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变化-记我的2017

2017 年,对于我和家人来说,都是变化很大的一年。这一年,我们举家从北京搬到了深圳,在一家新公司,开始了全新的工作和生活,担负起全新的责任。

2017 年初,我还在北京,Face++,从事计算机视觉,具体说是人脸识别相关的开发工作。那时候,整天忙着人脸识别技术的研究和落地,憧憬着人工智能的美好未来,憧憬着人脸识别在各行各业的广泛应用,仿佛一些都与人脸有关。我们组开发的人脸识别、人脸关键点检测、人脸美颜等 SDK,被用到了金融保险、智慧社区、安防、相机 App、直播短视频等行业中,人脸识别和深度识别摄像头结合的方案,也被用到了无人超市、刷脸点餐等场景中。在 Face++,清华毕业生和实习生的比例极高,在公司餐厅吃午饭时,很大概率你的周围都是清华学子。2015 年刚刚入职 Face++ 的时候,还不是很适应,感觉跟不上大家的节奏,感觉平时讨论的话题仿佛两个世界(尤其是清华实习生,他们午饭时讨论的居然还是算法竞赛或者炼丹术(训练 AI 模型)。。)。慢慢的我发现,大家都非常 Nice,很乐于分享和帮助别人、敢于承担责任。另外就是,跟他们一起工作,真的是时时刻刻都能学到新东西。

所以我就一直这么开开心心的在 Face++ 工作,一直到 2017 年 4 月份。

4 月份的某一天,微软的一位朋友联系我,询问我在 Face++ 工作的近况。因为 2014 年开始担任 Microsoft MVP,和他认识也是在 MVP 的活动上,所以也没多想,只觉得是朋友间常规的问候。聊了几句 Face++ 的近况后,他开始跟我介绍深圳的一家公司,以及这家公司目前空缺的技术负责人的职位,也就是我现在在来画的职位。当时介绍下来,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这家公司居然在开发 UWP App,而且做得很不错;他们还是微软的合作伙伴,经常受邀参加微软各种产品发布和技术大会。因为我自己是从 2011 年开始做 Windows Phone,一路看着 Windows Phone 从星星之火,满怀希望,到后来慢慢没落,所以我对 Windows Phone,到后来的 UWP,是带着天然的好感和亲切感的,也可以说是某种情结吧。带着这种天然的好感,我去了解了来画现在在做什么,产品是什么样的,发现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领域,技术实现也足够有意思,有挺多值得深挖的技术。后来应邀来深圳面谈了一次,和来画 CEO 魏总、HR 还有微软的朋友深入的沟通了来画产品的现状、手绘这个领域的现状,以及来画的初衷和梦想。谈话时间不长,大概二个多小时吧,更多的是在讨论手绘这个领域能做的事情,以及来画的产品想做的事情。其中一个细节,是一段来画产品制作的手绘视频,被用在婚礼现场,讲述男女主人公相识相知的过程,说真的,这个真的打动我了,让我觉得这个领域不只是有前途的,更是能感动我的,能做这样的产品,我很愿意。所以也就是这么简单直接的,当场就做了决定,加入来画。

城市间的举家搬迁,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

从深圳带着决定回到北京,开始跟我老婆讲述发生的这一切,以及这么一个“突然”的决定。她还是很支持我的决定,支持我想去实现的东西,只是她会担心,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全新的公司、同事、工作职责、生活、饮食,这一切会让我吃不消。而在一个坚定的决定面前,这些很快就成了脑后被忘掉的琐事。接下来就是不那么容易的部分--搬家。在北京 4 年多时间,虽然一直租房,但着实攒了不少家当,各种锅碗瓢盆,书本被褥,各种过冬的厚衣服。记得光书就一大编织袋(其实很多都基本没翻开过),衣服和被褥打起包来更是占地方的可怕。因为是我先来报道,我老婆善后处理一些其他事情,所以分两次打包,第一次先把她不必需的东西,和我必需的东西打包,光是这一次,就有十几个包裹,堆起来一人高。而我拎着箱子,和包裹兵分两路,出发去深圳。

春夏的深圳,雷雨很多,所以只能选择高铁,晚上到深圳,简单收拾好,周三,也就是第二天就报道,正式开始了在来画全新的工作。

初到来画,一些都是全新的,也是陌生的,刚开始去负责技术团队的工作,有点懵。只能先尽快让自己对公司、对同事熟悉起来。而到了周末,与我“殊途同归”的包裹到了,快递小哥拉了满满两车包裹,几乎占满了整个小客厅。于是我开始了忙碌的周末,把客厅这座山移平之后,周末也所剩无几了,还来不及思考和总结工作中的感受,周末就这么过去了。接下来的几周时间,开始慢慢进入工作和生活状态,工作中逐一找研发同事谈话,与其他部门同事交流,了解整个公司的情况,了解产品和研发同事的情况,了解目前技术的架构、积累和问题所在,了解团队的情况和扩张需求,生活中以住房为圆心,不断向外扩展,寻找吃饭、买菜和购物的地方。随着对周围环境的不断熟悉,以及终于结束第二次搬家,接来了我老婆,生活开始慢慢变得像生活了。这中间还有一个小插曲,就是连续两次的肠胃炎,以前我的肠胃还是不错的,至少没有罢工过,而在来深圳不久,就因为当时湿热的天气,吃东西不太注意,得了肠胃炎,连续两次,每次持续好几天,着实折腾的够呛,后来称体重,居然比离开北京时,减了 20 斤,很多裤子腰围都不合适了。。

插曲过后,肠胃就很容易出问题,我老婆开始控制我们的饮食,慢慢的生活也回到了正轨,开始更加专注于工作。

从一个偏重开发工作的职位,转换到偏重管理、带领和决策的职位。行业领域和技术栈的变化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工作方式的调整。

先说行业领域,Face++ 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我做的事情主要是人脸识别相关的开发工作;而来画是一家手绘视频行业的互联网公司,做的事情主要是手绘视频创作工具和平台。

而技术栈方面,在 Face++ 因为我主要负责的工作是 Windows 和 Android 端人脸 SDK、应用开发,所以用到的技术主要是 C++、C、Java、JS 等;在来画,手绘视频工具有 Web 平台、UWP、Mobile App 和小程序,所以技术栈主要涉及到 JS、NodeJS、C#、Java、OC。

这样来看,虽然行业领域跨度很大,但是技术栈还是有些相似,而且很容易适应的。而工作方式的调整,就更加重要和困难了。

这可能也是很多程序员,或者说是技术人会遇到的问题,在工作一定年限后,在技术开发之外,开始担任 Dev Lead 的工作,除了专注于个人的开发任务、技术上的深入和精进,作为 Lead 我们会和 PM QA UI 更多的是关注和讨论业务、产品和设计上的事情,开始管理 Team 的工作进度、技术积累等,承担更多 Lead 和 Manage 的工作。这也是我遇到的问题,在 Face++ 和更早的工作中,我更多担任的是 Dev Lead 的工作,而在来画担任技术负责人的职位,我的工作更多的是研发团队的管理、研发团队和产品、设计、运营,甚至市场团队的沟通、公司技术方向的评估和制定、新技术方向的攻关调研等等。

这让我的工作方式,从专注于开发和少量管理的“单线程”工作,变成了“千头万绪”、经常被各种问题打断和插入的“多线程”工作。

工作方式,对内,从关注代码实现,转向了关注整体架构和技术方向,而具体的实现,更多的是让各位研发同事去完成,我定期的和大家同步研发进展。培养大家对于自己、自己 Team 工作进展的把控,针对遇到的严重问题,单独进行协助调研工作。建立更完整的产品研发流程,尽量让流程去弥补人工容易出现的问题。

对外,从原先的对 PM 负责,变成了对 CEO 负责。这一方面需要转变的是,理解 CEO 的关注点,找到工作汇报的合理方式。和 CEO 及其他管理层同事共同制定公司产品研发的方向,从技术方面,以及产品、运营和互联网发展的大方向上给出自己的建议。参与公司各种对外的技术交流和宣讲等活动,比如代表公司参加各种技术大会,在公司发布会上参与技术产品方面的宣讲。这些对于以前少有公开演讲机会的我,是挑战,更是让人很兴奋的事情。

经历了半年的调整和成长,现在我已经能很顺利的完成现在的工作,放在半年前,自己是很难想象的。对于 2017 年的变化,在变化之初会焦虑和不安,而在变化过程中,虽然有犹豫和踌躇,但是不断的去迎接和拥抱新的变化,不断的调整自己的心态和工作(生活)方式,就会发现意想不到的进步。

posted @ 2018-01-23 17:03  shaomeng  阅读(...)  评论(...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