒来却发现才刚过四点钟。我的闹钟好好地定在六点半,因此刚才叫醒我的,只能是一个梦了。醒来之后,我就再也无法沉睡,断断续续、半梦半醒地到了六点。

既然如此,我也无可奈何,只能用凉水尽可能地使自己保持清醒了。

……

但是,我没想到的是,今天的题目出乎我意料地……简单?

第二题一眼就看出是最近的原题,第一题也很容易想到预处理信息后状压。预处理看起来有些卡空间,但是只需要简单地分块,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第三题略微有些复杂,但是莫反后将每条边转化为它的每个约数,配合矩阵树定理,就可以得到一个复杂度十分优秀的暴力。加上一系列剪枝后,复杂度只需要 \(O(n^5 \cdot w)\),而常数 \(w\) 在最坏情况下也只有 \(144\)。看起来它能通过很多部分分,但是极限数据略微有些乏力。我记得用伴随矩阵可以优化掉一个 \(n\),但是具体做法已经记不清了——更何况,没必要为了一点不知道能不能被暴力跑过去的分,冒整道题都崩掉的风险。

在两个小时漫长而无聊的对拍、检查文件和扫雷后,这次省选就这么结束了,我甚至没来得及和我的那位密友一起吃上一顿饭,就不得不各奔前程了。

是的,省选就这样结束了。它来的仓促,走的匆匆,整场比赛都透露着一股半成品的廉价感。或许,变廉价的不止题目,还有选手的感情和心血吧。

坐在返程的列车上,我有种预感——接下来的路又要我一个人走了。对这种孤独感,我并不陌生。实际上,我去年曾经一个人在机房里度过了半年多的时间。但是,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阳光。当一个孤独的人品尝到友情的甘美后,他就不会再甘于孤独的每一天。我知道,我的那位密友,这次发挥的不错,但不是最好。或许我们不得不分道扬镳了。

但是这又有什么呢,毕竟我也只是给自己本就短暂的竞赛生涯,添上视野中的最后一把柴火而已。接下来的两个月,一个人走下去也没有什么吧,我对自己说。

后来

艺术源于生活,可切身体味的生活往往比看得见摸不着的艺术更有味道。

成绩出来了,对我是一份意料之外的幸运,也是一份意料之中的不幸。由于几位高水平选手的失误,我的成绩名列前茅,但我的密友却与省队擦肩而过。

他向我感慨道,他有很多次机会扳回这些分,可每一次都失之交臂。他有些不甘,但也无能为力。我无话可说,只能机械地用表情包刻画内心的滋味。我为他感到不幸,也暗自祈祷这样的事情不会在我身上发生第二次。

其实他本来不必这么着急的。他的天赋不是最好的,但也远非平庸;如果再给他一年的时间,我相信他完全可以凭自己的实力争取到自己想要的。可现在不行了,一句说不清道不明的天机,让我们都戴上了枷锁。曾经有的,现在都没了;而我所拼命追求的,就是摘掉这片枷锁的权利。他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他不像 20 届的学长们,被夺走的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他也不像我,在一艘即将沉没的船上赌上了一切;但是他曾经付出的种种,在这片巨大的阴影下,几乎被全盘否认了——毫无疑问这不公平,即便它是为了所谓的 “更大的公平”。

不知道八月之后,我会以什么样的心情再打开这篇文章;再看到这里时,又会是什么心情。

我们早就过了可以随便哭泣,随便宣泄感情的年纪,但是这无声的呐喊,迟早有一天会将我们的愤懑化作力量的。

posted @ 2020-06-23 16:40  suwakow  阅读(1487)  评论(10编辑  收藏  举报
Live2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