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遇于池,池涸,相濡以沫,相鞠以湿,不若相忘于海。

while (alive) {
  object state = working & fighting & enjoying & living thanksgiving;
}
  博客园  :: 首页  :: 新随笔  :: 联系 :: 订阅 订阅  :: 管理

从此,我多了一件小棉袄

Posted on 2006-10-19 15:01  alittlefish  阅读(630)  评论(2编辑  收藏  举报

今年的秋天来的特别的晚,连日的“好天气”让人感觉些许不爽。

昨天脖子睡落枕了,在家躺了一天,却碰上了几天来难得的凉爽。早上到公司,又是艳阳高照,没赶上班车,索性慢悠悠地坐上张江环线去往办公室。

十一以后的第二个星期,又是一个不完整的星期(昨天请假),最近公司里事情很多,以致于我本来的假期只得后延,但是不管周遭有再多的琐事烦扰我,我似乎还没有从2个星期前的那一阵紧张中缓过来,甚至现在想起来,这个紧张显得那么的美妙。

两个星期前。。。

10月5日

2:00 PM

这天是之前医生预约的LP住院的日子,我们全家人(LP+我+岳母)在家等了1个上午加小半个下午,就为了等医院的电话,通知我们去医院。可是眼看不多久3点了,LP似乎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焦虑完全写在脸上。毕竟,她那个貌似怀了双胞胎的肚子让她已经很疲惫了:)

2:15PM

我觉得还是打个电话问一下为好,于是拨通了国妇婴的电话。电话那头的医生对我的疑问表示出极度的“惊讶”,原来由于之前一次产检时医生的疏忽都没有通知我LP去登记一下,以至于今天医生也不知道怎么通知我们。挂上电话我就马上转为“临战状态”,帮着LP把东西都拿到门口,简单收拾了一下就下楼去叫车了,

2: 45PM

路上几乎没有怎么花时间,很快我们就到了徐家汇,车停在华山路的那个门口,还好今天医院门口车不是很多。
在楼下急诊室和交费窗口办了些必要的手续并交了押金后,我们就进了病房,不知道LP当时是不是很紧张,不过我那个时候有种特别的感觉,很奇妙。
安顿好以后,我们就开始琢磨具体的手术时间了,对了,忘了说了。LP之前一直希望能够顺产,还专门在产前上了堂孕妇操的课,我也曾经一度陪她做了几天操(后来没有坚持下去,惭愧。。。),可是我们家的小家伙临时调皮了一下,7-8个月的时候开始一屁股坐在妈妈的肚子里,没办法,臀位顺产的风险大,医生只得建议提前一周“剖”!

我以为5号进来,检查一下,6号就可以作手术了,可就在我们三个人在谈论着手术时间的时候,护士搬了个监护仪过来,管子听筒一股脑儿往LP身上安,还要LP吸氧,在我问到大概什么时候动手术的时候,她很随意也很“不耐烦”的回了一句:“先观察,观察到差不多了再考虑手术。”呵呵,再“考虑”手术,俨然一副要先住上十天八天(呵呵,夸张了点)的样子。听了这话我当时心一凉,想想LP还要在这个地方“熬”几天,就有点替她着急。不过有啥办法呢,先安慰一下LP,自己“见机行事”。

About 5:30 PM

胎心监护仪时不时的发出警鸣声,这个时候护士也不知道哪里去了,我有点担心,因为此时监护仪上显示的胎动频率特别不正常,不到几分钟我还是喊来的护士,她让LP先吃点东西,可能是饿了。于是原来准备的几块巧克力就派上了用场。

不过接下来的半个多小时警鸣依旧,而且LP躺在床上神情显得有那么些的痛苦,我和岳母虽然有点担心,但是想着医生也没有说什么,所以觉得可能这是必须经历的一个过程,于是草草解决了晚饭(港汇旁的那条街拆了,害的我找吃饭的地方找了好久,最后和岳母随便对付了一顿)。

7:00 PM

监护仪上的情况还是老样子,LP也觉得非常不舒服,这个时候医生过来看了一下后语速奇快的说了一句让我们又惊又喜的话:“马上准备手术!”

由于我们本来还担心要住上好几天医院才能动手术,现在突然说马上要“上战场”了,想想可能几个小时后就可以看到小家伙了,心里一下有些激动;但是因为医生说这话的时候后面还补了几句关于现在这种情况可能对宝宝造成的影响(比如可能会缺氧),也使我对小孩和大人的状况的担心倍增,而且几分钟后我又被医生叫去,专门说了一下手术的风险,并且似乎她努力想让我“作好一切心理准备”。在跟随医生回病房的时候,感情复杂的我只记得反复问了医生几次:象这样临时决定动手术的情况多不多,结果一般都怎么样。而医生的回答却显得十分谨慎,几乎没有给我什么实在的答案。

十分钟不到,护士来给LP抽了血,接着就是等报告出来以后准备手术。

LP的手和脚在发抖,她紧张的哭了,这时候我和她的手握的紧紧的,不停地,我安慰着她,其实那个时候我脑子里反复的浮现刚才医生说的那些话,我紧紧地抓着她的手,努力做出微笑的表情,哄着她。心里却是忐忑不安,不管LP和岳母怎么问我医生说了些什么,我都说:“没事,放心的迎接小家伙吧。”

7:45 PM

车子推了进来,护工带着口罩,穿着一身“手术状态”的衣服,把我LP抬上了推车,我紧紧跟在车子傍边,从病房,到走廊,再到电梯,我一直站在LP身边,鼓励她,安慰她。她似乎已经紧张的有点虚脱了。

电梯从八楼来到三楼,这里就是产房所在的地方,由于是剖宫产,所以也没有那么讲究了,直接推进去了。之前有同事在这里“生产”还选过什么LDR(我至今还不知其所谓)。

进去的那瞬间,老婆的眼神我现在还能很清晰的回想起来。其实我们都知道,那一刻之后,所有事情都由“天”来决定了。看了一下表,时针和分针分别走到7点和55分。

随后的时间里,我和岳母在产房外的等候室里默默的等着,从LP进去的那一刻开始,我突然显得信心十足,之前的一些焦虑和担心似乎突然离开了我,我拿出了DV,做好了所有准备,满心等待着新生命和她妈妈一起从里面出来。

。。。。。。

期间其他的一些产妇的家属在我身边起身,坐下,焦虑的跺步,以及在见到他们的小家伙从里面被推车推出来时的“狂喜”,都没有太多的改变过我当时满脸的严峻,我只是偶尔和岳母说几句话,以及顺便往家里打了个电话。

“杨MM,谁是杨MM的家属?”

晚上8点45的时候,产房的门打开了,护士抱着一个湿漉漉的小婴儿在门口向外询问。我和岳母当时异口同声地回应到且同时“嗽”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以至于周围的人都被“吓了一跳”。

“我把现在情况跟你们说一下,你们仔细听好,小宝宝是8点33分出来的,体重3750g……”

护士当时说的声音不小,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我耳朵翁翁的响,以至于她的话我几乎没有怎么听清楚,上面的这一小段也是后来努力回想和拼凑起来的。我看着这一个小婴儿,闭着眼睛,头发湿湿的,似乎是熟睡的状态,但是心里的情绪并没象原来想象的被那些兴奋、激动而占据,反而无比安静。我默默地接受了一个应该让我足足可以兴奋一整晚的事实:我已经做爸爸了!(事实上,那一天的晚上我通宵未眠)

9:05 PM

LP和宝宝从手术室里一起慢慢地推出来,我手里的DV已经开始记录下了那一个“历史性”的时刻(其实之前护士抱宝宝出来的时候我就想拍,可惜不让)。
我和LP的眼神轻轻地对到一起,我们都笑了,我们俩似乎同时感觉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地了。回病房的路上,我有点手忙脚乱,小家伙要被送去监护室简单监护一下,而LP要送回病房,上到八楼以后我手里的DV的镜头既不想离开小家伙也不想离开LP,一时有点不知所措。还好LP当时叫了我一声,才让我回过神,陪着她先回到病房,此时已经入夜,外面徐家汇仍然灯火通明,但是这个时候的病房里,我和LP两个人都无比欣慰的看着对方,我们俩都升级了!(当然还有身旁的岳母,还有好多人,我们都升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