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悟还俗

邮箱 key_ok@qq.com 我的收集 http://pan.baidu.com/share/home?uk=1177427271
posts - 236, comments - 7, trackbacks - 0, articles - 0
  新随笔 :: 联系 :: 订阅 订阅 :: 管理

公告

D 最熟悉的陌生人 (纪念当年就读的梅州市江南高级中学)

Posted on 2015-02-13 10:22 大悟还俗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

最熟悉的陌生人

作者:张慧桥

 

“蝶恋花”
  我匆匆地跟听众道了声再见,手忙脚乱地关掉了机器,拿出手机按下了一个快捷键……
  “嘟…嘟…”
  电话响两下后,我听到了那个我在睡梦中都可以认出来的声音。
  “你现在在宁波?”我发现我的声音因激动而颤抖了……
  “是……”
  “不骗我?”我觉得象是在做梦……
  “丫头,你现在出来吧,我就在你的门口!”
  这把破枪,老是神出鬼没尽做些出人意料的事,也不怕人家心脏病发作!
  我拿着手机就往楼下冲。
  “如果你骗我的话,以后我都不理你了!”
  我发现我的声音中带着一种哭腔。
  一楼,隔着那道玻璃,我看到对面的一棵树下,漫不经心地倚着一个高大挺拔的身躯,他一边打着手机一边遥望着我这个方向……
  这真的不是在做梦吗?这不会是经常出现在我梦中的一个场景吧?
  我已经整整六天没有了他的消息了,这些天我总是会不自觉地不时看看手机,看看是否有他突然而来的信息,明知道他不在家,但有时还是会忍不住地往他家里打打电话,心想万一他现在刚刚回家,我不就是可以听到他说话了吗?
  我使劲地咬了一直嘴唇,很痛,我的眼眶里涌出了一种热乎乎的液体,想要掉下来。
  “丫头,你慢慢走过来吧,不管怎样,希望你不要看到我后掉头就跑,呵呵……”
  “……”
  这把破枪,到现在还有心情跟我调侃!
  我放慢了脚步,一步一步地走了过去。
  那个身躯离我越来越近,在我的眼里越来越清晰,我慢慢地走到了他的跟前,看到了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一对明亮的眼睛簇拥着两把火焰……
  他将耳边的手机往下巴上一顶,“啪”的一声合上了盖子,放进了裤袋里,嘴角溢满了笑意。
  我也收起手机,笑吟吟地望着他……
  他抬起手,轻轻地抹去我额角的汗水,笑着说:“跑下来的吧?”
  “是。”我轻轻地说。
  很奇怪我对他的这个举动一点也不感到意外和反感,心里反而有种细腻的感动。
  我曾设想过许多我们初见面时会是怎么样的场面,就是没想到这把破枪会在初次见面连话都还没说上一句就这样“动手动脚”的……
  他嘴角的笑意更深了,这令他那张线条分明显得冷峻的面庞生动异常,他终于大笑了起来:“哈哈哈,我还真没想到这世上还有这么漂亮的母夜叉丑无盐呢,呵呵呵……”
  他的笑声中带着一种我所熟悉的爽朗及豪迈。
  “嘻嘻嘻……”
  我也忍不住地笑了起来,“原来你这个样子就能让狮子上吊呢,我可真是想象不出来的……”
  我们不禁相视大笑,我们就象相识已久的老朋友般有说有笑肩并肩地向电台大门外走去。
  不知怎么的,我一点也不觉得他是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我见到他的模样后,一点也没有觉得惊讶,他好象本来就应该这样子的吧。
  “我刚好有事到宁波,现在事情也处理好了,明天要回去了,就想着来见见你,”他笑着说,“呵呵,没想到我这个狮子看到要上吊的人,你个丫头看到居然没有转身跑,呵呵,我真的要谢谢你呀,哎,没吓到你吧?”
  “吓到我?我这人是摔着狮子长大的你知不知道?我六岁时妈妈送给我一只玩具狮子,我不开心了就会抱起它往地板上摔呀,呵呵~~”
  我不禁笑了,他也笑了……
  其实这把破枪长得挺帅的,浓眉大眼,高大健壮,但又不是一身横肉的那种,他的鼻梁高大挺拔,妈妈说她就是爱上爸爸那道挺拔的鼻子的,说有着这样鼻子的人性子直爽,坚强可靠。
  他脸部的线条很硬朗,这样使他在不笑的时候显得很冷峻,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象是把总是沉默着但总是保持着某种威慑的枪。
  而在他凝视着我笑起来的时候,却又在硬朗中显得那么一抹温柔,温柔得好象可以包容一切。
  “枪现玫瑰”,呵呵,还真难为他取了个这么适合自己的名字。
  这把破枪,难道失恋几次后对自己的相貌都丧失信心了吗?
  “你明天就要走吗?”我有点失望地说。
  “是的,明天上午的飞机。”他仿佛看出了我的失望,笑着说,“呵呵,丫头,我这次来的主要任务是让你对我见光死的啦,免得你这个无知少女中了我的圈套,迷得晕头转向出了什么事我可吃罪不起喽,哈哈哈……不过,”他停顿了一下,“要是你不会太失望的话,我们还是会有机会再见的啦!”
  “你总喜欢胡说八道的!”我笑骂道,“你好象喝了酒是吧?说话有酒味的,不是叫你不要喝酒的吗?”
  “刚刚宁波公……宁波公司的朋友为我送行啦,喝了一点点而已……丫头,其实我……”
  他好象有点欲言又止的样子……
  “嘻嘻,我不会生气的啦,你不会喝醉了就好,知道吗?”我笑道。
  我们就象平常聊天时那样说说笑笑地沿着中山东路一直走着……
  我们的手偶尔碰触在一起,在那瞬间有一种电击般的麻痹,这种感觉是如此的真实!
  我将他带到了月湖公园的一个小亭子里坐了下来,“枪与玫瑰”两手放在膝盖上,坐着的姿势也很端正,好象是种奇怪的习惯,他离我有两个手掌的距离,眼睛落在远方的某处,象在沉思着什么,他脸部的侧影很好看,象用斧头一斧一斧劈出来的一样,显得刚毅异常。
  但他皱着的眉头中好象有着某种忧郁,有着很深的疲倦。
  坐在他的身边,我心里只感到一阵的平安喜乐,但觉往事种种,均不萦于怀……
  “丫头,我想告诉你一件事,其实我……其实我……”他好象要说出一件很重要的事。
  “什么?”我笑盈盈地望着他。
  “呵呵,其实也没什么啦,我只是想告诉你,见到你我真的是很高兴,你想象不出的高兴~~”他望着我,诚挚地说。
  “我也是呀!嘻嘻,说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很困难吗?这好象不大象你耶!”我笑着说。
  他听了哈哈大笑。
  我们就这样无比亲切地聊着聊着,和他一起说话很轻松,没有任何的负担或压力,也不必对自己作任何的掩饰,想到哪里说到哪里,在他面前我是最轻松最自然的人。
  他说得比较少,仔细聆听我讲的时间更多一点,呵呵,看来离开了打字,他这张嘴巴就不顶用了。
  说着说着,时间也不知过了多久了,我突然发现他沉默了,转头一看,哈哈,他居然在打盹!
  这把破枪,也真难为他了,第一次见到我这样的大美人,他应该要兴奋得几天几夜夜不成寐才对,在这样一个浪漫无比的夜晚和环境下,他居然睡着了,嘻嘻,真是个专门跟浪漫过不去的浪漫杀手呀!
  而且这是第二次了,他第一次是在网上睡着了,呵呵,真是放肆极了:)
  我稍稍地坐过一点,轻轻地让他的头靠在我的左肩上,他睡得很沉稳,我不知道一个人在睡梦中会有那么丰富的表情的,只见他有时象个天真无邪的孩子般无忧无虑,有时又锁紧眉头,象是有着什么重大的心事,甚至有时好象极痛恨谁般咬牙切齿……
  他身上有着淡淡的烟草气息及酒香味,还渗杂着微微的汗味,我从没有这么的接近过男生,或者这便是人们常常说的男人味了吧,在这种陌生而好闻的味道里,在这个月影横斜,水波潋滟、花香盈动的夜里,从不喝酒的我醺然欲醉了……
  不知过了多久,看看表,已是三点多了,我只觉得肩膀一阵的酸麻,稍稍地动了一下,他突然的悚然一惊,大喝了声:“不许动,你给我站住!”
  我被他吓了一下,他怎么了?
  这么一叫他也醒了过来,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歉疚地说:“对不起了,我整整一个礼拜没怎么睡个好觉了,唉呀你看看我,我怎么老在你面前睡着呢?掌嘴掌嘴!”他在脸上拍了几下,然后他又好象有点困惑:“哎,丫头,你刚刚不会在唱催眠曲或在声音里下安眠药吧?我第一次见你怎么可以睡着呢?嘿嘿,这样唐突佳人,真是罪该万死罪该万死呀!呵呵呵……”
  “哎,你肚子饿不饿?我们去吃点夜宵好不好?”我站起来松了松肩膀说。
  “好啊,咱们走吧。”他也站了起来,这把破枪说是一个礼拜没睡好觉了,可现在突然间变得精神抖擞,好象现在他真能把一头牛宰了煮来吃了。
  我们信步往外就走。
  我们在一个海鲜排档临门靠窗的桌子边坐了下来,点了几样新鲜的菜。
  “枪与玫瑰”隔着一张桌子凝视着我,可能刚刚打了个盹吧,他看起来精神很好,他笑着说:“丫头,我真没想到你会是这么样的一个辣妹,辣得我眼睛都受不了了…”
  我白了他一眼骂道:“贫嘴!现在才知道呀!”
  “才不是……”“枪与玫瑰”笑着说,这时,另一张桌的一个客人高声说了句我听不懂的话,我看到“枪与玫瑰”猛地转过头去。
  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那张桌子一个身材高大,相貌粗犷的大汉抱着一个妖艳性感的女子,正仰着脖子将一大杯啤酒往嘴里倒……
  “枪与玫瑰”这时将凳子挪到我的旁边,低声地对我说:“不要看那边!”
  我有点莫名奇妙,但还是听他的话转过头来,狐疑地望着他。
  只见他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用他那把纯正的普通话很平静地说:“田叔,大家过来吃晚饭了,有大家早就想吃的东西……是,是……等一下……”
  他将手机递给我说:“告诉他这里的具体的地址。”
  他的话语平静中带有一种不容抗拒的味道。
  我接过电话,将这里的地址告诉给对方,听起来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象是刚从床上爬起来,他边复述我说的地址边记录,声音中透露出一种难以抑制的兴奋……
  他安静地对我说:“有些事情以后我会告诉你,先吃点东西吧,没什么事!”
  本来惴惴不安的我被他的平静感染了,我觉得他是可以让我依赖的人,不管他现在做什么,我都相信他不会是做坏事的人,于是我帮他盛了一小碗花蛤汤……
  我们安静地喝着汤,这时,那张桌子的大汉抱着那个女子站了起来到柜台边结了账,往外就走。
  我看到“枪与玫瑰”掏出钱包,拿出一张钞票放在桌上,轻松地说:“吃不下就走吧。”
  我站了起来,“枪与玫瑰”不由分说地揽着我的肩膀,往外慢慢地走去,我心里不由得“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
  那名大汉往四周看了看,眼睛往我们这边瞟了一下,不以为意地大摇大摆地往前走去。
  快到大街的时候,我突然听到“枪与玫瑰”大喊了一声:“黄志深!”
  那名大汉猛然回头。
  “不许动!你给我站住!”“枪与玫瑰”一声断喝……
  这是一句我曾听过两次已经熟悉无比的梦话,然后他放开我,象敏捷的猎豹般飞扑过去……
  那名大汉转身就跑,“枪与玫瑰”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很快地逼近了他,只见他停了下来,两人拳来脚往很快地搏斗在一起,和以往看过的武侠片、警匪片中的搏斗场面一样惊心动魄……
  “枪与玫瑰”被那大汉重重地打了几下,只见他痛苦地蹲了下去,我的心不禁吊到嗓子眼上了,但只见“枪与玫瑰”很快地将那大汉打倒在地,从胁下掏出手 枪顶着他的头,猛喝一声:“你他妈的给我再动!再动打死你!”
  这时,三部警车呼啸而来,十几个荷枪实弹的警察迅速地将这里控制了,那名大汉及女子被带上了警车。
  “枪与玫瑰”跟他们打了个招呼,便向我大踏步走了过来,他将枪插入胁下的枪套,脱下身上的西装擦了擦嘴角边上的血迹。
  “你伤得要不要紧?”我眼泪汪汪的地望着他……
  “哈哈哈,我不会有事的丫头,小事情啦,其实我今天见到你之后一直想告诉你我是警察,但是怕说出来后你就跑了,呵呵呵,对不起,直到现在才告诉你……”
  虽然我曾对他从事什么工作有点好奇,但现在他说出自己是警察我好象一点也不感到在意,我只是担心着他是否伤得厉害……
  “枪与玫瑰”混杂着鲜血和汗水的脸肿得老高,他笑得粗犷而豪迈,洋溢着一种令人心折的生动……
  他看我这个样子,笑着说:“傻丫头,我真的没事啦,不用担心我的,我现在还有事要做,就不能再陪你吃这顿夜宵了,呵呵,欠着先吧,改天一定加倍奉还,我们明天还要赶着回去,有时间我再打电话给你吧!”
  我这才明白他一直说的“有事要做”原来就是这样危险的一件事……
  他笑着伸出右手在我头发上使劲地揉了揉,显得很亲密,然后头也不回地大踏步走了,他上了车摇下玻璃向我招了招手,然后呼啸而去……
  我摸着零乱的头发,但一种亲昵无比的感觉在我心里升起,一个晚上我都感觉象是在做一个不可思议的梦……

 

枪与玫瑰”
  与梅兰的软弱,杭白菊的功利,思儿的幼稚,悠子的现实,栀子的浪漫相比,我一直以来好象都无法准确地说出“蝶恋花”的性格,也无法完整描述她带给我的感受。
  我只觉得她象一潭澄澈的湖,好象无论什么样的石头树枝杂物投入去,她都可以平静无比地接纳;无论我身上有什么龌龊肮脏在她那里都可以洗涤干净;无论我怎么的疲惫和伤痛,都可以在那里获得平静……
  在她那里我感觉到了一种无比深广的宽容,仿佛她能平静地始终如一地理解和包容我的一切,这对于我们做警察的人来说,是多么的难能可贵呵!
  这些感觉在我见到她后变得更为深切更为真实了!
  或者这便是我那么放肆居然两次在她面前睡着的原因吧!
  当“蝶恋花”带着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慢慢地走到我面前时,我心里一阵地发愣……
  只见她长发飘飘,眉目如画,显得清丽难言,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的活力,带着一种令人怦然心动的恬静韵致……
  我从没想到她会是这么的漂亮的!
  我心里感就象是一阵纯美的风掠过无华的草原……
  我禁不住地想仰天长啸:贼老天,你怎么可以让我跟这么好的丫头相爱啊!
  面对着美丽得让我心疼的她,我不禁陡然感到未来充满了美好的希望,浑身上下也充满了劲,好象是无论什么样的困难和挫折我都可以勇往直前。
  我象做梦一样跟她一起走在宁波的大街上……
  在公园里坐着,听着她那让我魂牵梦系的声音,我只觉得心中平静异常,连日来的精神高度紧张此刻很快地松弛下来,不知不觉中,我打起了盹……
  我在迷迷糊糊中,好象看到一个影影绰绰的黑影在向我逼近,临近我的面前我看清楚他的面目,很熟悉,好象是我要找的人,看到他掉头就跑,我禁不住地大喝了一声……
  看着“蝶恋花”似笑非笑的样子,我不禁一阵的狼狈……
  “蝶恋花”将我带到了一个海鲜大排档,这些日子天天在宁波的海鲜排档吃,都吃出点感情来了,我一坐下来都可以象美食家一样点上几道新鲜好吃的海鲜了。
  我刚挟起一块扇贝,突然听到身边左侧有个男子大声地骂了几句,其中不自觉地漏出一句广东某地特有的骂人方言,我听了不禁心头一震:黄志深正是这个地方的人,会不会是……
  我猛地回头一看,一张早就烂熟于胸的刀疤脸映入眼帘,加上刚刚的一句方言,我几乎可以百分之百地肯定他就是黄志深了……
  我只觉得热血直往脑里冲:这狗日的,咱们找了他整整六天了,没想到现在得来全不费功夫,居然窝在这里了!
  那小子喝光了一大杯啤酒后将杯子重重地往桌上一放,眼睛在我们这些吃客中瞟了一转,我赶紧回过了头,我看到“蝶恋花”正狐疑地看看黄志深,又看看我,显得很困惑的样子。
  我赶紧将椅子移了过去,叫她不要往那边看。
  这个家伙整整比我高出了一个头,根据范大彬的供述,他在黑道上混了多年,并且精通泰拳。
  我看了看四周,在这个地带有很多吃夜宵的人及过客,如果使用枪支的话,很容易误伤群众,万一我制服不了他让他跑掉的话,要找出冯永强就变的更为困难了,打掉这个暴力团伙及侦破那些积案也将变得遥遥无期!
  所以我绝对不能轻举妄动!
  我拿出手机拨通了田队的电话,我用听不出任何地方口音的普通话平静地说:“田叔,叫大伙过来吃晚饭了,有大家一直想吃的东西!”
  这也是我们的默契之一:平时我们是用方言交流的,现在突然说起了平时都不用的普通话;我们明明已吃过晚饭了,突然冒出一句莫名奇妙的话。我们之间只要一听就知道有情况了,并且打电话的人处在特定的环境中……
  正在睡觉的田队一骨碌地爬了起来,难以置信地说:“是不是找到那小子了?”
  我说是。
  “现在在哪个地方?”田队的声音里压抑不住地兴奋。
  我将手机递给“蝶恋花”,要她说明这里的祥细地址,她接过电话将地址说了出来。
  黄志深站起来,到柜台结了帐抱着那名女子往外就走。
  见他走出了门外,我拉起了“蝶恋花”,不由分说地揽住了她的肩膀,我看到“蝶恋花”一脸的羞涩,但还是很顺从地让我抱着走出了门外,此时我已顾不上许多了。
  因为从“三剑客”的作案手段中表现出来的反侦查能力可以看出,这些人都具备了非一般犯罪嫌疑人所能比拟的反跟踪能力,我们如果是对情侣的话,跟在他后面将不会引起他的注意。
  因为好象没有人会在浓情蜜意中暗藏杀机的。
  黄志深警惕地环顾了一下四周,眼光从我们身上瞟过,他果然不以为意……
  我抱着“蝶恋花”,不动声色地与他们保持着十米左右的距离。
  “蝶恋花”虽然不明就里,不知道我在做什么事,但她也不询问是什么原因,只是默默地倚着我,好象本来就知道我不会干什么伤天害理事情的人,她也不知道实际目前的情况很危险,但她很镇静,似乎跟着我很放心很有安全感,我可以感觉出她表现出来的依赖……
  我享受着她的依赖……
  这种依赖令我心里充满了豪气,大抵男人们都喜欢那种被人依赖的感觉吧!
  黄志深已走到了大街边上,我看到周围的道路四通八达很复杂,万一给他上了计程车的话,就会很容易失去目标!
  而此时,田队他们还没到,我心念如电,紧张地思索着应付的对策……
  黄志深在向着计程车招手了……
  战机稍纵即逝!
  “黄志深!”我知道不能再等了,对着他一声断喝作最后的确认!
  黄志深愕然回头。
  在他回头的瞬间我已如离弦之箭般飞扑过去,黄志深本能地撒腿就跑。
  十米的距离对我来说,只是一个需要几秒钟时间的过程,感谢我那一直保持得很好的速度和爆发力!
  我很快地靠近了黄志深,这时黄志深猛地回过了身体,他的确是猖狂!居然不抓紧时间逃跑,还想跟我来个鱼死网破,难道他对自己的身手那么有信心?
  我一上去就使出一招藏着几个后着的擒拿手,这招因为力量和技巧不容易化解,所以在以往的使用中往往一出手就能将对方掀翻在地将其制服。
  没想到黄志深灵活地一闪一挡就轻描淡写地将我的“杀手锏”给化解了!
  这一交手我就感觉到他的确是不容轻视,而且对上路、中路的防守极为严密!
  我在他闪过我迎面一拳之后,瞅准空子一脚扫向他的小腿,谁知他脚法一变使出了一招泰拳技法中的“迎面骨”,我踢中后看到他安然无恙,而自己感到腿部一阵的刺痛。
  趁着这个机会,黄志深转守为攻,一言不发地用拳、肘、腿向我发动了快速猛烈的进攻。
  我左闪右挡顿时处于下风……
  他肘部的动作很独特,狠辣刁钻,令人防不胜防,我的面部、胸部、腹部都受到了几次重击,如果我没有良好的抗击打训练及良好的身体素质,现在可能早就没有丝毫反抗之力了!
  我知道一味的防守是没用的,只有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
  我冷不防地改变了支撑腿,左脚以一个意想不到的方位袭向他的腹部,黄志深一把按住了我踢过来的左腿,飞快地用肘部作了一个还击的动作,我不禁心里一惊:如果这一肘打上了,我的腿就必定骨折了。
  在这间不容发之际,我右腿腾空一剪,避开了这招极具杀伤力的还击,但我的身体也失去了平衡,在地上打了几个滚……
  我在参加省里的集训时,也曾有教练讲授过泰拳的技法,但毕竟了解不多,只知道泰拳在泰国极为普及,很多男子从小就开始练习泰拳,并成为一名职业选手,不少穷孩子更是把打泰拳当作谋生甚至是改变人生命运的手段。教练说泰拳非常凶狠,实战性强,没有什么华而不实的花架子,现在看来所言不虚!我正因以前没有接触过泰拳,以至于现在突然遇到吃了个哑巴亏……
  黄志深狠狠地盯着我骂出了一句粗话,趋身过来一脚踹向我的头部,我快速地一闪,顺势接过他的右腿一掀,一把将他掀翻在地,我翻身起来一脚踢在他的档部,一个飞身侧倒,肘部结结实实地落在黄志深的胸口,终于还了他一肘之仇,又翻身一记长拳落在他的鼻梁上……
  无论是多么强大身体素质多好的对手,都会有两个地方最为薄弱,最经不起攻击:一个是档部,只稍微击中便可使之痛不欲生;一个是鼻子,被打中后必定会涕泪共鼻血长流,金星伴眩晕齐飞,会在一定时间内失去战斗能力!
  我站起来再一脚踢在黄志深的胁下,将他踢翻起来趴在地下,他痛苦地扭曲着身体,但他极为凶悍,仍挣扎着想起来反抗。
  经过一番的搏斗后,我早已心头火起,用右腿压住他的背部,从胁下掏出手 枪“啪”地一声上了膛,顶住他的脑袋大喝一声:“你他妈的给我再动,再动就打死你!”
  被硬梆梆的枪口顶着,黄志深才老实下来。
  这时,田队跟宁波刑警的赶过来了,我忍着疼痛喘了几口气,大家迅速地将黄志深铐了起来。
  我从田队口袋里掏出一根“五叶神”,点燃了猛抽了几口,几个兄弟哈哈地笑着过来用拳头亲昵地擂了我几下,大家心里都充满了胜利的喜悦……
  田队笑呵呵地擂了我一拳说:“没想到我们守了几天几夜都找不到那王八蛋,倒是给你小子泡妞给泡出来了,哈哈哈……小子,可真有你的!……哈哈哈……”
  我知道刚刚“蝶恋花”跟田队讲地址时让他听出了端倪,不禁两人对望着心领神会地哈哈大笑……
  我看到“蝶恋花”远远地一脸担心地望着我这边,便跟大家打了个招呼,走了过去。
  我收拾了一下枪支,插进枪套里,脱下西装外套抹了一下满脸的汗水及嘴边的鲜血,笑呵呵地走到了“蝶恋花”的身边。
  她泪汪汪地看着我问我要不要紧,我心底里掠过一阵温柔的感动!
  被关心的感觉是如此美好!
  我说其实我是警察很抱歉现在才告诉她,她好象并不在意这个我担心已久的问题,只是睁着那对泪水盈盈的大眼睛在我这张汗血交融肿得象猪头的脸上睃巡……
  我心里盛满了被关怀被牵挂的感动……
  简单说了几句后我说有事要走了,临走时,我禁不住地揉了揉她的头发,这种没来由的举动说不上理由说不上原因,只觉得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开心……

 

 

“蝶恋花”
  我慢慢地沿着人行道往家里走着。
  想着我跟“枪与玫瑰”莫名奇妙的相识、相恋,到现在富有戏剧性的见面,再有就是刚刚惊心动魄的场面……心里觉得真是象在做一个离奇古怪的梦,可现在又一板一眼如此的真实。
  呵呵,我怎么会遇上这么一个性格上象乔峰那样豪气干云,感情上象段誉般深情痴心,说话,不,应该是打字又象韦小宝那家伙般痞里痞气的“枪与玫瑰”呢?
  是的,正是“枪与玫瑰”的出现让我平凡的生活充满了亮色,让我实实在在地感受着生活的美好,让我经历着一场我一直渴望着的不同寻常的一段爱情。
  我躺在床上,怎么也不能入睡……
  这把破枪,现在也应该是一夜无眠吧,不过他是在“做事”,我却是在想他。
  想起他的伤,想起他不要命般地跟那个野蛮的大汉搏斗,我心里不禁充满了怜惜。
  天已蒙蒙亮了……
  我起来翻箱倒柜,找出了爸爸自己精心配制的跌打药酒,满满地盛上了一瓶,包了起来。
  这把破枪,整天和人打打杀杀的,也不知道身上有多少的伤呢!
  其实我一直都没有跟警察有过什么接触,只是有时看到在报纸上刊登出哪里哪里的警察与歹徒搏斗负了重伤了,哪里的一个警察执行任务时牺牲了……
  牺牲?想到这里我心里不禁一阵的恐惧:“枪与玫瑰”整天出去“做事”不会有什么意外吧?
  我想起他揽着我时那宽厚无比的肩膀和胸膛,想起他爽朗豪迈的笑声,想起他说:“傻丫头,我真的没事啦,不用担心我的……”这一切都真真切切地让我感到如此的踏实放心和安全,我的心里又不禁一阵的释然:象他那么坚强自信的人,怎么会说死就死呢?
  他怎么能死呢?他怎么可以死呢?他怎么可以忍心不管我就死了呢?想着想着我不禁哑然失笑:大清早怎么象只乌鸦一样要死要活地呱呱叫呢?
  我“呸”地一声吐了一口口水——小时候每当我说了不吉利的话,老人家总是迷信地要我吐一口口水,说这样可赶走邪气。
  我看了看航班时刻表,是上午八点二十五分的飞机,想起他说有空时会打电话给我,于是我便坐在家里耐心地等待……
  差不多七点半了,他还是没有电话过来,想必是在“做事”很忙的缘故吧,我决定到机场去送他。
  在机场的候机大厅,我刚坐下来便接到了他的电话:“丫头,我现在人已在机场了,一直想着给你电话的,直到现在才没什么事,看来改天有机会才能再见喽……”
  我刚想说话,就看到他们一帮人正拖着简单的行李走入候机大厅,昨晚那个野蛮大汉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地被押过来。
  “枪与玫瑰”戴着一副宽边墨镜,遮住了大半张脸,边讲手机边走过来显得威武而帅气,用新新人类的口头禅来说就是:帅呆了!酷毙了!
  “嘻嘻,你不会是戴着墨镜就什么都看不到了吧,改天有机会再见是吧?那我走喽,反正我是见过你了……”我笑着说。
  “枪与玫瑰”抬起头来看到了我,惊喜地笑了起来,加快脚步一路小跑到我面前。他身后的同事望着我这边哄然大笑。
  “呵呵,我好象总是让你等待,唉,我心里可真是过意不去了……”那把破枪笑呵呵地说。
  天啊,他脸上更肿了,原来他戴那么大的墨镜是为了遮住这张脸,我不禁感到一阵的心痛!
  “脸上痛不痛?其它地方没什么事吧?”我关切地问道,我发觉自己那不争气的泪水又要跑出来了……
  “嘿嘿,小意思啦,可能以前骂过你是猪,现在终于受到惩罚也要做一回猪头吧,哈哈哈……”这把破枪,脸肿成这样了还笑得出来!
  “我爸爸好象早就知道你会受伤似的,这药酒放我们家里还没用过呢,效果很好的,记得回去有伤的地方好好搓一搓,知道吗?”我将那瓶药酒递给了他。
  “嘿嘿嘿……”那把破枪憨憨地笑了,好象说不出什么话来了,呵呵,这把破枪真是笨,连道声谢都不会了……
  这时“枪与玫瑰”的同事一个个地走了过来,意味深长地对着我们做鬼脸。
  一个中年的大汉笑呵呵地过来对我说:“姑娘,昨天晚上我们真的要好好感谢你呀!要不是你的话,我们这回可要两手空空地回去喽,现在我们公务在身时间紧张,改天有空你过来玩吧,我一定好好的谢谢你!你们聊吧,我先去办登机手续了,你们好好聊聊吧,嘿嘿嘿……”说完他就笑呵呵地走了我觉得脸红通通的发烫……
  我和“枪与玫瑰”静静地面对面站着,只是默默地互相地凝视着彼此,只觉得心里的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们短暂的相聚时刻也以分秒计了。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哪堪离别正在见面初?
  我突然想起了柳永在兰舟催发时的“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咽。”
  离别的时候终究会到来的。
  看着他消失在登机舱,看着飞机腾空而起,我的心里空空落落一阵的难受……

 

 

“枪与玫瑰”   “蝶恋花”泪汪汪欲语还休的模样总在我脑海里浮现,直到我回到支队。   一回来我们就开始了对黄志深的进一步审查。   这小子象只老鸭子,煮熟了还嘴巴硬,我们组织了强大的预审力量对其轮番进攻,硬是不能从他口中掏出一个字来,对这样心理素质特别好又明知死罪难逃的家伙,没有策略和水平的话,是很难让他自己拿刀往脖子上抹的。   我该做的工作做完后,回来时已是近一点了,我泡了一杯浓浓的咖啡,接连抽了三支“五叶神”,在沙发上躺下来时才觉得浑身酸痛无比……   洗了个澡我打开电脑上了网。   我知道“蝶恋花”必定会在那里等着我的。   一进到,我就看到了她发过来的私聊邀请。   “你还好吧?身上的伤还疼不疼?我给你的药用了吗?……”点击进入后的第一句话,我就听到她关切无比的询问……   我笑呵呵地说没事没事我壮得象条牛呢!   其实我身上是找不到一块感觉舒服的地方,为什么男人们总喜欢在女人面前充好汉呢?   其实充好汉的好处现在我明白得很:虽然现在我肉体上疼痛无比,但在精神上仍感觉是个打不死累不垮的英雄好汉。   所谓的孔雀开屏的意思,就是把最好看的一面展现给异性看吧!   呵呵,其实那一面是长在屁股上的……   “破枪,我还真没想到你是个警察耶,因为你打字跟我聊的时候常常是痞气十足的,倒象个嘻皮笑脸的小混混,呵呵,看来你们这些做警察的跟流氓打交道多了,还真跟他们差不了多少了!”   “蝶恋花”抿着嘴笑道。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痞气十足非无故而来!唉,都是你害的啦,把我这个好端端的人给弄得痞里痞气了!”我苦着脸一本正经地说。   “我怎么啦?这又跟我有关?”“蝶恋花”迷惑不解地说。   “有关有关,大大的有关!”   “那说来看看呀!”“蝶恋花”来了兴趣。   “唉,佛云: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就错,一说出来你就会一夜兴奋得睡不着了。”   “破枪,你别卖关子了好不好,快点说啦!”“蝶恋花”急了……   “其实也没什么啦,佛经有云: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要想把到象你这样闭花羞月的大美女,象我这样打鱼杀雁的尊容不坏点怎么行呢?所以我只能将自己往坏里逼了……”   “呵呵呵,你个破枪又瞎扯了。”“蝶恋花”笑着说。   听着她的声音,跟她胡说八道了几句,我只觉得如坐春风,身上的疼痛好象也全跑光了。   嘿嘿,这丫头的声音没想到还象大麻一样有忘却痛苦的疗效呢!   “哎,只是象我这样沉鱼落鸟般的大美女好象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呀,我倒是越来越忧心忡忡了……”“蝶恋花”说道。   “咱们英雄怕末路,你们美人怕迟暮是吧?”   “唉,要是能迟暮倒是好了,我现在被你这么一说我连镜子都不敢照了。”“蝶恋花”一阵的担忧。   “怕乡音无改两鬓衰是吧?”   “唉,破枪你真是笨,你没听过自古红颜多薄命吗?看我这模样想必也是活不长的主。”   “蝶恋花”伤感无比……   “丫头你大可放心了,就算那些英雄狗熊全死光了,也还轮不到你的,吴三桂、李自成冲冠一怒为红颜,他们两个死光光了陈圆圆还不是活得好好的,呵呵呵……”   “啐!我才不要象个皮球那样被男人抢来抢呢,咱们美人宁可玉碎,不为瓦全!”   “蝶恋花”大义凛然地一副烈女姿态。   “呵呵,说起皮球我倒想起了一个段子……”   “什么段子?”   “人们都说女人说个球,二十岁的时候象皮球,被二十几个人抢来抢去的;三十岁象个篮球,抢来抢去的人是少了一半,但勉强还可以聊以自慰;到了四十岁便是乒乓球,在丈夫与情人之间被推来搡去都说给对方好了;到了五十岁已经成了高尔夫球了,被丈夫一杆子挥出去巴不得跑越远越好最好就不要回来了。哈哈哈哈……”   “唉,你们男人怎么全这样一副德性呢?破枪……你会这样对我吗?”   “蝶恋花”幽幽地叹了口气……   我不禁心中一动……   说不上什么原因,我们一上网彼此都好象有意避开了刚刚见面的事实,只是一味地插诨打科没个正经地说笑,那是因为我们都不想触及太现实的问题吗?   我一时之间说不上话来……   “其实永恒只是种奢望,你说对吗?”   一阵的沉默后,“蝶恋花”低声地说了一句。   “丫头,你知道我为什么总会经历失败的恋情吗?其实有一点就是因为我们工作的特殊:发财没门,臭味一身,想当英雄容易,朝着歹徒的枪口冲,受伤就立个功,死了当献身……找这样的男人,嘿嘿,那简直是自讨苦吃,自己跟自己过不去了。”   我说得有点苦涩。   “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你说是吗?你……你常碰到这样的危险吗?”   我知道她的危险所指是宁波的那场搏斗。   “呵呵,也不见得有什么大的危险啦,现在太平盛世,还有几个人愿意拿自个的脑袋来开玩笑了。其实干我们这一行的除死无大事啦,做警察苦做警察累咱们再苦再累要做事的时候也不能睡,也就这样罢了,就是辛苦两个字多一点吧!”我笑着说。   “但是我看到你跟那人打在一块的时候,我心里真担心你会有什么事……”   “哈哈……我这人是不怕死的主啦,干我们这行的只要横得下这条心,就没谁能够对抗,你说是吧?只不过我就只怕死了后不能够再上网找你说话了,呵呵呵……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不能上网陪你说话的话,你一定不要对别人那么好呀,我会吃醋的,哈哈哈……”我调笑了一句。   “破枪,不要乱说话,快吐口水,快点……”“蝶恋花”突然变得很严肃。   “怎么了?”   “不要问为什么,你快点吐口水,拿着麦克风,要让我听见!”“蝶恋花”好象很认真的样子。   我拿着麦克风对着垃圾袋啐了一口。   “蝶恋花”松了口气说:“我不敢奢望什么,我只要你好好地活着陪我说说话就好了……”   她这句低低的话语令我的心脏象均衡器上的波形一样,随着她那声音的高低起伏而激烈地律动着……   “我怎么舍得咱家这个如花似玉的丫头那么傻没事找事去找死呢,我可是还欠你一顿夜宵的呀,呵呵呵……”   我强作平静地说了句……   是呀,以前自己不要命地感觉象坦克一样横冲直撞冲冲杀杀一副见谁灭谁的样子,或者正是因为自己了无牵挂的缘故吧!   哈哈哈……现在已经有了牵挂了,难道坦克就会变成经不起碰撞的小轿车了?   坦克永远会是坦克!   除非它被击毁或被淘汰!   上了战场的坦克是从不想着要怎么全身而退的!

 

“蝶恋花”   作为一名女孩子,我和所有的同龄人一样,对爱情充满了幻想和期待,或者对身边那些数不胜数的买菜做饭吃了后穿着短裤去散步的“爱情”习以为常了吧,所以常对那些浪漫的爱情心驰神往……   不知怎么回事,浪漫的爱情好象总脱离不了悲剧的意味,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翩跹化蝶,杰克与露丝的倾船之恋,徐志摩与陆小曼的深情浪漫……   廊桥遗梦、魂断蓝桥、乱世佳人……   那些纯美的爱情仿佛只能出现在童话里,世俗的爱情却象空气一样无处不在。   为了生存,为了呼吸维系生命的空气,人们通常选择世俗的爱情。   我们已经过了行吟诗人横行的年代,浪漫的爱情好象已随着顾城海子的死亡而死亡了。   我在“枪与玫瑰”那里找到了一种感觉,一种激情,一种未曾有过的心动,我常在想:这份缘于网路的感情就是我所要的一种浪漫吧!   我很珍惜这份浪漫的感受。   “我这人是不怕死的主啦,干我们这行的只要横得下这条心,就没谁能够对抗,你说是吧?只不过我就只怕死了后不能够再上网找你说话了,呵呵呵……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不能上网陪你说话的话,你一定不要对别人那么好呀,我会吃醋的……”   我想起了“枪与玫瑰”的一句话。   我们这份浪漫的爱情也会宿命般地注定要接受悲剧的结局,不可逃离吗?   我不能想象没有他的存在,我在网上,在生活中还有什么意义。   那句话象把涂满毒液的箭,猝不及防地刺穿了我那仍沉浸于相见喜悦中的心脏,一种莫名的悲伤及恐惧迅捷无比地占据了我的思想……   我非常固执地要他吐口水,他很听话地照着做了。   或者爱情本来就是这样的吧,你越在乎的时候就越会感到恐惧……   是不是恋爱中的女人都会变得这样的盲目和愚蠢,脆弱而神经质呢?   我这时才突然明白,为什么那么多的人们会安于那种衣食住行闲时散散步的那种单调的家庭生活式的爱情,这种曾经为我所不屑的平淡才最真实啊!   这种顿悟或者也算是一种成长的必然经历吧,现实生活中哪来的那么多惊心动魄爱情细节呢?   就算有的话,没有心脏病也会变成心脏病了……   此刻的我觉得,“枪与玫瑰”只要能好好地过着日子,闲时陪我说说话,那便是件很幸福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