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挺有意思,而且我的确是这样......

“我真傻,真的,”strork说,“我单知道kruskal可以找出最小生成树,而且会很快;我不知道要用边表。我一大早就来了机房,用键盘敲了一段代码,叫我们的MinGW通过gdb编译去,它是很好用的编译器,我的程序次次能过;果然编译过了。我就去oj上帖数据,运行,敲好了文件,准备运行,我点运行答案不对,跟踪一看,只见getfather的到处都是,没有我要的答案。又打表了一次,都没有。我急了,央大神来查错。直到下半天,大神寻到了我的init()函数;看见里面没有用到x。大神说,完了,怕是你没有用边表;再往上看,果然,struct躺在上面,里面只int了y和next,可怜我敲了半个小时的kruskal呢。……”strork于是淌下泪来,声音也呜咽了【并且委屈地怒视着XF】。

posted @ 2017-02-23 20:11  Strork  阅读(156)  评论(0编辑  收藏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