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介绍---理查德·马修·斯托曼

理查德·马修·斯托曼(Richard Matthew Stallman, RMS,生于1953年),是自由软件运动的精神领袖、GNU计划以及自由软件基金会(Free Software Foundation)的创立者、著名黑客。他的主要成就包括Emacs及后来的GNU Emacs,GNU C 编译器及GNU 调试器。 他所写作的GNU通用公共许可证(GNU GPL)是世上最广为采用的自由软件许可证,为copyleft观念开拓出一条崭新的道路。
斯托曼1953年出生于美国纽约曼哈顿地区,1971年进入哈佛大学学习,同年受聘于麻省理工学院人工智能实验室(AI Laboratory),成为一名职业黑客。 在AI实验室工作期间,斯托曼开发了多种今后影响深远的软件,其中最著名的就是Emacs。斯托曼在AI是一名典型的黑客,是整个黑客文化的一份子。然而进入八十年代后,黑客社群在软件工业商业化的强大压力下日渐土崩瓦解,甚至连AI实验室的许多黑客也组成了Symbolic公司,试图以专利软件来取代实验室中黑客文化的产物--免费可自由流通的软件。
斯托曼对此感到气愤与无奈。在对Symbolic进行了一段时间的抗争后,他于1985年发表了著名的GNU宣言(GNU Manifesto),正式宣布要开始进行一项宏伟的计划:创造一套完全自由免费,兼容于Unix的操作系统GNU(GNU's Not Unix!)。之后他又建立了自由软件基金会来协助该计划。他于1989年与一群律师起草了广为使用的GNU通用公共协议证书(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 GNU GPL),创造性地提出了“反版权”(或“版权属左”,或“开权”,copyleft)的概念。 同时,GNU计划中除了最关键的Hurd操作系统内核之外,其他绝大多数软件已经完成。
1991年芬兰大学生Linus Torvalds在GPL条例下发布他自己创作的Linux操作系统内核,至此GNU计划正式完成,操作系统被命名为GNU/Linux(或简称Linux)。斯托曼是一名坚定的自由软件运动倡导者与其他提倡开放源代码的人不同,斯托曼并不是从软件质量的角度而是从道德的角度来看待自由软件。他认为使用专利软件是非常不道德的事,只有附带了源代码的程序才是符合其道德标准的。对此许多人表示异议,并也因此有了自由软件运动与开源软件运动之分。

Emacs

在AI实验室工作期间,斯托曼开发了多种软件,其中最著名的就是Emacs。说得通俗一点,Emacs就是一个编辑软件,如同我们今天用的微软的办公室。Emacs不仅仅是一个编辑器,还是个集成开发环境,它的功能有:收发电子邮件,通过FTP/TRAMP编辑远程档案, 通过Telnet登录主机,上新闻组,登陆IRC和朋友交流,查看日历,撰写文章大纲,对多种编程语言的编辑,调试程序,结合GDB,EDebug,玩游戏,计算器,记日记,煮咖啡,管理日程等等。

GNU

斯托曼做了一个与Unix兼容的操作系统。这样容易被移植,而且Unix用户可以方便地转移过来。这个系统的名字就叫GNU,这个名字的确定就是遵循黑客传统,是一个递归的缩略词:“GNU IS NOT UNIX。”但一个操作系统并不仅仅意味着一个内核(管理磁盘,内存分配等),而且仅能运行其他程序也是不够的。一个完整的操作系统,还需要有指令处理器、汇编程序、编译器、解释程序、调试器、文本编辑器、邮件软件等等,这样才能形成一个完整的系统。斯托曼决定尽可能采用已有的自由软件,比如一开始他将Tex作为主要的文本格式标识符,几年后他又用X Windows系统作为GNU的窗口系统。1984年1月,斯托曼已启动了GNU计划,他担心MIT会要求产品的所有权,会给产品强加入他们的销售条件,最终又会成为专有软件,因而他辞去了MIT工作。辞职后,他为买不起电脑而发愁时,发现自己原来在人工智能实验室的办公室,还没有分给其他人用时,他就每天晚上溜进去工作。GNU工程启动后,斯托曼听说有一个自由大学编译器套件(VUCK)。他去询问能否用入GNU。答复是嘲弄式的,说对大学是自由的,但对软件本身不行。于是,决定他为GNU编写的第一个软件就是一个多语言、多平台的编译器。他想利用Pastel编译器的源代码,但最终放弃。从头编写了新的编译器,名为GCC(the GNU Compiler Collection)。1984年9月,斯托曼开始开发字处理器GNU Emacs,1985年初,它开始可以工作。这使它可以在Unix系统上进行文本编辑。此时,许多人想使用Emacs,因此一个现实的问题是:如何传播它?
当然,他将其放到了MIT计算机的匿名服务器上。但那时互联网还未普及,人们很难通过FTP获得拷贝,而且失业的斯托曼也需要收入。于是,他宣布任何人都可以用150美元的价格获得全部程序。当然,所支付的费用是远低于当时的专有软件的价格的,并且用户可以得到软件的源代码。这样,自由软件的分销商业模式就此诞生。如今,整个基于Linux的GNU系统都是如此。

原则及FSF

由于GNU是公开源代码的,为了防止不肖厂商利用自由软件,使其专有化。斯托曼别出心裁,创造了Copyleft的授权办法,让所有的GNU程序遵循一种“Copyleft”原则,即可以拷贝,可以修改,可以出售,只是有一条:源代码所有的改进和修改必须向每个用户公开,所有用户都可以获得改动后的源码。Copyleft保证了自由软件传播的延续性。由于Emacs的成功,斯托曼设立了一个基金会:自由软件基金会(Free Software Foundation,FSF)。GNU工程激励了许许多多年轻的黑客,他们编写了大量自由软件。最后,李纳斯·托瓦兹写了一个类似Unix操作系统的内核,称为Linux,把所有GNU软件和硬件连接了起来,但Linux并不能代表整个操作系统,Linux只是个内核,整个系统还包含数以百计的软件工具和实用程序,大多是由GNU黑客们完成。他认为,整个操作系统称为GNU/Linux比较合适。Linux内核为GNU工程画上了一个完满的句号。

资源免费服务收费

斯托曼认为,在自由软件时代,软件公司可以靠服务和训练。斯托曼希望,有一天软件业者不是靠目前的 “Copyright”版权法,迫使客户花费巨额资金购买软件,而是依仗提供服务(如技术支援、训练)来获取应得的报酬。简言之,未来软件业的基本准则就是“资源免费,服务收费”。Apache Web服务器和GNU/Linux操作系统的流行,使新一代黑客们备受鼓舞,纷纷投入商业领域,越来越多的人加盟自由软件,他们是一类全新的黑客:一方面呼应自由软件的精神,一方面又积极拥抱商业世界。于是,与斯托曼持不同政见者将“自由软件”这个名字改成了“开源软件”,看起来好象两者兼容,但斯托曼认为,两者最大的区别就是自由软件将自由精神放在首位。但是对商人来说,自由(free)与免费(free)是同一个词,与斯托曼布道的“自由精神”不同,他们更愿意谈论实际问题,也就是能不能赚到利润的问题。现在的斯托曼依旧不修边幅,无所顾忌。但与当年坚定的执着相比,他的精神状态呈现了一种焦虑和紊乱,而这一切正是他创造的自由软件的成功施加给他的。有一点可以肯定,斯托曼必将越来越被自由软件成功的浪潮所淹没。因为,他引燃的这场革命已经完全超越了他的驾驭范围。这也是许多思想家、革命家、理想主义者的共同命运。

代表作

创立自由软件 GNU、 Emacs 文字编辑器、GCC编译器、GDB调试器
折叠编辑本段曾获荣誉有:1990年度麦克阿瑟奖(MacArthur Fellowship)、1991年度美国计算机协会(Association for Computing Machinery)颁发的Grace Hopper Award以表彰他所开发的的Emacs文字编辑器、1996年获颁瑞典皇家技术学院荣誉博士学位、1998年度电子前线基金会(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先锋奖(Pioneer Award)、1999年Yuri Rubinsky纪念奖、2001年获颁格拉斯哥大学荣誉博士学位、2001年武田研究奖励赏(武田研究奨励赏)、2002年成为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2003年获颁布鲁塞尔大学荣誉博士学位、

Richard Stallman与中国“龙芯”

有开源社区精神领袖之称的Richard Stallman在多个场合呼吁开源社区大力支持基于龙芯电脑的软件开发,主要原因是在OLPC项目使用微软的操作系统,走商业化道路后,龙芯是目前唯一坚持开源的电脑CPU。

感受

通过网络去了解这位伟大的黑客自然是远远不够的,在以后的学习中,我会仔细查找相关的资料书籍等内容,好好学习黑客相关的知识,以促进自己更好的了解和学习查理德·斯托曼·马修斯。

posted on 2017-03-18 22:35  张丽呀  阅读(329)  评论(0编辑  收藏  举报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