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P-S2019「Symphony」

NOTICE:如觉得本文有什么错误或不妥之处,欢迎评论区以及私信交流,反对乱喷,如有一些让人不爽的评论或人身攻击,带来的后果本人一律不负责


准备工作

Day-inf~Day-3

000 every day

Day-2

洛咕月赛爆零...

Day-1

rp全部浪费在准考证号上了/dk


一直在做NOIP真题,然后一个晚上被填数游戏搞没了,脑壳贼痛/dk

Day0

上午db,然后写总结&复习


时间真的是快啊,上次NOI刚目送了一批学长退役,现在又到了退役的时刻了

对于今年才有的CSP,鬼知道他的出题是怎么一回事, 打表+结论+大搜索+大模拟也说不定...

怎么说,这一次要么是取得高分从而高歌猛进,要么就落得一场空了...

可是不管怎么说,已经做了这么多了,现在最重要的,就似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毕竟也没有什么可慌张的

吾辈百锻千炼之剑/斩断一切于转瞬间

Day1

md昨天sd晚上洗澡吵得要死,10点半上床11半还没睡

今天居然早起了虽然还是咕了几分钟

然后sd 6点40才搞完,等他一起吃完粉就迟到了...

坐地铁十几分钟跑到湖大,看到一队yali,一队cjmxh,但是并没有想打招呼的欲望,因为叠了一堆debuff...

感觉开考前贼没干劲,也没有在桌上趴很久,感觉药丸(flag)

第一乐章

Ren 2 Zhen 0 Si 1 Kao 9 ?

开场先看三道题,感觉T3很屎(flag*2)

T1...SCOI那个超级格雷码??看着好像是的,一看样例好像也是的

于是就先写了个\(O(logk)\),发现好像有点锅,稍微改了一下就行了,然后花一点时间写暴力拍上了

T2括号序列?然而没有什么用,显然可以dfs,然后在一个点的时候\(O(n)\)扫前面的点check

写完大暴力后,感觉这就是个后缀和序列,可以线段树维护,所以大概写了个维护区间最小值,以及最小值的最右位置,和最小值个数

搞完后大概9:20,然后写个\(n=500000\)发现要1.1s,于是小改了一波,发现每次改,跑\(n=500000\)的结果都不一样,并且每次测第三个样例都没问题

然后测第二个样例...

锅!

我一看,原来是我求的是最小值最右出现的位置,然而要求的应该是负数最右边出现位置

这时候感觉越写代码脑壳越晕xx

在debuff的加持下,删删改改终于可以了,顺便也拍上了

这时候已经10:08了

第二乐章

开T3,由于吸取了去年D2T2的教训,所以先无脑写了个\(O(n!)\)

第一次写完发现四组数据都过不去,定睛一看发现是题意理解错了,然后就改掉了

结果第二组数据又过不去,手玩发现也没问题

这时候更晕了,遂去了趟厕所,感觉好了一点

回来继续手玩,发现还是不行,我甚至感觉样例是假的,差点就起来提问了

当我再次翻看题目的时候,才知道他读入的并不是每个点上的数,而是每个数在哪个点...

Ren 2 Zhen 0 Si 1 Kao 9 ?

改过来后已经10:50几了

开始思考,感觉就像是把一些边之间连有向边表示拓扑关系,然后手玩了一下发现有的中间的边可以不遵守拓扑序

感觉有点凉,就去考虑链,结果得到了和前面差不多一致的结果/kk

接着考虑菊花,似乎可以贪心,可是好像又要考虑拓扑序,所以写到一半就直接跳掉了

后面灵机一动脑袋一热,好像有个每次枚举删那条边,然后选期望字典序更小的删

还有25min,就开始码码码

码到11:50一测样例不行,后面缝缝补补还是不行,就这样又浪费了5min

最后连忙对每个题素质n连了一波,交完T2最终代码就刚好下考了


T3全场35khx,那我不就挂一题就没了/kk

下午牛客数据测了一发,似乎没挂的亚子,可是我们机房有几个人都挂了...

一直都比较头晕

下午感觉越接近黄昏,意识就越模糊,自信心也快速衰减,仿佛自己今天就退役了...

.

但,一切还没有结束.

Day2

考前暴奶了自己一波,感觉rp++

在外面吃了几分钟apple才进考场,一进去就趴着睡

然后8:30才不慌不忙的打开题目

第三乐章

T1背包?容斥?感觉复杂度像是\(O(n^2m)\),但是看一眼只会\(O(n^3m)\)

于是用草稿纸推了一下,发现有两维状态可以合并,那就可以写了,拍上以后差不多用了半个小时

然后看了一下T2T3,感觉药丸(flag*3)

T2好像只会3方暴力,T3感觉也只有55,于是都写了

搞到十点左右开始开T2,搞了一波就前缀和优化到平方了,然后出去解了波手

第四乐章

T2不会是个\(O(n)\)贪心吧?跟HNOI2019序列一样维护一个单调栈

然后写完后发现假了

或者有决策点单调的性质?用小数据打了表发现好像从前往后的位置决策点是单调不减的前缀,加上盲猜一个\(f_{i,j}\)只会用最优状态去转移,然后大概可以\(O(n)\)了(雾)

写完后发现又假了...

\(n=400\)数据打表发现决策点并不一定是一段前缀,但是一个点在一个位置可以贡献后面,那么以后也能贡献后面

那是不是对每个位置二分出什么时候加入决策,然后所有决策选最右的就好了?

写一发,测一发

--过了

感觉血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flag*4)

后面看T3,感觉不太会,可是又没时间了,就检查到下考


感觉这次CJ大部分人都没了(?),主要是几个在前面的都不同程度的挂了,加上今年D2的难度...

赛后民间数据自测,好像该拿的都拿到了 D1T3还多出5到10分

Day3~Day6

\(\text{study study study study study study}\)

Day7~Now

...

考完CSP也两周了,感觉这些天经历的东西比较多,这里稍微简单写一下

首先是这一届的竞赛政策,□□□□□□□□□□

然后是现在竞赛的现状,个人感觉从\(\mathrm{NOI2019}\)开始,到这次CSP,OI越来越注重思维能力,而不是简单的暴力.从今年CSP可以看出,Day2难度不知道比之前高到哪里去了(至少T1是这样的,以往的T1都是普及难度).这就导致很多只会打暴力的人都没了(话虽这么说,一些有一定底子的还是能得到高分).至少在CJ,后面一波人已经所剩无几.并且今年(我所知的)一堆人D1T2写挂,也佐证了OI愈加需要选手的思维能力以及实现细节能力.这个趋势固然是好事,因为这更有利于人才的选拔

但是反观我们这些OIer,似乎还有很多地方并没有达到这个要求.例如说今年T3,HN据说是无人AC,大家基本上都是10',也有35'的.当然这道题是有一定思维难度.不过这也反映出我们在这方面上的不足,这种题以后只会越来越多,也就是说,如果我们不去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就会被问题解决.而就我而言,我是远远没有达到这个要求的,感觉今年我做D1T3的感受跟去年D2T2一个感受,捣鼓半天最后只能拿个保底...

现在的我已处于风暴之中,狂风怒吼,浊浪排空--一边是竞赛的压力,在这个强者如云的世界里,我愈发感觉到喘不过气,与这些强者斗争的过程中,我不断的碰壁,摔倒,而他们则操着自己一直以来的积累或是上天给的才能攻克一道道难题,目前来看,这两个东西都不是我所具备掌握的,所以我一直没能尝到胜利的美果;另一边是学科,如果竞赛失利要去走学科,对我而言现在不容乐观,物理基本上就是在听天由命,数学似乎也没有起色,英语现在基本上话都讲不出来了,其他几科也就半吊子.毕竟一路走来,欠下的文化课实在是太多了,而我一直都没有认真的集中的去补课...总感觉OI这条路没走好,前方就是一片无底深渊在等着我...

以前学长退役可能并没有这么多感触,现在同届的同学也纷纷退役了,开始备战文化课,心里不但是为他们感到些许失落,更是对自己的能力提出质疑

我,是谁?

...

一次次的竞赛,一次次的拼搏,可是换来的只是一次次的坠落

我,在哪?

...

就连某替诶四也天天喊着"回去搞文化了"总感觉有fAKe嫌疑,听起来总是感觉内心不太舒服

我,将前往何处?

...

..

.

我,还有必要走下去吗?


.
.
.
.
.
.
.
.
.
.


但即便如此,已经到这个地步了,还有什么可退缩的呢?

三年半的OI时光,牺牲了很多,也得到了很多.可难道还没有结束就先自爆而去?

だから

いずれその陽は落ちるとしても

2019.12.1

posted @ 2019-11-09 22:16  ✡smy✡  阅读(975)  评论(9编辑  收藏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