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随想】我思故我在

又是一个周末的晚上,刚在客厅看完令人爆笑的脱口秀,回到自己房间,关了灯,做几次深呼吸,把心情平静了下来。虽然刚才的脱口秀确实让人忍俊不禁,但此刻的独处更让我欢喜。在这漆黑的房间里,闭上眼,聆听周围的一切,感受心跳的旋律和呼吸的节奏,能获得一种独特的平静。

闭目养神了片刻,睁开双眼,路由器的信号灯在角落里跳动着。我打开窗,一阵微风吹入,周身泛起一股寒意。不知不觉,已是深秋,习惯性的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窗外的夜空,被周围的建筑切割成了好几片,那一个个小方格里,透出或黄或白的灯光,每一盏灯背后,都在上演着各自的故事。

我披了外套,在小区里踱起步来。今晚的月亮挂的很高,漆黑的夜空散布着几片白云,在这漆黑的画布上,启明星的光芒显得格外耀眼,皓月悬空,孤星伴月,给这深秋的夜色凭添了几分孤冷。周遭路灯的光影,让这薄弱的月光毫无抗衡之力,只得往暗黑处避让。于是我往黑暗里走,去寻找这散落的月光。

此时的小区已经没有了白日里的热闹景象,路上只有稀疏几个晚归的行人。路旁白日里还妖艳绽放的小花,在黑夜里黯然失色,只剩下孤零零的身影,在这微冷的晚风中摇曳。行至暗处,才终于寻得几许月光。月光如流水般轻盈,静静地从树叶的夹缝中滑落下来,洒在地上,仿佛给周围的树木都披上了一层薄纱。突然想到苏轼的诗词,“何处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耳”,此刻倒是羡慕起他来,虽已成闲人,毕竟还有人可以共赏这月色。

抬头望向那月亮,月光流转千年,见证了无数的历史变迁,兴衰荣辱,此时此刻,却仍旧安安静静地在夜空中凝视着这一切,让我觉得沧桑而又孤傲。细细想来,我也只是这历史长河里茫茫众生中的一个,无法超脱于世,不禁又想到王国维的那句“试上高峰窥皓月,偶开天眼觑红尘,可怜身是眼中人”,好一个“可怜身是眼中人”,让词人苦闷又无奈的情绪跃然纸上。但这一切就应如此,或只能如此了吗。我想,关于人生的这道题,也许还有其他解法。

白日里看到一些关于笛卡尔“我思故我在”的文章,觉得很有意思,于是又回味起来。

笛卡尔是一位很有意思的哲学家,他主张怀疑一切,对自己所学的一切都表示怀疑,他认为一切知识都是不可靠的,因为它们都建立在不可靠的基础之上。但他并不是怀疑论者,而是希望为怀疑论找到一个答案,希望在一切怀疑中找到绝对可靠的“阿基米德点”。他构思了一个有趣的思想实验,如果有一个邪恶的魔鬼,可以让我们产生各种幻觉,包括我们所见所闻所知所感,甚至连最简单的事物也可以欺骗我们,甚至可以让我们以为一加一等于三,而且不会发现这其实是错的,那有没有什么是它绝对不可能骗过我们的,有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不可怀疑的。就像盗梦空间里的梦境,我们如何知道自己是否身处梦境,是否能找到那只陀螺?又如同黑客帝国里,我们怎么知道自己是不是被连在一台巨大的超级计算机背后,我们所有的感觉也许只是计算机生成的指令,有没有什么是绝对正确的?

“我思故我在”便是笛卡尔给出的答案,即使所见所闻都是假象,至少有一事无论如何都是真的,那便是“我在思考”,这便证明作为思考主体的我必定也存在,当然,这里说的“我”并不是指作为客观身体而存在的我,而是作为精神主体而存在的我。很多人对这句话都有着误解,把“故”理解成了“所以”,于是“我思”成了“我在”的原因,更有甚者,甚至说出“不思考便不存在”这样的荒诞逻辑。这两者都犯了逻辑错误,“我在思考,所以我存在”和“我在思考,证明我存在”,这两个解释听起来没什么区别,但再仔细品品,“所以”如果用“导致”来替换的话,区别就能比较明显的看出来了,看看下面这个例子:“我午饭吃了很多,证明我很饿”,“我吃了很多”确实可以作为“我很饿”的证据,但如果换成“我午饭吃了很多,所以我很饿”,从逻辑上就不对了,“我午饭吃了很多”并不少导致“我很饿”的原因,它们并不是因果关系,“我饿”在先,“吃很多”在后。同样,“我思”并不是“我在”的原因,“我在”也并不是“我思”的结果,而是“我思”能证明“我在”,“我在”在先,“我思”在后。至于“不思考便不存在”更是逻辑错的离谱,举个例子,“湖南人是人”这个命题是正确的,但“不是湖南人便不是人”这个命题显然就错的有些嚣张了。

这样咬文嚼字似乎略显无趣,但有时为了追寻真理,却不得不如此。

我曾经也有一段时间经常有这样的困惑,认为我所知道的一切不过是建立在不可靠的认识之下的,我所见所闻未必为真,我看到的也许只是故事的某个片段,甚至不排除是被人刻意剪辑过具有误导性的片段,就此得出的知识经验实在难说有什么价值。在这种思想的影响下,我对身边的一切都产生着怀疑,并怀疑真理是否真的存在,求知是否还有意义。经过一番思索,我终于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我必须承认我所有的知识都有可能是错误的,也许只是真实世界经过某种转换后出现在我心中的映射,所以我接受它随时会被驳倒的可能性,但只要它能很好的服务于当下,并且没有有力的证据表明其错误时,我便仍旧能够相信它。也许我确实只是一个缸中之脑,所有的一切都是虚幻,但如果没有足够的证据来支持,这个只会让我徒增烦恼的猜想便不再有什么意义。当然,由于对这个世界没有足够的了解,有些事也许确实跟我所理解的不一样,我所理解的世界跟真实的世界也许是两回事,所以需要不断去探索和学习,才能了解更多关于这个世界的真相。活在当下,便是我的选择。

说回当下,老实说,今年的状态一直很差劲。也许是因为失去了情感的寄托,生活少了很多乐趣和期待,学习上也懈怠了,从博客更新的频率便可以看出。一直想方设法想要调整,也试图通过减肥来转移注意力。虽然在两个月的时间里,成功减掉了二十多斤,但仍旧没有找到生活的激情。以前我总以为只要足够努力,便能过上想要的生活。但仔细想想,我对于理想生活的构想其实还很模糊,对于自己追求的事物都尚未确定,又怎么知道该如何努力,如何选择。所以我决定放慢脚步,多思考问题的本质,尝试更多的可能性。人类的存在也许并没有什么意义,但我相信每个人的生活各有各的意义。

一阵清风吹过,把我从无尽的思绪中拉回现实。月光如水,依旧流淌怀中,我轻叹一声,捧了一捧月光,一饮而尽。

真正重要的东西,用眼睛是看不见的。
posted @ 2020-11-02 10:22  弗兰克的猫  阅读(480)  评论(3编辑  收藏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