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物 VS 唯心

  对于唯物和唯心,我了解的并不多。我所知道的那点皮毛,也只是源于教课书。只是近来恋上了阳明大哥,而在某年的高考模拟题中,阳明竟被作为唯心主义的代表,供考生们批判。这一批搞得我着实不爽,决定要为他平反  。于是,便去问谷歌、问度娘,于是,便有了一点想法和一堆困惑……

  学校教育中,唯物向来是以正统的高大形象出现的,而唯心,则被淹没在一代代人民教师的口水中。二十多年来,我也是一直坚信,唯物是科学的,唯心是反科学的,但是近年来量子力学的问世,彻底颠覆了科学的界限。在量子力学的微观世界中,薛定谔的猫是既死又活的,电子是可以同时存在于多个位置的,电子运动的轨迹是可以既上又下的……  ,这些,都是我们宏观思维所无法理解和接受的,可这些,又是被科学家普遍认可的,也就是说,它们是科学的。它们是科学的,我们的宏观思维也是科学的,而这两者又明明是完全矛盾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呃……乱了,全乱了,整个世界都乱了,礼崩乐坏、人心不古、国将不国了  ……(此处省略几百字牢骚语)……

  骂完了,清醒了,开始好好思考了。会不会我们的宏观思维只是我们对物质的认识,而非物质的本原状态?我们所认知的物质其实是我们对它们的解析、再创造,正如浏览器对页面的解析一样?不同的浏览器对页面的解析不同,不同的思维方式对物质的理解也不同。或许,我们只是喝三鹿奶粉长大的IE,可是我们却一直视自己为标准?太玄乎了,说点实在的吧。。红绿色盲,都听说过吧,这是一种病,我们看到的红色,在红绿色盲患者的眼中是绿色的。以前我一直以为是他们不识颜色,红绿不分,后来才知道,是他们眼睛某部位的构造和我们不同,以致对颜色的解析结果不同。这么说,看到的结果是红是绿,没什么对与不对的,物质本身究竟是什么颜色,我们都不知道,因为我们只能通过某种方式去验证它,而验证的方式,是可以多种多样的,验证的方式,也是会改变结果的。正如薛定谔的猫,在箱子里的时候是既死又活的,可是你不能打开看,因为你看到它的时候,它只能是死或者活,你一打开箱子,就决定了它的生死。还有电子的运动轨迹,你也是不能观察的,因为你眼光的压力会改变它。回到红绿色盲,因为我们大多数人看到的是红色的,便把红色视为真理,把认为是绿色的人打入病区。如果反过来,如果大多数人看到的是绿色的,那认为是红色的人是不是该被叫作绿红色盲了?再举个例子,我们平时说话的时候,别人听到的我们的声音和我们自己听到的是不一样的,因为别人听到的是空气传声,而我们自己听到的是骨传声(不信?可以录下音试试,录音是空气传声,别人会觉得跟本人的声音一样,可是自己会觉得有些不同)。那么,哪一种才是我们真正的声音呢?只能说,两者都是。我们是无法直接听到声音的,只能通过媒介,这媒介,可以是固体、液体、气体,通过的媒介不同,听到的声音也是有区别的。这只是听觉,那么视觉、味觉、嗅觉、触觉呢,也一样,当我们通过这些XX觉感受物质的时候,或许物质已经被改变了。所以说,我们所认知的世界,是我们通过这个媒介所感受到的世界,而非物质的本原世界。人类眼中的世界,也一直是人类所能认知的物质的总和。从天圆地方到地球是圆的,从地心说到日心说,人类一次次认为自己是正确的,一次次又被后人推翻。我们现在奉为真理和科学的东西,又有多少在几百几千年后会被视为谬论呢?在发现紫/红外线之前,我们认为光谱只是红橙黄绿蓝靛紫,因为人眼只能看到这些;在发现超/次声波之前,我们以为声音的频率只是从20Hz20000Hz,因为人耳只能听到这些。直到……直到科学家通过仪器发现了我们感受不到的东西,我们才知道有它们的存在。一心一世界,万物尽在我心,我心即世界。只有我知道了某种物质,我才知道它的存在、它的特性,我若不知道某种物质,那么我便不知道我不知道这种物质。所以说,我思故我在,我若没了思维、没了意识,我便不知道自己在不在,我便不知道我不知道自己在不在。……啰嗦了这么多,只是想说,唯心比唯物更为高深、更为贴切、更为科学。

  古今中外,具有唯心思想的,都是大师级人物,若说唯心是错误的、反科学的,那么这些人是吃饱了撑得,闲着没事,散播谣言吗?他们一定是感受到了什么,领悟到了什么,而这些,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难以领会的。而唯物,由于门槛低,大家都容易理解、接受,站队的人多,口水战自然是能打胜的了。

2011.11.22

posted @ 2014-06-14 18:57  lilac(雪青)  阅读(...)  评论(...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