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最好的年代,也是一个最坏的年代!" 用这句话来形容 2007年商业智能市场的演变最为贴切不过,这一年中我们目睹了一幕幕全球软件巨头们动辄高达几十亿美元血淋淋的收购,从年初到年末依然还能在商业智能领域生存下来的独立知名软件厂商如今已所剩无几。是什么让这些软件巨头们在 07年如此热衷于运用巨资竞相收购商业智能软件厂商呢?这还要从各家软件巨头的鸿图伟略说起。

故事的开端还要从甲骨文说起,其公司创始人埃里森本人在业界就其桀骜不驯和另类著称,在埃里森领导下的甲骨文更是以凶悍和霸道在业内众所周知。甲骨文一直以来以全球最大的企业级软件厂商的口号来标榜自己,最近这几年更是收购动作最频繁的一家厂商, 2004年其以 103亿并购了在人力资源软件领域排名第一的仁科公司( PeopleSoft), 2005年以58 亿美元并购了在客户关系管理软件领域排名第一的Siebel ,可以说通过这两次并购使甲骨文成为当之无愧的全球企业级软件最大的供应商。目前在软件领域能与其匹敌的只有另一位软件巨人 – 微软,但他们两大巨头所专注的领域截然不同,微软专攻个人市场,甲骨文专攻企业市场。虽然微软也在努力涉足企业级软件领域,但和其在个人和办公软件领域如日中天的地位相比还远不成气候,很显然甲骨文也不会冒然去涉足个人软件领域,在以后相当一段时期内估计这两家巨头还会保持这种井水不犯河水的现状。

与此相比,甲骨文与另一家专注企业管理软件厂商 SAP的竞争就几近白热化,可以说目前能在企业软件领域唯一能对甲骨文构成威胁的就是 SAP,这家老牌的德国企业管理软件厂商最初由几个从 IBM离开的企业咨询顾问创建,一直专注于企业管理软件 ERP领域,在全球拥有众多的老牌客户,在生产制造,物流,能源等行业占领了相当的市场。甲骨文一直以来将其视为最直接的竞争对手,而 SAP暴露在甲骨文面前的有两大弱点,其一, SAP并不能提供企业管理软件所必需的数据库软件,而甲骨文的 Oracle数据库在业内早已称王称霸,大多数 SAP用户所选择的也是 Oracle数据库;其二, SAP的ERP 软件虽然也包含了商业智能模块但在业内以其功能简陋和不够灵活著称,在许多项目中用户往往需要再单独选购第三方的商业智能软件配合使用。

针对这种情况如果再留意甲骨文近两年的一连串收购行动便可看出一些端倪,其实甲骨文在 2005年收购 Siebel之后开始重新调整自己在商业智能领域的布局,而这方面正是 SAP所薄弱的环节之一,并且 SAP的不少用户也是选择了Siebel 的产品作为其商业智能解决方案。甲骨文随后在商业智能领域展开了一系列的大规模收购, 2006年10 月甲骨文收购了Sunopsis公司, Sunopsis专注于是异构数据集成,也就是商业智能领域中的 ETL,其独特的"抽取加载转换( ELT )"架构被甲骨文所看好,而且这种架构进一步增强了甲骨文的核心产品 Oracle数据库在整个商业智能解决方案中的地位。在 2007年 4月甲骨文再次出手以 33亿美元收购在全球企业绩效管理领域排名第一的海波龙公司 (Hyperion Solutions),而就在 2005年海波龙还曾并购了另外一家当时领先的商业智能分析工具厂商 Brio公司,甲骨文咄咄逼人的举动在进一步完善和巩固其在企业级软件和商业智能领域的霸主地位的同时,显然也严重威胁到了 SAP。这家老牌的德国企业也被迫一改以往不参与外部收购全部依靠自身研发的策略,于 2007年 10月宣布以48 亿欧元(68 亿美元)收购BO公司 (Business Objects), BO这家法国的商业智能软件公司在被收购前在业内是该领域最大的一家独立软件厂商, BO被收购之前曾将著名的商业智能报表软件厂商水晶报表 (Crystal Report)收归旗下,SAP 的这次并购之所以能取得成功相信有一个重要原因是这两家软件企业都是欧元区的兄弟,从文化和感情上比较容易相互接受。

就在 SAP宣布收购 BO之后的几天,甲骨文又再次高调宣布了其另一项收购计划,拟出资 67亿美元收购业界最大的独立中间件软件厂商BEA ,虽然之后BEA 公司以出价过低为由拒绝了甲骨文的要求,但业内人士均相信这桩收购最终的成交不会有太大悬念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然而商业智能领域并购的战火并没有就此停歇,就在随后的 11月份,有蓝色巨人之称的 IBM也终于出手,其宣布以50 亿美元现金收购Cognos 公司,这是IBM自 2003年收购商业智能 ETL专业厂商Ascential Software 之后在该领域又一次大动作,Cognos 这家加拿大软件厂商在被收购前在业界是仅次于BO 的第二大专业商业智能软件厂商,IBM 这次收购可以说目的就是为了完善其在商业智能领域的产品线,使其能继续保持全面解决方案供应商的角色。因为在 Hyperion被甲骨文收购之前,IBM 曾与其和合作甚为密切,甚至将Hyperion 的核心产品多维数据库引擎Essbase 直接OEM 到自己的商业智能解决方案中与DB2打包成所谓的 IBM DB2 OLAP Server,足见 IBM当时之举的实属无奈。但随着甲骨文将 Hyperion纳入旗下,一向以行动迟缓著称的蓝色巨人也不得不出手应战。在关系数据库市场 IBM的 DB2已经明显不敌甲骨文的 Oracle Database,据Gartner 统计2006 年关系数据库产品收入IBM只有甲骨文的一半不到,而且这一差距相信在 2007年随着 Oracle Database第 11版的推出还将进一步加大。在ERP 企业管理软件市场,甲骨文通过一连串的收购加上已占领相当市场的甲骨文电子商务套件已经和这一领域原来的霸主 SAP平起平坐,而IBM 由于缺乏相关产品,在该领域一直扮演的是甲骨文和SAP 的大型ERP 项目集成总包和业务咨询顾问的角色,这方面产品的空缺不能不说是蓝色巨人的一大缺憾。在另一大企业级软件领域中间件市场上,本是IBM 的Websphere, BEA的 Weblogic和甲骨文的Fusion Middle Ware 三分天下的格局,这次甲骨文高调宣布收购BEA 计划显然是把战火烧到这位蓝色巨人的家门口,而这次 IBM出手收购Cognos 可以说被甲骨文这种欺人太甚的做法的一次反击。因为在软件领域大家都很清楚,软件生产厂商是这个食物链的最上层,而从事咨询和集成的企业只能排到中下层,因为软件研发的成本相对固定,当软件厂商的规模和收入越大,其所赚取的利润和利润率都将会大幅上升。这次甲骨文宣布并购 BEA显然是要将手伸向 Websphere这棵 IBM所剩不多的摇钱树,料想IBM 无论如何是无法坐视不理,而经过权衡这位蓝色巨人与SAP 一样选了在商业智能领域出手,因为目前这一领域还有数家中小规模的专业软件厂商存在,市场还处于发展期整体格局还未确定,目前进入对 IBM应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

可以说 2007年的商业智能市场充满了火药味,各大软件巨头们都在大规模跑马圈地随处可见刀光剑影,而那些中小规模的专业厂商不是惨遭收购就是收缩阵线在专一领域内固守阵地。截至年末商业智能市场可以说已经进入了寡头垄断时代,在第一层次的是几家有能力提供全面商务智能解决方案的软件巨头,分别是甲骨文, IBM,微软和 SAP;第二层次是可以提供商业智能解决方案中大部分应用的几家专业厂商,但其产品相对独立和封闭,如 NCR和 SAS;第三层次是只专注于商业智能某个单一领域的专业厂商,目前这部分所剩的数目已经为数不多,如专注于数据抽取的 ETL工具厂商 Informatica等。究竟在 2007年商业智能领域上演的一幕幕大鱼吃小鱼的收购是整合了资源有利于整个行业的发展,还是扼杀了创新牺牲了最终用户的利益?我们只能让历史来证明了。

posted on 2007-12-18 21:31  沧海-重庆  阅读(374)  评论(0编辑  收藏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