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我真傻,真的,”strork说,“我单知道kruskal可以找出最小生成树,而且会很快;我不知道要用边表。我一大早就来了机房,用键盘敲了一段代码,叫我们的MinGW通过gdb编译去,它是很好用的编译器,我的程序次次能过;果然编译过了。我就去oj上帖数据,运行,敲好了文件,准备运行,我点运行答案不对 阅读全文
posted @ 2017-02-23 20:11 Strork 阅读(156) 评论(0) 推荐(1)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