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起风了》| 仿佛借风声跟我话

    一开始还以为是宫崎骏的轻小说,然后自行改编为动画电影,查找后才知道是日本昭和初期感觉派作家堀(kū)辰雄创作的中篇小说,大概是书的名字误导了我,书名——《起风了(宫崎骏收山之作原著小说)》,烨伊译。

    这本书并不长,我很快就读完了,主要是描写男主人公陪伴未婚妻节子在山中疗养等待死亡的爱情故事(等待死亡是我残忍加上的)。当时日本的时代背景是1935年,即从1926年裕仁登基至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称为昭和时代早期。文中所说的疗养院,在日本八岳山,八岳山麓是横亘在日本关东地区西侧的山梨县与长野县之间的火山群,由八座山峰组成,故而得名(A位置)。

    其实我不是那么喜欢读这类型的书,太过凄凄惨惨戚戚,自我反省或自我纠葛的内心活动,读起来还是太过揪心烦躁。文中描写的手笔是很细腻,似少女般,也似乎特别喜欢通过描绘环境还突显人物内心。 男主人公一直在害怕失去,害怕当前幸福的逝去。当知道一种幸福在短期就会失去,人就忽略了当前的幸福,焦躁不安。这种恐惧是折磨人的,因为陪伴是幸福的,但如果是陪着死,是幸福,还是折磨?我想应该都有。

    这本书还给我一种感觉,它的氛围很像《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花的名字》中对面码感觉。我至今都不敢看这部番,我知道会心疼,看了会折磨自己,怕面码走了。我了解一些面码的东西,都是偶然看到的。我相信会很感人,又会让人无可奈何。

     我记住了文章中的两句话。一句是,“纵有疾风起,人生不言弃”。这句诗首先由堀辰雄(日本短篇小说家,出自其名作《风吹了》)译自法国诗人瓦雷里《海滨墓园》(Christina Rossetti) 的一句诗,原句:“Le vent se lève, il faut tenter de vivre.”,日文译作:“风立ちぬ、いざ生きめやも”。中文的译文我始终觉得有些拗口,前后的逻辑性不强,不过看过原诗文就知道,它是有上下文关联的。这句或许也就是男主人公对待渐远幸福的态度。

     另一句。“那些日子单纯到若是除去了这些便一无所有。可是我深信,在我们所谓的人生中,那些必不可少的要素也就不过这些。而正因为和我分享它们的是这个女人,我和她才能只因这些细小琐事便体会到莫大的满足。”这一句完完全全诠释了,因为有你,一切才变得有意义。

    轻轻放下书,想起了张学友那首遥远的她。

    遥远的她

    仿佛借风声跟我话

    热情若冇变

    哪管它沧桑变化

    ......

posted @ 2017-10-06 15:08 海角在眼前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