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小猫King

一只猫咪去了,再也不会回来了。它的名字叫做:King。

 

在院子里,小树下,我为King挖了个坑,权作墓穴。然后,将它轻轻地放了进去,缓缓地盖上一层层土,就仿佛为它穿上一件件新衣。

 

“我一直就喜欢King,想把它留下。哪怕它一直身体不好,一直没学会怎么讨好人。”妻子在旁边已经哭得泪人一般。

八岁的小贝贝献上白色的野花,放在土堆上。一边哭泣一边哽咽地说:“King还经常帮我一起抓蛾子呢。呜呜~~~~ ”

 

King并不是我们家的,它只是在这里短暂栖身。King的妈妈是一个演员,由于在外面拍戏的缘故,将King和另外一只加菲猫,推推,寄养在我们这儿。算起来,King来我们家已经有半年了。

 

推推,那只加菲猫,很招人喜欢。加菲猫就是那种常见的大黄猫。和电影里的加菲猫一样,推推好吃喜睡,懒惰到只有吃饭时才能看到它抖擞的精神。然而,加菲猫从来都是搞怪的高手、惹人疼的班头。它知道如何取悦他人,经常摆出一些让人忍俊不禁的POSE来,害的我和妻子急火火地找来相机拍照,然后再和朋友分享喜悦。

 

King和推推完全不一样。如果说推推是一个开心果,那么King就是一个贵族,彻头彻尾的贵族。King是一只暹罗猫,原来只在王宫和大寺庙中饲养的贵族猫,所以一走一动,风姿卓卓。推推往往任凭我们抱他、摆弄它,一幅随遇而安的样子,而King却绝不迁就。它会很快从我们的怀抱中挣扎出来,或是踩着猫步轻巧地走开,彰显我行我素的气质。就凭那身贵气,叫它King完全名副其实。

 

一开始,我非常喜欢推推的会撒娇和惫懒。后来,两只猫咪的妈妈来看它们。妻子和小贝贝都表示更喜欢King。妻子说:King虽然比推推小,才两岁多,却有一幅成熟的灵魂,通人性。小贝贝说:推推太懒了,不陪他玩。King经常陪他一起抓蛾子。

 

这几个月,家里蛾子成灾。妻子不敢打,贝贝想打打不到,经常跑来叫我:爸爸,蛾子!对于蛾子,推推一幅无动于衷的样子,King也不很积极,但有时却会扑来蹦去,一幅势不两立的架势,这个时候,贝贝就会跑去一起扑蛾子。贝贝觉得King更亲,也许是这种扑蛾子的伙伴情谊吧。

 

打那时起,我便开始注意King了,开始正面地观察King的一举一动。。。

 

无论是谁,在书桌旁认真工作时,总是觉得时间是那样飞快。等时间过去,感叹逝者如斯夫之时,未免又会感到一丝无聊和单调。我和妻子便是如此。自从King来了之后,事情就有了奇妙的变化。从思考中走出来时、从阅读中松弛下来时,我们总会发现:不知何时,King静静地卧在书桌一旁,并时不时地看将过来。偶尔,它也会丝毫不顾你的功课,旁若无人地从你的键盘上踏过;若是高兴,它还会趴在屏幕前,挡住你的视线,和你柔柔地对视,让你哭笑不得。妻子说King通人性,也许说的就是这吧。。。

 

King的身体一直不好。它的肠胃不好,吃东西很娇气。干的不能吃,凉的不能吃,干湿混合的也不能吃,只能吃刚开封的湿湿的猫粮。一有差池,便会吐个不停,看它那又吐又喘的样子,真让人心疼。为此我们还特意向它的妈妈请教,回答是去医院看过,医生说毫无办法。这是暹罗猫的遗传病,根本治不好,只有小心投食一途。有些时候,看着轻巧地踏着猫步走过的King,就仿佛看着一个得了严重厌食症的美女,心情真是很复杂。

 

据说猫的平均寿命是十岁。我们根本就没想过那一天来的那么早,那么突然。

 

前天晚上,King可能想多吃点儿,又跑到推推的饭盆里,吃了推推的干湿混合猫粮。很快它就吐了,而且连吐了三次,吐到只能吐出胃液。妻子说,整个晚上,都能听到King的呕吐声。第二天,King藏了起来,恹恹地趴在那儿,水都不喝一点儿。我跑出去为它买土霉素等胃肠消炎药。药灌下去后,似乎它有了些好转。晚上,它又出来了,还跳到了床上,懒懒地趴在那儿。我们放了心,看来King恢复了。

 

然而,天不从人愿。平时懒懒的推推,这时却跳上床来撩拨King,不懂事地还想和它追闹。King怒了,一反往常的绅士态度,发出了两声尖嘶,那样大声、那样愤怒。猫的这种声音,我们从未听到过。推推弱弱地下床走了。过了一阵儿,妻子发现King躺在了地上,一动也不动。低头细看,King双眼圆睁,呼吸已经没有了,嘴巴张的大大的,仿佛还在嘶叫。。。

 

King就这样去了。一个绅士就这样去了。一颗成熟的灵魂就这样去了。

 

King,大家都记得你,希望你来生健康快乐!

 

posted @ 2013-05-19 16:31 行者老孙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