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2017年环汶川越野赛之前

我从2014年4月份开始跑步,到这个月份恰好3年。第一次跑步是我在国外布里斯班出差的时候。布里斯班市有一条布里斯班河穿城而过,市政府在布里斯班河上修了一条10多公里的河上跑道,是一个骑车和跑步不可多得的好地方。当时跑完了我的第一个10公里后,我还写了一篇文章:跑在路上的程序员随想

在这三年的跑步生涯中,我总共参加过4场在汶川举行的越野跑比赛。四场比赛,不同的心情。

第一场比赛是2014年12月份由成都跑客在汶川龙山举办的龙山越野赛。当时比赛很简陋,我们参赛的人被寂阳拉到龙山半山腰布瓦村上方,然后随便选了个地方作为起点就向龙山进发。我报名的是30公里组别,直达龙山最高处,关门时间8小时。我是最后一个完赛的,当时到终点时离关门只有几分钟的时间。这也是我第一次参加越野跑比赛。第一次越野跑比赛就这么的虐,但却给我带来了非常不一样的体验。我突然发现祖国风光无限好,与其去开发成熟的景区,不如随便找一个野外都有其粗狂之美。

第二场比赛则是2015年3月份由爱江山举办的爱江山龙山越野挑战赛。我报名的是60公里组别。当时我还写了一篇赛记:爱江山越野跑-又上龙山之巅。我还清晰的记得当时还吃上了寂阳给跑客的小伙伴带的私补,一大包牛肉。不过纵然吃了私补也阻挡不了被关门的命运。我在55公里处因晚到了半个小时只能接受被关门的命运。

我在赛记里面总结了被关门的原因,但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自己的膝盖早已经出了大问题,右膝盖十字韧带早在2014年12月份一次踢球时断裂了。接下来的重庆马拉松跑出了PW,大连100越野赛也在72公里处由于膝盖疼痛而无奈退赛。

从大连回来以后我去医院检查,才确诊了右膝盖的伤病。医生说可以保守治疗,但以后就不能再运动了。我不假思索的说要做手术,我要重回赛道。2015年7月1日我做了手术。术后当天就开始积极的康复。2015年9月份的时候我小心翼翼的恢复了跑步,当时每次只敢跑3公里,要花费半小时的时间。除了跑步训练外,我也开始在健身房积极的做力量训练,力求把腿部肌肉练结实了。整个2015年的后半年我都在养伤恢复阶段,没有参加任何跑步比赛,2015年的环汶川越野赛也只好华丽丽的错过了。

2015年后半年和2016年前半年一直都在积极的康复,整个康复历程我都记录着:http://www.huangbowen.net/blog/categories/acl/

当看到2016年环汶川越野赛又要开始报名时,我毫不犹豫的报了名,选择它作为我的复出之战。2016年环汶川越野赛50公里组的赛道那是相当的虐,我还记得那个变态的爬坡,必须拽着绳子才能上去。14小时关门,我花了13小时多才到终点。整个途中伤膝虽然还有些痛,但在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快到终点时我还差点流下了眼泪。这说明了将近一年的训练康复的汗没有白流,我又可以尽情的享受越野了。这是当时的赛记:熊猫热土-环汶川50公里越野赛赛记

熊猫热土的成功完赛让我重新回归了越野跑的赛道。之后我又参加了好几场热土举行的越野赛都成功完赛,同事也给了我膝盖完全康复的错觉。在9月份的一次例行刷半马时,我的右膝盖出现了不适症状,每次曲腿都会带来弹响。和我的主治医生复查后,医生说再好的韧带也没有原装的好,自己要多倾听身体的声音。我不想再让伤势扩大,也不想停止运动。所以之后的比赛我就成了坚定的完赛党,只求完赛,从不拼搏。

转眼到了2016年10月份,热土越野又举行龙山越野跑,作为11月份四姑娘山越野跑的拉练赛。我当时膝盖不适还没有完全消除,所以只报名了一个12公里组别。高手们都去参加更远的组别了,别想到我还捡了个便宜,意外跑了个第一。第二名和第三名其实实力也是非常强,但是他们第一次跑越野赛,不知道看路标的重要性,跑错了路,多跑了将近10公里,把第一拱手让给了我。这也是我第一次跑步得奖,当然恐怕也是最后一次了。

回想起这四次汶川龙山之行的心情,第一次是兴奋、第二次是遗憾、第三次是激动、第四次是惊喜。2014年第一次来到龙山,那比赛是相当的寒酸。但是短短3年,赛事规模和水平已经有了质的改变。这些年有一些人一直在默默的坚持,推广越野跑的发展。在这里我想对那些对中国越野跑的发展做出贡献的人说,“你们辛苦了”!

这个月末我会再次来到环汶川越野赛的赛道上,愿赛事越办越红火。

posted @ 2017-04-20 17:08  黄博文  阅读(136)  评论(0编辑  收藏