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役之战,WC2018游记

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呢……那就随便说说吧。

学oi的时间真的很长了呢,仿佛成了这六年来的背景色一样。初中三年感觉都在划水(笑),noip就打打暴力,接触到的oier仅限于线下培训认识的同学。有问题也不知道找谁问,倒不如说根本不知道要问什么问题,也不懂自己找博客题解什么的。感觉挺……闭门造车的?真正融入oi圈还是在上了高中后,加了uoj群之类的各种oi社群,知道了大佬们在谈论什么(uoj群有时候还是挺学术的),也知道了还有什么东西要学之类的。

现在回想起来oi带给我最有趣的时光果然还是翘掉晚自习跑到机房去的那些晚上,那时候cf时间合适的round挺多的,于是就和jmx开黑打cf,一起掉rating(雾)。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现在cf放在深夜的round更多了呢……rating好久都没动过了,上一场不用熬夜的还是个unofficial参加的。(熬夜时真的是写不对题的QAQ

原本的心理预期是要在noi2017退役的,续了下命就到了冬令营。到了WC的时候,在这里退役其实也完全没有悬念了,不过既然已经预先知道这是我的最后一场OI比赛了……果然还是想打得好些啊。

雅礼宿舍的插座似乎是随机有电的(大雾),而我所在的房间只有一个空调插座有电,所以大家就把空调拔了接上插排,本来准备晚上接回去的,结果发现晚上不开空调也非常热……那就很方便喽。

比赛开场之后先把三题都看了一遍,感觉T3随便搞一搞就有不少分,再卡卡次数可能就能再多点,可能要花不少时间,T1针对树+链的数据准备写个点分+两个线段树按下标维护dep+-l的max。先去写了T2的3^n暴力

然后大样例就错了。大样例看上去就不像能调的样子,所以就随便造了一组小的跑了下,然后开始用python手算答案。算出来不一样正在调的时候题意修改通知下来了,于是改了下,大样例还是错,于是继续对着小数据调,改了两个bug(好像有个是函数少了个return),小数据还是过不去,正在焦头烂额地调的时候随手测了下大样例,发现它对了???交上去过了,看来我小数据手算错了。这时候时间好像已经至少过去了一个半小时,感觉挺懊恼的,莫名其妙一个暴力花了这么长时间写出这么多bug。然后写了T3的乱搞加上链的特判,交上去70。

然后开始写T1,先写了点分……写写写,发现并没有样例测,于是过了编译自信交一发,得到了0分的好分数。自己造了一组,调了一会儿,发现我把无向图加的两次边写成同一方向了,大概是这样g[id].add(u,v,w);g[id].add(u,v,w);改了之后就过了。然后又把三个树相同以及n<=3000的特判写了,强行三合一把代码飙得挺长的。差不多就到了最后半小时,玩了会扫雷和贪吃蛇。

晚上去看文艺汇演,稍微有点睡过头错过了开头,大家一起嗨的感觉果然很好呢,看得好感动QAQ

嘛反正现在是退役了呢,退役之后要干点什么呢……现在又后悔没报提前上学了呢。感觉算法竞赛还是太神仙了,可能想去了解一下工程方面的东西?

(说起来过几天砍口垒要开冬活了呢

posted @ 2018-02-09 19:40 lkmcfj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