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新型冠状病毒诗

过的不是年,是无奈
今年过年过得特别不是滋味,不太像个过年。

城封了,电影下架了,公共场所关闭了,连走访亲朋好友都变得有些禁忌,经过大街小巷中的陌生人,在脑海里也时刻地出现那套终极提问:“他是谁?他从哪里来,将要去哪里?他是干什么的?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看到每天徒增的确诊数量,怎样都提不了心情,这其中有多少家庭因此而变得支离破碎,又有多少人这段时间处于恐恐惧与无助之中,又有多少一线工作人员奋战至身体极限即将崩溃?

作为普通人,唯一能做的就是响应政府的号召,少出门,多戴口罩,不吃野味,不给社会添乱子,调整心情及作息迎接即将到来的工作。

写到此,已收不住拼凑字数的节奏,特作劣诗一首:

抗新型冠状病毒诗

——沉莫先生

武汉本是英雄市,

冠状病毒扫满城。

一线医护苦与累,

日夜奋战抢生机。

恰逢团圆春佳节,

饭盒一个舍团圆。

一束烟花高空挂,

化作无奈与恐慌。

忽闻物资短紧缺,

孤困一角恐自知。

众企物资伸援手,

全国群众如是好?

口罩洗手少聚集,

直至疫情随风去。

两耳少闻窗外事,

调整心态把工开。

posted @ 2020-01-30 21:22  Sam Lin  阅读(11)  评论(0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