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行智能控制的这些年

忙忙碌碌两三年,软件行业的诸多朋友一直都搞不明白我在搞什么,硬件行业的朋友则是好奇我凭啥在智能硬件这块市场上凭空杀出来!

这一切都得从2008年说起!
那一年春天我刚换工作到上海,老杨(Rocky,现在的Boss,我的兄弟)让我帮忙设计点胶机控制系统。
用工控机控制成本太大,且硬件控制能力差,用单片机成本很低,但是失败风险太大。同时我不知道如何精确控制推进距离,只能粗略根据推荐时间乘以一个经验得来的恒定速度参数,其实不同原材料的速度参数不一样,并且不一定是恒定的。那时不懂电子尺和气缸这些高级货。
我只好放弃这个任务,后来老杨自己跑去需PLC搞定了这个事情,这是后话。
尽管放弃,但我逐步加大关注自动化控制领域。并且刚好软件行业这边项目做得很累,到了瓶颈,不知道将来应该往哪里走。
第一回合,经验尚浅!

2011年6月21日下午15点,在淘宝上购买了一款.Net Micro Framework开发板,对于擅长C#的我,真的是极大利好,可以涨停了!
这块开发板让我有机会学习C#编程去控制各种硬件。
然而当我准备请人设计生产一款点胶机控制板的时候,遇到了一件很意外的事情,每个控制板一个.Net Micro Framework授权,每个授权支付200RMB,竟然买不到授权。买不到授权,自己又不会嵌入式编程移植。这就意味着我除了能够在这块开发板上玩MF(.Net Micro Framework简称)以外,再也不能在别的板子上玩MF。
我不能就因为不能使用MF而断送了自动化控制的路子。
第二回合,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受制于人!

马上决定学习嵌入式编程,在大学学习的单片机基础给了我不少帮助!同时开始研究如何移植MF到STM32板子上。
这段时间里,嵌入式群1600838里的兄弟们给了我很多很多支持,不厌其烦的给我指点迷津!
2012年7月,我们第一款工业控制板阿波罗一号面世,
运行自已移植的MF!硬件由佛山的熊大负责设计以及生产,我只是提供一些功能点要求。
自己移植MF成功,掌握了MF系统核心技术,以后可以随意生产运行MF的硬件产品,并且不需要授权费。
8月,我从南京飞东莞,现场测试阿波罗一号控制继电器、电磁阀以及伺服电机。这些操作全部使用C#现场快速完成,测试一切正常!并且伺服电机控制采用差分脉冲,受干扰更小,精度更高,6组电机通道,电机控制上以及性价比上远远超过西门子PLC S7-200。
然后向意向客户推广阿波罗一号的时候遇到了大麻烦!我们第一个意向客户是“东莞龙丰自动化”,这是一所PLC培训学校。问题就在于,我们几乎不可能让学校的学员接受VisualStudio C#编程去完成机器设备控制系统。
这种情况在软件行业很典型,客户要一个苹果,结果你给了他一个雪梨。
第三回合,客户难以学会使用!

浑浑噩噩的过了几个月,想了几个招数,比如PC上设计PLC编程用的梯形图软件,把梯形图转化为MF指令或者单片机指令。但是这样工程量浩大,并且跟国产山寨PLC没有任何区别。
2013年元旦,开始研究使用阿波罗一号控制三轴运动平台,也就是后来的3D打印机!打算走高端路线,面向一些定制化较强的应用场合。
3月开始设计阿波罗二号,采用最新的STM32F4芯片,176脚,同时做8路电机控制以及一百多个输入输出点。
这个超级航母一般的工业控制板,设计起来极为复杂,布线非常痛苦,最后造价极高,并且非常容易出问题。
阿波罗二号由东莞南城的陈工友情支持,帮忙设计以及做样板。因为是业余支持我们,时间周期上比较长,有点细小改动需要多次沟通反馈,然后等对方修改,快递过来给我们测试,或者我们过去测试。等待的时间花得比较长。
最后决定,招嵌入式工程师,备货各种常用元器件,确保自己可以完成样板焊接测试以及细小修改。电路图设计仍然外包。
第四回合,硬件经验严重缺乏,需要组建硬件团队,或者委托硬件公司并签订合同以保证交期。

阿波罗二号的设计远达不到预期,硬件功能不是简单的累加,还需要考虑很多很多的因素!这一圈下来,我们几乎又回到了原点。
6月,龙丰自动化校长周总来公司拜访,了解到我们的困境,提出了一个非常有建设性的建议,这个意见指导了那以后我们一年的工作。
周 总的建议,我们的控制器跑MF,用C#开发控制系统,本来就是一个优势,本来就不是面向使用PLC的电工!我们的产品可以作为PLC的附加模块,做一些 PLC做不到或者难以做到做好的事情,同时也可以独立运行控制设备系统。并且产品要做精小,性价比高,而不是追求大而全,客户很难用到那么多功能,买回去 不仅浪费,还容易出错。
这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我和Rocky四目相对!
第五回合,做产品一定要想好目标群体!

整理思路后,马上发外包设计六款简易型控制器(外包就发在网站http://www.NewLifeX.com上)。
2013年7月,这次出乎意料的快,很快就拿到了六款控制器样品,有问题的地方很快修正并重新打样。
我们热情高涨,大张旗鼓的准备谋划批量生产!
问题接踵而来:
1,选用什么外壳?自己开模太贵,虽然公司有一大批注塑机;买别人的公模质量差,并且规格不符合控制板,还得考虑成本。
2,选用什么端子?接线端子要欧式还是可插拔,要铁心还是铜芯,直立还是卧式?都说西门子接线端子好,厂家说没问题,可以做,每个位9毛,起订量几十万。
3,寻找了很多家贴片代工厂,每款产品最小量500片,并且工程费5000起。按照每款板子200的成本来算,基本上量产500片就需要10w成本,同时量产6款板子,需要60w资金。
4,核心处理器芯片以及主要芯片我们买不到好价钱,因为我们使用量实在太少。甚至很多元件我们根本不知道去哪里买!
回头想想都觉得心里发凉,你期望极高的产品,很有可能因为一个小小的只需要0.001元的元件缺货而跳水。也可能因为某一种元件厂家不再生产而被迫修改设计。
当然,这些问题,在嵌入式群1600838众多兄弟的帮助下,总算全部解决。
第六回合,生产产品需要构建庞大而完整的供应链!

量产需要60w资金,钱本身不是多大数目,只是在目前市场需求还不是很明朗的情况下,忽然生产这么多产品,不保证能够快速全部销售出去。那就会造成资金积压。如果市场不乐观,这60w将会全部打水漂。
基于此,我们重新设计了几个版本的样板,把昂贵的主控部分独立出来形成核心板。量产的时候,少做点核心板,另外6款控制板都做成底板。哪一款控制板卖得好,就使用相应的核心板。卖不好的控制板,顶多浪费了底板,而不会浪费核心板。这样库存品资金压力大大降低。
同时我们找到了几家接受更小批量量产的贴片厂家。
核心板独立还有另一个好处,最难的部分集中力量解决,而不需要每个控制板上面都做,同时也好测试。在维修的时候直接更换核心板。
第七回合,硬件架构也很重要,对于降低成本、增强稳定性和扩展性有很大益处!

2013年就这么忙忙碌碌的过去了,我们且行且珍惜!

今日在网上看到这么一段话,我们的经历很好的说明了这个观点:

1、你需要整合各种庞大的资源;2、工业设计,结构支持,硬件的定义、迭代,软件的产品、算法、数据模型,供应链支持等,你需要把所有的工作都要做好3、当你把这些工作做好了,你还需要把产品卖出去,把营销做好,把软件端的内容和服务做好,把客服、物流、仓储做好!



因商业机密等原因,回忆录就写到这里!

将来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前面的路很清晰,我们有这么多兄弟姐妹相伴!

End.

posted @ 2014-06-11 07:57 大石头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