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码改变世界

【转】关键字提取算法之TF-IDF扫盲

2010-06-20 00:20 by 码农.KEN, ... 阅读, ... 评论, 收藏, 编辑
 
TF-IDF(term frequency–inverse document frequency)是一种用于资讯检索与资讯探勘的常用加权技术。TF-IDF是一种统计方法,用以评估一字词对于一个文件集或一个语料库中的其中一份文件的重要程度。字词的重要性随著它在文件中出现的次数成正比增加,但同时会随著它在语料库中出现的频率成反比下降。TF-IDF加权的各种形式常被搜寻引擎应用,作为文件与用户查询之间相关 ...

TF/IDF算法可能并不是百度的重要方法,google适用;百度个人认为是向量空间模型,实质也是TF/IDF。

在招聘的时候,如果碰到信息专业的学生,我总是喜欢问,你知道信息论是谁提出来的吗?应聘的人没有一个能答出来,哎呀,信息论其实对于SEO非常重要,建议大家来看下,tf、idf看起来是比较简单的的一个 信息处理方法,但是想搞明白并且在实际工作中灵活适用,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沙僧SEO.

在今日我们可以从网络上吸收大量资讯,有时候一堆文章看不完。如果我们想要吸收资讯,时间却又不够的时候,使用电脑帮我们过滤资讯,或是用电脑帮我们做个总整理,是个方法。如果今天手中有一篇文章,我们想要用电脑帮我们找出这篇文章最重要的关键字,要怎麽做呢?在资讯检索 (IR: Information Retrieval)领域里面,有个基础的方法,入门必学的方法,就是使用 TF 和 IDF (TF: Term Frequency, IDF: Inverse Document Frequency)。使用这两个估计值,可以让电脑具有计算重要关键字的能力,进而节省我们的时间。

TF 和 IDF 算法,TF/IDF tf idf算法公式

  接下来让我们看看,TF 和 IDF 个是甚麽东西呢?TF 全名是Term Frequency,也就是某个关键字出现的次数,譬如说某篇文章里面,「电脑」这个词出现很多次,或是「使用者需求」这个词出现很多次,那麽这些词句的出现频率,就会很高。一篇文章中出现很多次的词句,必定有其重要性。譬如说一篇论述「人工智慧」的文章,「人工智慧」这个词句再文章中出现的频率也一定很高。然而为甚麽除了 TF (Term Frequency) 以外,还要有 IDF (Inverse Document Frequency) 呢?

  让我们先想想,如果单使用某个字词出现的频率,来判断一篇文章最重要的关键字,会有甚麽困难。首先,我们会遇到一些常用字词,出现的频率也很高,会和重要字词出现的频率一样高,让电脑因此无法分辨出,哪些是常用字词,那些是重要字词。如果就英文来说,有个规则是语言学家 (linguist) 归纳出来的规则,叫做 Zipf’s Law。

  引述中文维基百科的一段介绍如下:

  从根本上讲, 齐夫定律 可以表述为, 在自然语言的 语素库 里, 一个单词出现的频率与它在频率表里的排名成 反比. 所以, 频率最高的单词出现的频率大约是出现频率第二位的单词的 2 倍,而出现频率第二位的单词则是出现频率第四位的单词的2倍。这个定律被作为任何与 power law probability distributions 有关的事物的参考。 这个 “定律” 是 Harvard linguist George Kingsley Zipf (IPA [z?f])发表的。

比如, 在 Brown 语库, “the” 是最常见的单词,它在这个语库中出现了大约 7 %(10 万单词中出现 69971 次)。正如齐夫定律中所描述的一样,出现次数为第二位的单词 “of” 占了整个语库中的 3.5% (36411次), 之後的是”and” (28852次). 仅仅 135 但此项就占了 Brown 语库的一半。

  所以我们现在知道问题在哪边了。如果只用词句出现的频率来判断某一篇文章里面最重要的关键字,我们可能会找到常用字,而不是最重要的字,像是英文里面的 “the”、”a”、”it”,都是常常出现的字,但是通常一篇文章里面最重要的字不是这些字,即使那些重要的字出现的频率也很高。

  这个时候我们要怎麽办呢?IDF 在这个时候就帮上忙了。在了解 IDF 之前,我们先了解 DF 是甚麽。DF 就是Document Frequency,也就是说,如果今天我们手中有固定 N 篇文章,某个关键字的 Document Frquency (DF),就是说这个关键字在 N 篇文章里面出现了几次。Inverse Document Frequency (IDF) 则是把 DF 取倒数,如此一来,一个数字乘以 IDF,就等於是除以 DF 的意思。

  有了 TF 和 IDF 以後,我们就可以计算 TF 乘上 IDF,对每一个关键字都算出一个分数。这个分数的高低,就代表了这个关键字在某篇文章中的重要程度。为甚麽我们说这样子可以找出重要的字,而不是常出现的字呢?因为 TF 会把某篇文章中,出现最多次的排在第一位,其次的排在第二位,以此类推。然而乘上 IDF 以後,也就是除以 DF,那些常常出现的字,像是英文中的 “the”、”a”、”it”,因为每一篇文章都会出现,所以 DF 就大。DF 大,取倒数之後的 IDF 就小,IDF 小,乘上 TF 以後,虽然”the”、”a”、”it”在某篇文章中出现的频率很高,但是因为 IDF 小,TF * IDF 一相乘,重要性就变低了,我们 (电脑程式) 就不会把这些常出现的字,误认为是重要的字了!

  真正重要的字会得到甚麽样子的分数呢?如果这篇文章刚好在讲 AI,”AI” 出现很多次,因此 “AI” 在这篇文章里面的 TF 很高。然而我们电脑资料库里面的 N 篇文章,并不是每一篇都在讲 AI,也因此”AI”可能只有在 N 篇文章里面的某 3 篇文章出现,因此 DF 只有 3,IDF 变成 0.33,假设我们 N = 100 有 100 篇文章在资料库里面,其他常出现字像是 “the” 每一篇都出现,DF 就是 100,IDF 就是 0.01。所以 “AI” 的 IDF 会比 “the” 的 IDF 高,假设这篇文章中 “AI” 和 “the” 两个字出现的次数刚好一样,乘上 IDF 以後,”AI” 这个字的分数就比 “the” 这个字的分数来的高,电脑也就会判断 “AI” 是这篇文章重要的关键字,而 “the” 这个字并不是这篇文章的重要关键字。

  所以经由 TF * IDF,我们可以计算某个关键字,在某篇文章里面的重要性。从这一个方向,我们可以计算一篇文章中重点的字有哪些,帮我们做一篇文章的总整理。从相反的方向,我们可以给定关键字,然後再每一篇文章里面为这个关键字计算一次 TF * IDF,然後比较哪一篇文章,这个关键字是最具重要性的,用这个方法找出和一个关键字最相关的文章。不管是从文章找出重点字词,或是由关键字找相关文章,TF * IDF 都是个基本且不错的方法。会写程式又还没嚐试过这个方法的读者,或许可以亲自试试看,不过可能要先自己准备文章资料库 (corpus),或是从网际网路上面用网页撷取器 (crawler) 存几篇有兴趣的网页,然後把 HTML 标签清理乾净,剩下纯文字,就可以用这个方法来小试身手罗!

  我们也可以比较一下人类和电脑的不同。电脑做数学数字的计算,或是执行固定的步骤 ,非常擅长,速度也很快。人类可以了解一个字的意思,读完一篇文章以後,了解了意思,之後要找这篇文章最重要的关键字,是从「意义」开始,回忆出或做出结论,这篇文章重要的关键字是甚麽。
  然而如果要电脑也遵照这个方向,先了解字的意义,再了解文章的意义,然後在做出结论,这篇文章的重要关键字,反而困难,因为要了解字的意义,电脑需要先有一个语意网路 (Semantic Network),或是知识的分类关系树 (Ontology),把字句依照语意分门别类,有如生物里面的「界门纲目科属种」一般的关系分类,才有办法了解一个字和其他字的关系。之後要了解一篇文章,又必须要了解一个句子,牵涉到自然语言处理 (NLP: Natural language Processing) 的问题,像是从句子里面找出主词、动词、和受词,以及补语,分辨出子句和主句,代名词的指称,以及前後文判断产生不同的剖析 (parsing)。了解完一句,才能了解整篇文章。

  因此,TF * IDF 对於电脑来说,计算速度快,工程也不浩大,不用大型计算机就可以计算。这边也可以顺便提到 strong AI 和 weak AI 的关系。如果就工程的角度,TF * IDF 是个好方法,it works! 节省我们的时间,或是解决大问题中的一个小环节。然而 strong AI 在这边会提出「中文房间」(Chinese Room) 的论证,也就是说,电脑能够找出重要关键字,是否就代表电脑真的「知道」(understand) 关键字的意义呢?

  中文房间 (Chinese Room)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人关在房间里面,只留两个窗口,一个地方会送纸条出来,另一个地方会送纸条出去。房间里面有一本手册,里面写满对照表,记载者看到甚麽英文字,就应该输出甚麽中文字,以及一些指令的对照,譬如说窗口送一个指令说 COMBINE,就把两个中文字写在一起才送出去。接着我们在外面就开始送英文句子进去这个房间,另一个窗口就会有这句话的中文翻译跑出来。然而这个论证想要坦讨的就是,虽然这个房间看起来像是会把英文翻译成中文,但是在房间里面的那个操作人员并不懂中文,他指是按照指令,还有手册里面的对照表,机械式地动作,可是外面看起来像是这个房间会英翻中,因此这个房间应该懂得中文才对。

  在这边我的看法是,也许就近程来看,我们只要有可以解决问题的解答就可以,不管电脑是否真的懂 (understand) 字的意义。然而长期来说,如果我们真的需要具有人类的智力的电脑出现,能够真的懂而不是行为上看起来懂,那麽就要仔细探讨中文房间这种论证。也许生物的方法,像是计算神经科学的方法,是一个方向。

  我们可能又会问,神经元只有动作电位和静止两个状态,怎麽能了解意义?但是只有一个神经元,或许没办法了解意义,全部大脑的神经元交互作用,意义可能就因此被了解了!其中的奥妙,就是计算神经科学嚐试要解答的问题之一。有兴趣的读者也可以一起从人脑开始,解决 strong AI 的问题。或是有数学的高手,也许某一个数学理论,可以很漂亮地解决意义了解的问题也说不定,像是 manifolds,具有一个集合使用不同面向来观看的特性,同时具有 Global 和 Local 的性质,是个不错的候选选项。从这个方向去解决 strong AI 也是另一个可能性。总之,继续努力研究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