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遇于池,池涸,相濡以沫,相鞠以湿,不若相忘于海。

while (alive) {
  object state = working & fighting & enjoying & living thanksgiving;
}
  博客园  :: 首页  :: 新随笔  :: 联系 :: 订阅 订阅  :: 管理

:)

Posted on 2006-10-20 12:29  alittlefish  阅读(472)  评论(0编辑  收藏  举报
早上收到Stepan的邮件,显然,他已经结束了和DG他们的旅程,回到自己的简单生活中了。今年是他的social year,他需要去做一些可能他并不是很乐意做的事情。回了他的邮件以后,我随意打开了一个IE,连接到他的个人网站。
 
我喜欢看他拍的照片,DG上次说他是个photo guy,确实,从他的照片里我看到了很多风格迥异的画面,从东半球到西半球都有他留下的印记,我并不认为他的摄影技术有多好,但是他不停的按动快门,记录下的却是一个又一个的美丽的瞬间,相比之下,就“硬件”上讲,我有足够的条件和他一样,去记录身边以及更远处的景色和事件,但是我确实“差”了一点,所以只能现在坐在电脑前看别人记录下来的东西。
 
Stefan的国家是奥地利,一个离我曾经想留学的德国很近的美丽地方。虽然都是说的德语,可惜我过去学过的Deutscher几乎忘了一干二净。
 
看到他上个月在和DG他们结束旅程前的拍的一些照片,那是在一个我过去一直比较向往的地方,古老的欧洲建筑,没有太拥挤的人群,碧蓝的天空。不知道为什么,最早对这样的感觉产生渴望还是在大学的时候,而且当时出国的目的也不是要去欧洲的大城市,反而是宁静的小地方。在即将踏出校园大门之前,我追求的不是忙碌的工作,不是繁忙的大城市,却是这么一分宁静。这对现在的我而言,似乎有些许惊讶,虽然这仍然是我现在的向往,但是对于当时我的那些想法,我自己都有那么一些不理解,一直觉得自己多少也算是对事业有追求的,以至于曾经大胆放弃工作去闯自己的事业,虽然最后是灰头土脸;还有,在工作了近4年后,开始产生强烈的反思,为仍然徘徊在工程师这样一个职位上而感到多少有那么一点焦躁。但是却是在那个时候,一个啥都不懂,没什么社会经验的学生,就渴望那种宁静,似乎有点不求上进的嫌疑。
 
经常和LP说起要去国外生活,LP也非常想,但是她总问怎么去,我说:“把房子卖了,不留任何退路,带上孩子(说这个的时候YoYo还没有出生),我到国外做CP,你洗盘子带孩子,赚够钱到乡下买个房子安度余生。”虽然有点调侃的味道,但是其实心底里确实非常非常向往安静的,平和的生活,不用为太多的事情烦恼。
 
或许正是因为跌跌撞撞4年了,自己与自己原来的预期相差有点距离,所以让自己产生了一丝逃避的情绪,也所以才会唤醒心底这份原始的渴望。虽然现在年纪还轻,但是家庭已经开始占据我生命中的大半,对一直追求的所谓“事业”,我有点感觉力不从心,原先我不相信或者说不想依赖机遇,认为靠自己的努力,必定能有所成,而现在,我已经懒惰到坐在原地等待机遇的出现。而看着眼前那些美丽的景色,突然又觉得好象这些都是些美丽的谎言,因为暂时我和它们还是那么遥远,越是渴望越是让我沉醉于安逸而忘了现实的真实。
 
26岁,为什么没有人为这个年龄写首歌,就象为25岁写的那样,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个年龄还是很年轻的,应该是多一点积极,多一点主动,多一点热情,而不是犹豫,徘徊。
 
在给Stefan的邮件里我说到,希望哪天可以去Vienna,亲身体验那种Heavenliness,现在,在胡乱涂鸦几笔后,似乎精神有些抖擞,渴望安逸没有错,但是任何事情都是靠自己创造出来的,在经历了为人夫,为人父,短暂的徘徊之后,迎接我的是心的再次起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